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5581&g=999&tag=hot&page=1

9月18日读经旧约经文注释-箴言

JL    09/11     312    
4.0/1 

30:1-33 本章记录了亚古珥独到的箴言。尤其反复强调了,人在神面前完全卑微的事实,例举了关于诸般被造物的有益教训。

30:1 雅基的儿子亚古珥:雅基、亚古珥等人的名字只出现在本节,没有其它经节记录他们确凿的身份。关于亚古珥的身份,尤为众说纷纭。最为普遍的观点是,亚古珥是在所罗门的身边辅佑君王,并一起吟颂智慧与诗的贤者之一。这人对以铁和乌甲说:这句话的希伯来原文有损毁之迹,故难以正确解释。尤其是,希伯来原文重复了两次“以铁”,其原由不详。有些学者认为,以铁和乌甲是亚古珥的儿子或门徒 。但爱德华等学者则认为,本节概括了整个亚古珥箴言。“以铁”意指“神与我们同在”;“乌甲”则指“刚强”,故本节可以解释为“神与我们同在,因为神与我们同在,我们会刚强、全备”(林前15:10)。

30:2-3 作者在神奥妙的护理与智慧面前,反省自己的卑贱蠢笨而发出叹息(诗49:10-12)。这里包含着作者切实领悟自己的无知之后,欲更加依靠神恩典的愿望。这令我们联想到所罗门,他谦卑地承认自己的愚蒙,而向神求智慧(王上3:7,9)。 也不认识至圣”: 神的属性或智慧,远远超过人,故人只能知道神所启示的部分(25:2)。何况,自从人堕落之后,无论怎样靠自己寻求属神的知识,都必偏离正路,而变为无用(罗3:11,12)。

30:4 本节与约伯记38章的内容相似,神将自己所行的大奇事显明给约伯,使他领悟到人的无知,也揭示了人一刻也不能离开神。谁升天又降下来:这里的“天”,并非指天体、宇宙等存在,而是指“神的居所”(诗2:4;14:2)。旧约的以色列百姓,相信神住在天上,为了某一特殊目的,而降临到这世界,成就其目的之后,将再回到天上(创11:7;17:22)。他们没能具备明确的来世观(创15:15,33:29)。因此,对他们来说天亦是敬畏的对象<伯 绪论,希伯来人的宇宙观>。耶稣却亲自从天而降,将属天的圣善奥秘启示给了圣徒 (约3:13),并且应许说,他必引领圣徒到他的国度(约14:1-4)。若有天国的子民问“谁要升到天上去呢?”,这是因他不信(罗10:6)。他儿子名叫什么:这句话带来了极为难以解释的问题。隐藏在这句话背后的意图分明是,指人不能全然清楚造物主的护理。

30:6 他的言语,你不可加添:神是全然正确的,他只将那些必需的知识启示给自己的百姓。因此,不能牵强地解释神的话语,也不可按人的意思,添加或减少神的话语,要以顺服神话语为最高的美德(申4:2;彼后3:16;启22:18,19)。新旧约圣经由66卷书组成,这些都是神所默示的,包括了得救与一切信仰生活所需的智慧。

30:7-9 我求你两件事:作者虽然愿意求两件事,但其目的却是同样的。祈求的焦点就是如何才能更加正确、更加全备地服侍神。

30:7 在我未死之先,不要不赐给我:七十士译本将这句话译成“求你不要从我挪走恩典,直到我生命结束”,这种译法似乎更为恰当。因为,我们当毕生持定恩典,而不是仅仅领受一两次。 赐给我需用的饮食:亦可译成“赐给我分内的粮食”。作者记录这句话时,似乎思想到了神的恩典,即神以恩典把分别为圣的粮食赐给祭司(创47:22)。倘若所有人都不去自私地积蓄钱财,而为日用的饮食感到满足,日益深刻的贫富差距问题,就必得到圆满的解决(太6:11;提前6:8)。

30:11-14 这段经文指出了四项罪状,这些可以说是古往今来所有罪之标本,就是不孝(出21:17)、伪善(路18:1)、骄傲(赛10:12)、贪婪(摩 8:4)等 。

30:15 蚂蟥有两个女儿,常说“给呀!给呀!”:?“蚂蟥”源自具有“微小卑贱”之意的亚兰语词根。巴勒斯坦有很多种蚂蟥。“两个女儿”,是指蚂蟥用来吸血的两个吸盘。“给呀!给呀!”,则描绘了蚂蟥附在人身上,拼命吸血的样子。作者藉着蚂蟥警告了人永不知足的贪婪。共有四样: 所谓数字箴言(numerical sayings)(6:16-19;伯5:19-22),就是藉着数字,将具有相似意义的话语集中在一处的箴言。

30:16 石胎:在古代社会,儿女就是一个家庭的继承人,同时又是一个劳动力,因此,没有子女的妇人就陷入莫大的差耻与悲伤。尤其是,以色列民族将儿女视为神的祝福<申28:6,圣经中出现的福的含义>。圣经多处记载了,没有儿女的妇人所献肝肠寸断的祈愿(创30:1;撒上1:10)。

30:18-20 有人说这段文字具有深奥的属灵意义。鹰象征基督(启12:14),蛇象征撒但(启12:9),船象征教会,女(指“处女”)象征童贞女马利亚(赛 7:14)。但这种解释似乎过于富有想象。较稳妥的解释是,本文通过几个例子,反复警告了在隐密之处所行的罪。

30:21-23 描述了四种甚为不妥的事情,与24-28的教训,形成绝妙的对比。这里的仆人、愚顽人、丑恶女子、婢女,都是靠不义之举,或极其偶然地登上了自己根本不配拥有的高位。他们没有资格身居此位,却随心所欲地耽误各样事,像地震一般地扰乱人间。他们毫无分寸地骄傲,且行事放肆,常常破坏团契的气氛。

30:24-28 这是作者通过观察自然而得到的宝贵教训。蚂蚁、沙番、蝗虫、守宫,这些动物最突出的特征就是,每一个个体均极其脆弱。蚂蚁象征着勤奋与预备(6:8),沙番象征着自己的藏身处(诗104:18),蝗虫象征着秩序,守宫则象征着勇气。连这些渺小无比的小动物,都按照神所赋予的本性而活出了智慧,倘若万物的灵长、具有神之形像的人,违背创造的本性而陷入罪与虚假,是多么令人汗颜的事情!通过本文,圣徒可以发现关于信仰的以下教训:当象蚂蚁般勤奋而有所预备,以至可以无愧地站在主面前(路12:40),当以耶稣基督为藏身处(太7:24),且为了造就教会,按秩序成为一体而各尽其责(林前14:40),还要壮胆传福音(彼前2:9)。

30:33 扭鼻子……激动怒气:?“鼻子”和“怒气”,作者似乎是故意采用了两个相近的词汇,以此来强调对偶句的妙处。激烈的争执,有时会引发杀人罪。本节教训我们,在发生争端之前,安静自己的心(太5:22)。

31:1-9 这一段文字记录了利慕伊勒王的母亲,对利慕伊勒的教导,其内容是治理国家时所必须铭记在心的基本事项。作为母后,王的母亲似乎受到了恭敬的礼遇(王上2:19;14:21),母亲似乎也尽力勉励和劝告王。圣经没有记载名叫利慕伊勒的王。关于这王的身份,大概有以下三种观点:①玛撒地的王;②所罗门的异名。因为,“利慕伊勒”意指“为神”,所罗门王从小就委身于神,人们却说“耶和华爱他”(撒下12:25);③象征理想的君王。其中,许多学者都支持第二种解释。

31:2 母亲用责备的口吻教训儿子,尤其是藉着重复三次“我当怎样教训你呢?”,来引起儿子的注意,表达了母亲的深深忧虑。儿子的希伯来语通常都是ben(创7:7;出1:1;申1:31等),但此处却使用了残留亚兰语影响的bar(拉5:2;但5:22)。 许愿得的儿:哈拿曾许愿,若生儿子,必将他完全归与神,神应允她,哈拿就生了撒母耳(撒上1:11)。在本节中,这句话是指“母亲恳切地为儿子祈祷”<民30:1-16,关于许愿与起誓>。

31:3 不要将你的精力给妇女:回顾历史,不计其数的君王都曾耽溺于女色与诸般享乐之中(王上1:3),并因此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故王的母亲首先对利慕伊勒指出了这种危险。也不要有败坏君王的行为:倘若略微修改标点符号,作者所欲传达的意思就更加明确了,那就是“不要将你的精力给那败坏君王的妇女”。

31:6-7 这不是在赞美清酒之好,劝人去喝它,而是表明古时因医学尚未发达,酒常用以医治各样的病(路10:34)。

31:10-31 这一段文字,有别于利慕伊勒的箴言,属于另外一篇独立的箴言。在利慕伊勒的箴言与这一段箴言之间,七十士译本夹述了长达五章的箴言。这一段箴言采用了字母诗的形式(诗9,10,25,119篇;哀1-4章),其主题是理想的妻子。整个箴言多处谈论了妇人,一方面警戒了那些恶妻(3节,19:13;23:27),一方面赞誉了贤妻(12:4)。作为贤妻的条件,箴言尤其强调了敬畏神(30节)与诚实(31节)。

31:10 才德的妇人:字面意思是“有力量的妇人”。这力量兼指灵性上的和身体上的刚强。以我国的农村为例,妇女所做的农活并不比男性少。当时亦然,因为妇女要做的农活和家务很多,应有健康的身体。

31:13 羊绒和麻历来都是纺织衣裳的材料(利13:47;书2:6)。神禁止将羊毛和细麻搀在一起作衣裳(申22:11)。本节的属灵意义是,不可在神所启示的话语上,加添人为的内容。

31:17 以能力束腰:用腰带束起修长飘动的外衣,意味着就要开始作繁重的劳动了。圣经曾以类似的隐喻,来描述神动工的样子(诗93:1)。使徒保罗劝勉那些与撒但争战的所有圣徒,当以真理为腰带束腰<弗6:10-20,圣徒的属灵争战>。

31:19 手拿捻线竿:意指捻线的纺车。因此,本文可以解释为“为了捻线而把手放在纺车上”。 手把纺线车:这里的“纺线车”指纺锤。纺锤由木头、动物之骨、象牙等作成。以色列的贵妇与仆人一起纺线,这并不是件卑贱的事。很多记录表明,中世纪的许多贵妇也常从事此工作。

31:20 前半节的“手”,指物质上的救济;后半节的“手”,则指亲切暖人的爱或同情。才德的妇人,不仅建造自己的家,而且也伸手帮助贫乏的邻舍。旧约圣经也曾多次吩咐以色列,当怜恤穷人、孤儿寡妇等,并为之寻找出路(利19:9;申15:7-11;伯29:12-17;赛58:6-8)。耶稣在登山宝训中,也教会的执事们,就是为了专门负责救济之事而设立的(徒 6:1-3)<诗10:14,救济的对象与方法>。

31:22 衣服是细麻和紫色布作的:细麻是指用细麻线纺出来的布料。当时,在一般家庭中,妇女会直接从麻布挑选纤维。只有那些肉眼所不能分辨的细纤维,才由专业纺织工来甄选。摩西时代就已经有了织细麻布的纺织工人(出35:35)。细麻布非常华美光滑,多用来作祭司的礼服、君王或贵族的衣裳(撒上2:18;代下5:12)。启19:8中的细麻布,则象征着被藏在耶稣基督里的圣徒之义。

31:25 才德的妇人不仅诚实,而且有威仪地经营每天的生活,照料家人,并使之亨通。她也盼望着将来的荣耀,在微笑中忍耐并度过每一天。

31:30 古代以色列人,并没有对女性的外在美全然无动于衷,雅歌书就是有力的见证。作者在这里只是阐明了妇人所当具备的品德之优先顺序。“敬畏耶和华”(God-fearing)这一原理,既是本书的绪论所要强调的(1:7),也是传道书的结论(传 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