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g999&tag=hot

紧急请大家勇敢站出来提供 Indian Consulting Companies 滥用 H-1B的一些事实

祝凱    05/23     7400    
4.8/5 




 

有名的媒体 Bloomberg 现在正在写一篇报导 H-1B 签证被滥用的情况,现在希望在硅谷采访一些有亲身体验的码工码婆,报导中可以匿名。广大码工码婆多年来在网上关起门来中文灌水,抱怨和谩骂 ICC,现在是有机会通过主流媒体把一些闷在心里多年的愤怒通过事实来告诉美国主流社会的时候了。时间紧急,请马上和我联系: text / phone (650) 996-8608  email: the.kai.zhu@gmail.com

 

不管是老码工还是新码婆,很多人都知道每年的 H1B quota lottery 抽签都是很快一两天就光了。主要原因就是一些以印度为基地的 Indian Consulting Companies (ICC) 比如 Tata, Infosys, Wipro 等在印度大量申请 H-1B, 甚至不惜用一人多次申请,使用 very questionable resumes/credentials 等等不道德手段,把申请人基数大大灌水提高后,在 lottery draw 过程中抢占了极高的 H1B quota。这个造成两个直接后果:

 

(1) 很多在美国读完了 STEM 领域PhD/Master 的学生无法获得 H-1B visa,而在 OPT 用完之后不得不回国。这里面既包括中国学生,也包括印度学生和其他国家的学生。最近我太太就有个印度同事,USC 的计算机 MS 毕业,三年都没抽到 H-1B,正郁闷地回印度中。

 

(2) 很多 under-qualified,没有MS 学位而且水平不合格的印度码工,通过 ICC employment 来美国工作,一开始做 contractors,慢慢转正,逐渐遍布硅谷。

 

我个人的看法一向是,老印里面水平好的甚至顶尖的工程师很多,数量质量都和老中在伯仲之间,甚至由于语言等优势更好一点。多年前没有 ICC的时候这个非常明显,但最近十几年由于 ICC 大量灌水,使得老印码工数量大增的同时,平均质量也大幅下降。但一棍子打死说老印都是只会吹牛不会干活的,也是非常不客观公平的。2014 年帮 Ro Khanna 竞选的时候,我就写了篇文章讨论这个问题: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SanFrancisco/34266827.html

 

最近两年,由于 Disney (https://www.nytimes.com/2016/01/26/us/lawsuit-claims-disney-colluded-to-replace-us-workers-with-immigrants.html) Caterpillar (http://www.breitbart.com/2016-presidential-race/2016/09/06/caterpillar-hires-h-1b-foreign-graduates-fires-300-american-professionals) 的案子,美国主流媒体有一些关于 H-1B abuses 的报导。Trump 在选举的过程中,也把H-1B abuses 当成他的一个议题 (但大多数别的竞选人没有选择这个议题)。今年四月,Trump 也签署了一个相关的 Executive Order (https://www.nytimes.com/2017/04/18/us/politics/executive-order-hire-buy-american-h1b-visa-trump.html)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 Disney / Caterpillar 报导的情况,还是 Trump 相应的 Executive Order (Trump 的行动就是基本完全针对 Disney / Caterpillar 或类似的 cases),都只是 H-1B abuses 中的具体一种,而且和 Silicon Valley 的情况不太一样。Disney / Caterpillar case lay off 美国员工的同时再 hire H-1B workers with lower pays,甚至是让美国的员工 train 了他们自己的掘墓人后再被 laid off。低工资当然是 ICC 用来赚钱的手段之一,但硅谷更多的情况是大量 under-qualified 的印度码工被通过各种不道德手段放水进来。

 

其实国会一直在注意这个问题。共和党参议员 Chuck Grassley (R, Iowa) 和民主党参议员 Richard Durbin (D, Illinois) 十年来一直在关注 H-1B abuses并推动改革H-1B的法案:

 

2007年,Durbin Grassley 开始调查包括 Tata, Infosys, Wipro ICC在内的九家 H-1B大户是否有 H-1B abuses 的问题:

 

http://www.workpermit.com/news/h-1b-visa-outsourcing-abuse-under-investigation-us-senate-20070516

 

2009-2010 届国会,Senate Bill S.887 - H-1B and L-1 Visa Reform Act of 2009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1th-congress/senate-bill/887

 

2013-2014 届国会,Senate Bill S.600 - H-1B and L-1 Visa Reform Act of 2013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3th-congress/senate-bill/600

 

2015-2016 届国会,Senate Bill S.2266 - H-1B and L-1 Visa Reform Act of 2015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4th-congress/senate-bill/2266

 

今年的 2017-2018 届国会,Senate Bill S.180 - H-1B and L-1 Visa Reform Act of 2017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5th-congress/senate-bill/180

 

这么 bi-partisan bill,为什么十年来都通不过呢?原因既复杂又简单。因为美国两党一直为比 H-1B更头疼得多的非法移民问题纠缠恶斗,企图谈判一个 overhaul 的整体移民法改革方案,而不愿意 piecemeal legislation (事实上,上面的 Grassley/Durbin 法案一直都是这个空谈的 整体 “package” 中的一个环节或者一枚筹码)

 

Trump 因为整体竞选 platform 的原因, H-1B也成了他 “America First” 的一部分,所以目前的政治形势从某个角度来说比以前要好一些。但 illegal immigration 还是一个重大的难题,而且从目前来看,Trump aggressive, non-apologetic 做事风格并不让他的 immigration reform agenda 有什么乐观之处。需要注意的是,Trump 签署任何 Executive Order,都不能本质上改善 H-1B abuses的情况多少,因为 Executive Order 本身就只是一个临时的 (it can change from office to office, just like what Trump did to Obama can be done later by the next President) 指导 executive branch 员工如何在现有法律框架下工作的问题。如果现有法律有漏洞而被钻空子,就只能通过立法来解决。何况 Trump 理解的 H-1B  abuses 相当狭窄,并不能完全解决 Silicon Valley 的问题。

 

我个人一直很希望ICC 这种对个人和对美国国家都很不利的 dirty businesses 能够在法律的框架下被禁止或遏制。长远来看,华人大多数人还是通过我自己当年所经过的 读书 工作 – H-1B – 绿卡路线,美国正规学校 graduate school programs 本身就是一道可靠的 screening 手段,而通过这个手段让美国真正需要的 STEM 人才可以安心留下来为美国做贡献,符合美国社会长期,整体的利益,特别在全球竞争吸引高科技人才的今天。

 

所以我在 2014, 2016 Ro Khanna 竞选的过程中,多次不断向他提出这个问题,希望他能够了解 ICC 是他所代表的硅谷的一个大问题。由于印度裔的身份,他一直觉得这个问题有些敏感为难。所以我对他并不抱太大希望,因为这毕竟不是他竞选 platform 的最核心议题。但 11/2016 当选后,他今年很快决定 co-sponsor House 版本的 Grassley/Durbin bill, H.R. 1303 ( S.180 一模一样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5th-congress/house-bill/1303),让我非常出乎意料。他决定 co-sponsor 这个 bill 的时候 (https://www.americanbazaaronline.com/2017/03/03/ro-khanna-introduces-bipartisan-bill-to-reduce-h-1b-l1-fraud-and-abuse),一共才四个co-sponsors (两共和党议员,两民主党议员),但短短两个月这个 bill 现在已经有八个co-sponsors (四个共和党议员,四个民主党议员),说明这个非常 bi-partisan bill,在本届国会有很高的人气和 visibility

 

客观地说,Ro Khanna 只是 co-sponsor 了一个已经提交多年的,非常 bi-partisan bill,政治风险很小。但由于印度裔的身份,具体到他本人还是有不小政治压力和代价的,就仿佛一个大陆移民后代背景的国会议员出台一个对华为中兴不利的法案一样。下面就是我和他的对话:

 







这次 Bloomberg 为什么找到我呢?因为我研究了 ICC 不少时间后,觉得主流媒体只了解 Disney / Caterpillar 这种案子,不了解我们硅谷的情况。没人去嚷嚷,它们永远不会知道。老印不可能自己捅出去,而华人永远是沉默的。我做了 research 后,锁定了两个在这个问题上有媒体曝光的人,一个是一个记者,一个是 Howard University  的印度裔 Public Policy 教授 Ron Hira。我给他们发去 email,都很快得到了回应。然后我和 Hira  教授做了一次电话长谈,取得了一定信任。Hira 教授是全美国 H-1B abuse 问题上的 go-to 专家,也是 ICC 的强烈批评者,虽然本人就是印度裔。他多次写文章并在国会作证有关 ICC abuse H-1B的问题:

 

https://www.judiciary.senate.gov/download/02-25-16-hira-testimony  (2016)


https://www.judiciary.senate.gov/imo/media/doc/Hira%20Testimony.pdf (2015)


https://www.c-span.org/video/?c4445350/professor-ron-hira (2013)


http://www.businessweek.com/magazine/content/09_15/b4126063331942.htm">http://www.businessweek.com/magazine/content/09_15/b4126063331942.htm">http://web.archive.org/web/20090408013611/http://www.businessweek.com/magazine/content/09_15/b4126063331942.htm (2009)

 

Hira 教授对这届 Trump 政府通过 H-1B reform 抱有很大希望,但也有很多忧虑,认为时间机会有限,而 ICC 会想法设法改变 narrative,阻挡立法。以前媒体在 H-1B abuse 报导中基本都直接或间接引用过他的研究报告或成果,但他还是认为需要更多的 story 在媒体上曝光:









他这么多年的研究和奔走,当然看法有 credibility。而那些以为靠 Trump 的一两个 Executive Order 就可以把这事搞定的人,也太幼稚了一点。 


Hira 教授后来把我的 contact info 介绍给他在主流媒体的 circle,所以 Bloomberg 就找到我了。很多事情想想很困难,所以你不去 try。Try 一下,也可能并不难。 


华人是 ICC 最大的受害者,现在的 H-1B 每年的 quota,能落在华人头上的,比例非常小,所以如果解决 ICC 的问题,华人绝对是受益者,哪怕 H-1B名额减少了 (其实这个是杞人忧天,我完全不认为美国会减少 H-1B名额,因为问题的本质不在那里)。 


 本文是呼吁任何 ICC H-1B abuse 的受害者,不论你是华人还是其他族裔,都可以站出来把你亲身经历的事情,告诉 Bloomberg 的记者。如果你本人没有直接经历,但认识的熟人有,希望你也花一点时间去说服你的朋友站出来,无论是老中还是老印或者其他族裔 (实际上,老印受害者也不少,比如我身边的太太同事例子)。 时间紧急,请马上和我联系: text / phone (650) 996-8608 email: the.kai.zhu@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