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5515&g=999&tag=hot&page=1

触摸被历史尘封的往事 一一鄂尔多斯亿昌博物馆组章 文/高朵芬 1. 《愰若灵感画中来》 时值夏末,第九届中国西部散文节在鄂尔多斯拉开帷幕。这让我多了一个机会走进亿昌博物馆,触摸被历史尘封已久的鄂尔多斯往事。 ...

anonymous    09/08     1010    
4.0/1 





2.《会说话的墙壁》

亿昌博物馆除实物布置非常独特外,我还从它的墙壁上获得更重要的知识:
鄂尔多斯是蒙古语,汉语意为“众多的宫殿”。
它位于中国正北方、内蒙古自治区西南部。
西、北、东三面黄河环绕,南临古长城,总面积8.7万平方公里,总人口205.5万,是一个以蒙古族为主体,汉族占多数的多民族聚居区。
同行的王老师,她的祖籍在陕北,是地道的走西口第三代,从小在沙圪堵长大。她告诉我说,鄂尔多斯是天骄圣地,历史悠久、文化厚重。是那些号称距今七万年前的“河套人”遗址点燃了古老文明的薪火,匈奴王冠、蒙古史诗、阿尔寨石窟,述说着千年跌宕的往事。
我和王老师边走边聊,看到博物馆利用墙壁标注的许多知识点,让我这个不速之客感到万分新奇。我从墙壁上的图解中了解到八百多年前,成吉思汗曾深情咏叹过这里:“梅花鹿儿栖息之所,戴胜鸟儿育雏之乡,衰落王朝振兴之地,白发老翁享乐之邦”。
八百年历史尘封过许多往事,但我相信在亿昌博物馆的墙壁上,又似乎听到历史的回声⋯⋯
黄河峡谷百折千回
大秦古道连接古今
鄂尔多斯,会永远带着它的神奇面对世人,也会带看它㬌色迵异的草原、沙漠、丘陵、湖泊走向全世界。





3.《陶罐的诉说》

顺着博物馆的通道再往前走,我的眼晴被锁定在那些精美的小陶罐上了。
一一观赏的同时,我不由自己想象那远古时代。至于先人们是如何构想自己的理想王国的,现在,我们只能通过一些实物来推断了。可想而知,那些出土的小陶罐,无论如何,对于现代人怎样传承袓先的智慧结晶,都显得十分珍贵。
我像是拔开封存了五千年的土层 ,似乎听到远古先民开始醒来了一一鄂尔多斯高原,这里的沙子会唱歌吗,这里的先民会舞蹈吗?
呼勒⋯⋯呼勒
呼勒⋯⋯呼勒
从那些小陶罐的品像中,我犹如穿越时空隧道,听到历史的呼唤越来越清晰,哪一片天然屏障也不一定是沟沟坎坎,哪一道道圪梁的背后,也可能是一弯弯季节河流冲刷而成。
至于那一座座土窑结构的房屋,那一个个精美的陶器,玉器,石器⋯⋯还有那些那些鄂尔多斯先民,手持那个精美的小陶罐,曾是谁家的宠爱均无可辩驳。
也许,我就是那个被历史隔绝了5000年的后人。
今天,我终于回来了 。
抚摸着时间的纹理,多想怀抱着那只精美的小陶罐找回童年,或玩耍,或重新审视历史⋯⋯总有一点点心痛,在先民的遗迹上,无论怎样,都感觉自己近乎一只秋虫的悲悯。





4.《款款洒瓶仙客来》

再往里走,我看到亿昌博物馆的展柜里,陈列着形态各异的酒瓶子。具说这都是一位企业家倾其所爱收集而来的宝贝。酒瓶大多表现出来的是现代人审美情趣。
瓶子的色彩十分艳丽,造型千姿百态。
你看那一对龙凤呈祥,活灵活现,生动逼真,十分入镜。
那些曾经见过的"孔雀开屏"、"松鹤延年"、"莲藕成趣"、"旗袍美女"、"十二生肖"等等,也不禁让人啧啧称奇。
这么多赋有诗意的酒瓶子,品质高雅,形态各异,不禁让人叹为观止。
收藏这么多酒瓶子,得下多么大辛苦啊。每一件陈列品,都聚集了一位民间博物馆主人的智慧和心血,实属不易。
我站在西部散文作家采风团的中间,一边观赏一边听大家发出的赞美声,漫漫地,我也沉醉其中了⋯⋯
于是我便即兴赋诗一首:
《一只酌满烈酒的银钵》
烈性是草原的品格
传过来吧,朋友
无名指蘸一滴晶莹的醇香
一滴敬天,一滴敬地,一滴敬朋友
剩下的酒,我干了
让我端着斟满烈酒的银钵走向你
一饮而尽吧
歌声醉了
传过来吧,朋友
斟满酒的银钵
敬我刚刚下马的安达的你
我把月亮捞出来给你
剩下的酒,我又干了
你不必担心我,醉是平常的事
一段马头琴腾出夜空的空隙是你
草原醉了,琴声醒着
朋友醉了,鼾声醒着
在钢蓝的星空下
我与你对坐到天亮……
作罢一首诗之后,愈发有一种强烈的沉醉感趋使着自己。首先我将自己幻想成一位仙人,贮立在花花绿绿的酒瓶中间⋯⋯
噢,原来半人半仙的状态的确非同一般啊。







5、《毛主席像章》

在亿昌博物馆的一个展柜里,集中摆放着大小不一的毛主席像章,这是时代的产物,也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最时髦饰物。
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们,都怀揣着一份特殊的感情,十分眷恋红色的东西,对像章更是情有独钟。
此时此刻,这个展柜里的像章也变成了一个磁场。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使一个个参观者直接与那个时代的人物对话,从而抵达心灵深处的交流与沟通。完成对过去时代的回忆和追溯。
我想,这小小的一方玻璃展柜,是对大背景之下碎片化了的记忆的深度追思,不由自主地使人怀着崇敬的心情对一位伟人的怀念。
透过玻璃界面,我看到了那么多红色像章发射着金色的光芒。
这显然是对中国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回顾与倾诉。
那个年代,无论男女老少,都会自然而然地崇尚一枚像章,崇尚一种红色。是啊,红是人们的精神所需,也是植根于精神世界里的代表色。
往往这种颜色,会被人们镀上一层金光而显得十分耀眼,红的象征意义在那个极为特殊的年代发挥着它超乎自身强大的隐喻性。
历史已经翻去陈旧的一页,唯有红色犹如在娘胎里就注入了我们的灵魂一样挥之不去。
那个年代,红是人所向往的颜色,红是让人内心变得无不强大的力量,甚至,每个人都想使自己变成红。这是一种多么崇高的奢求。
不难想象,那个年代的社会生态给人留下的记忆,是不可逆转的,也是轻易挥去的。自然留给我们成长史和心灵史上的记忆,都如同烙印般深刻。
当我们带着某种凝重的情感去怀念过去的时候,往往会产生一种不可名状的隐痛。
参观后,无论从精神世界或是心灵深处,都会有一种颤动,都会被一种无比强大的东西所震撼,同时,也总让人的心㚑找到了一种归属感。
由此,我感到从亿昌博物馆走出来的一刹那,让我寻找到真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