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4884&g=999&tag=latest&page=1

盛足风,,十二、童年上台讲道

anonymous    08/11     841    
4.0/1 

十二、童年上台讲道

  有一年,我父亲因事离开骆驼桥回象山本乡去了。礼拜天将到,他未能赶回来主持礼拜。到了主日势将无人讲道。前面所记的能够讲道的陈裕高先生已经不在人世了。

  母亲对我说:“礼拜天近了。你父亲不能赶回来礼拜了,此地又没有别人可以代为负责。我看你应当试一试,学一学,你已经十四岁了,高小也就要毕业了,应当站起来代父亲主持礼拜又讲道……”我听了感到十分意外,十分为难,又十分胆怯。我根本不会讲道,也不明白《圣经》,比这更作难的是心中惧怕。我惧怕站在礼拜堂的讲台上,面对这许多大人听我讲道。自然我不肯答应母亲的劝导,但是,由于母亲再三再四的鼓励、劝说,我终于被她说服了。

  到了礼拜天,前来礼拜的男男女女大约四十余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我居然登上了讲经台,领着大家唱赞美诗(当时通用的是宁波话《赞美诗》),祈祷,并且讲了道。

  我当时选讲的经文是《路加福音》十五章所记浪子回头的故事。经文读到一半,我的眼睛已经害怕得发花了,读到哪一节哪一处也看不清楚了。于是只好说一句:“读到这里为止。”接着,勉强自己讲这个比喻所表明的道理。当时,我心里实在慌得厉害,怕得心寒,只觉得双脚如同立在棉花堆上,站不稳当。我只当故事讲,不作解释,我也不能解释。没有多少工夫,就勉勉强强,匆匆忙忙结束了讲道和礼拜。

  礼拜完毕,众人都议论起来,没有什么人讪笑我,没有什么人向我泼冷水,反倒称许我,鼓舞我……其中有个女孩子,大约比我大一、二岁,走到我身边说:“你为啥不将《圣经》读完就停止呢?”我听了她的话,连一句话也回答不出来,心中实在余悸犹在,如何能回答她呢。

  这是我的又一个“第一次”,生平头一次登上讲经台,讲我自己还不明白的《圣经》之道。

  没有料到过了九个年头之后,自己竟然真正成了一个以传福音为事业的人。也没有料到,那个比我稍大的女孩子,经过十多年之后,也受圣灵感动,放下教书的工作,同样在另外的地方(上海)以祈祷传道为事。若干年后,大家都超过40岁了,在宁波重又相逢,我还特别请她到我当时工作的教会里来讲道呢。此人叫陈培德,读者之中可能有人认识她。她活到80余岁才离世归天。

  神的作为奇妙,神的引导难测!谁知道神的心呢?谁能作他的谋士呢?……神的智慧、预见、慈爱、能力,宽广浩瀚,如汪洋大海,而我们所知道的只是沧海的一粟而已!

  我赞美他!把一切的荣耀都归给他!

  ※※※※※

  经文对照:

  “主耶和华啊……从我年幼,你是我所倚靠的。”(诗71:5)

  “神啊,自我年幼时,你就教训我,直到如今,我传扬你奇妙的作为。”(诗7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