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5585&g=999&tag=hot&page=1

盛足风,,三十四 经过死荫幽谷 2

anonymous    09/11     355    
4.0/1 

到了夜间,神说话了:

  我看见自己坐在一只小小帆船里,在海面上航行,海上微风无浪,航行十分平稳,环视海景,优美可爱,心情舒畅。突然,暴风来到,我的小帆船被风力抓住,敌不过风,它立时在海面上打转,一下子,小船倾覆了!我自知不会游泳,但仍然不住挣扎,可是一点没有效果。我下沉了,自知必死无疑。正在绝望时刻,忽然有一只大手将我抓住,把我轻松地从海中提到了陆地上。当我正在惊喜所遇到的事情时,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有不干净的泥沙。于是我来到溪河中洗涤自己。我醒了,知道是个有意义有教训的异梦。我自省,渐渐明白,我看为无可厚非的事,合人间常理的事,在神的要求中却被看作“泥沙”,在我的衣服上算作不洁。

  过了一些日子,主又给我看一幅画景:

  我看见,我坐在自己的住宅里。忽然发现,屋宇的大柱子突然间在近半腰部位断裂开来了。我目睹危状,就立即奔过去抱住那屋柱,意思是要顶住屋顶,不让它塌下来。正当我感到万分吃重,无力支持之时,那屋柱忽然被一种奇妙的力量医好了,接好了,裂缝也消失了,屋顶也没有塌下来。梦到这里,醒过来了。

  再过一段时间,又在一个夜里,神第三次给我安慰的信息,预示我大病会好,战斗会胜。

  我看见自己带着一家人,同登一座高山,将近半山腰时,突然看见山顶的远处,站着一头非常强大的狮子,颈毛浓厚,眼目如电灯泡,形状十分可怕。我一看,大声惊叫,那头狮子就立刻向我扑过来,将我扑倒在山坡上。我看自己没有希望了,嘱咐妻子和孩子快快逃避。我自己却不自量力,和那头雄狮搏斗起来。那时,狮子的一双前脚掌已经压在我的胸臂上,要咬我的头部。我用两手紧紧抓住它的两只前脚,挣扎着要翻过身来,要把它打倒。然而,我怎能和它对敌呢?我哪里有这个力气呢?我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我完全失望了!但是,忽然间,我又得了奇妙莫名的力量,突然翻身而起,将那头狮子骑在自己胯下。我一手抓住它的头毛,一手握成拳头,全力猛打狮子的背部。那时,狮子大声怒吼;我则大呼“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正当我大大奋兴,大大快乐时,我的异梦结束了。

  以上三个异梦把事情描写得如此清楚明白,几乎不需要解释,就可以明白主的意思和应许。

  “我慈爱的神啊!感谢你的大怜悯,大奇妙,你已经垂听了我的祷告,应许医治我。我将从‘大海’中被救上来。我又如‘断裂的大屋柱’蒙你治愈。我又将从你得到奇妙的力量打败撒但,就是那‘吼叫的狮子’。我明白疾病的意义和结局,我感谢你……”

  我不断地自省、自洁、求圣。这个心情贯穿在我休养的全过程之中。

  神的心意已经清楚,我不会死,而且要在祈祷抗痨的战斗中取得胜利。但是,很稀奇,我的病情仍旧未见好转,而且发热不止,这情况对我说来是一件又寂寞又焦虑的事。

  于是,我改变祷告的口气:“我主我父啊,你已经用口应许,现在求你用手作工,使你所应许的话(异梦或称脑中的异象)转化为力量,转化为医治,转化为事实。”不久,神动手了,热度退走了。此后,我感觉得到,我的病体如同一只蚂蚁在长途中慢慢地步行,慢慢地向前移动,走向那我所盼望的美好目标。

  在那些艰苦的岁月里,物价飞涨,担子沉重。我需要同疾病斗,同贫穷斗,同焦虑和自己小信斗。

  时光似乎过得特别缓慢,度日如月,度月如年。神分配给我的功课是多门的,是不容易学的。这些功课又不是我自己选修的,而是神放在我面前的必修课程。倚靠主的同在和力量,我艰苦地抵抗,长期地摔跤。许多的艰难、困苦、刺激、不安,几乎是我没法说的,没法写的。

  一九四五年九月,日本侵略者无条件投降的大好消息传进我的病室(宁波南大路福善里)。那时,我已经能够起床了,能在楼上楼下缓步行走了。抗战胜利的佳音使我奋兴,我拿起一只铜面盆,从楼上到楼下,敲敲打打,庆贺八年艰苦抗战的伟大胜利,预祝祖国的新生和光明。

  祖国传喜信,人心大感奋。但是看看自己的病体,虽然进步了不少,却仍然是软弱的,喉音仍然是嘶哑的,而且嘶声说话稍多,又会引起发热。我的战斗尚未结束,我的胜利尚未来临。

  (四)同贫穷交战

  在长期患病的时间里,生活的贫穷艰难没有离开我,天父的慈爱看顾也没有离开我。我常常经历囊中如洗,连购买柴米油盐和小菜也常发生难处。然而,我又应当说,每一次几乎都在最好最巧的时刻得到意外的供给。

  有一次,家里的人已经有一二天不为我这个病人买小菜了。他们自己的情况更是可想而知。我同妻子商量说:“我的这只结婚戒子决心变卖,你的一只暂且保留下来……”彼此同意,决定进行。那天,我为这件事去祷告主,感到心酸,有舍不得变卖之情,我说:“主啊,可不可以免于变卖呢?”安静数次,都无回话,也无新的感动。我见主不给我新的感动,就对主说:“你不回答,又无感动,我就不卖了,决心挺下去。”

  第二天,情况更为紧迫,而且发觉夜间已落过一场特大的雪花,满街满弄都是深厚的雪层。天寒地冻,行人稀少。天亮以后,这场鹅毛大雪还在继续。双眼望出窗外,天地皆白。心里想:谁能在这样的寒冷雪天来作雪中送炭的事呢?以为今天一定得准备忍寒忍饥了。正当这么思想时,楼下传出了有人叩大门的响声,一位意想不到的人,一位别教会的同工进了大门,一口气直奔到我楼上的病室,对我说:“我熬不住了,主一定要我冒雪送来,我就来了。这里有些钱是主为你预备的。”说完话,她就去了。我听到她说“我熬不住了”四个字的时候,我暗暗地想:“主啊,我也熬不住了!”真的,真的,真的,如果今天主不为我预备所需用的钱钞,我还能熬几天呢?!一场虚惊,安然度过。

  不论是弟兄,是姐妹,或是同工,不论是近处的,远处的,主都打发他们。他们成了神所打发的“乌鸦”。为我和我的家叼食物来。我似乎穷得厉害,然而我又是富足的。在忧患的日子里,神自己成了我的产业。神没有让我在煎熬之中失去作他仆人的光彩。直到病愈,直到今天,神没有让我欠过一元钱,一角钱,一分钱的债。

  (五)与撒但交战

  在我病势沉重的日子里,常识对我说:“没有希望了!”因为十痨九死,何况又患喉头结核。理智对我说:“没有希望了!”因为我受贫穷包围而所患的却是富贵病。此外,我还有老幼待养。科学也对我说:“没有希望了!”因为当时的科学水平对于这一绝症还没有治疗的办法。

  正当我为自己的疾病忧伤不安之时,撒但魔鬼也不放过机会,它利用一节《圣经》对我说话,又替我说话。“你(神)把我拾起来,又把我摔下去,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干。”(诗102:10-11)。这几句经文描写一个肺病患者渐渐走向死亡,何其切合!我以为这是主给我的一节经文,我真的感到又失望又痛苦!

  再有一次,我在梦中背诵《约伯记》第14章第1、2节:“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出来如花,又被割下,飞去如影,不能存留。”

  以上种种使我对自己失去了希望,增加了伤痛。但是,另外一种感动力却在我里面发挥作用,帮助我振作心灵,诚切祈祷,奋力抓住神。等到后来,神自己直接的异梦和话语一而再,再而三地临到我时,我才看明什么是从撒但来的,什么是从神自己来的,什么是人自己的小聪明在扰乱自己。

  在一般的情况下,常识的指导和理性的判断可以反映真理的实际。科学更是我应当看重的老师。然而,在更高更大的真理面前,当神自己直接对着某个人、某件事说话的时候,那么,人的理智、常识和科学,就要在这件特定的事上,把判断让位给神自己了。因此,当神的灵感明明白白地把神的言语向人彰显时,我所信的就不再是自己的头脑,而是神自己的启示、判断、应许或预言。其他的东西跑进我的头脑中来,只能看作撒但的迷乱和干扰,或是自作聪明而已。

  关于这一点,下面再要论述。

  (六)如何分辨神的启示和撒但的欺骗

  说了上面所记的事情以后,,一个紧迫的问题产生了:如何分辨神启示的话语和撒但所施加的欺骗和干扰呢?二者有什么特点呢?二者的工作方法有哪些区别呢?对于一个爱慕真理的人,对于有心跟从主的人,对于那些服侍主又带领羊群的人,这个问题不可以不问,也不应当任凭自己模糊不清。

  就性质说,神所说的是慈父般的话语;撒但所说的是仇敌式的话语。神所说的是信实的话语,前后一致,最后又为事实所印证;撒但所说的是虚谎的话语,前后矛盾、错乱,最后也无事实可凭。神说话,具有长久的感动力,而且往往多次感动,使人能够明白;撒但说话,不是感动,而是蒙蔽、迷惑、干扰、欺骗,而它的骗术又往往露出破绽,能被谨慎的人所识破。

  就特点而说,当人平安顺当之时,神吩咐人虚心、谨慎;当人受苦遭难时,神说话安慰,给人以希望,指出应当如何对待所受之苦;如果需要责备,也必带着为父的心肠。撒但说话就不是这样,当人平安稳当时,教人麻痹大意,诱人入罪;当人遭难受苦之时,就把灰心失望的念头塞进人心,并且往往从中挑拨人和神的关系,诱人更加远离神、远离正路,倾向邪恶。神说话,要人追求圣洁,远离邪污,心中平安,摆脱烦扰。撒但说话,则是要人轻看真理,轻看圣洁,从人心中夺去平安喜乐,甚至动摇人的信心,夺走人的信心。

  就二者说话和工作的方式、方法说,神在人的心中描绘光明的前景;撒但在人心中画出黑暗可怕的图像。神作工,鼓励人奋发向前;撒但作工,则使人灰心、失望,以此诱使人直接或间接地走向自我毁灭。神说话是按时分粮、对症发药;撒但说话,则以“石头当饼”,扰乱捣蛋,乱开药方。当人悔改时,神赐赦免、安慰、盼望;撒但的方法则是先设法拦阻人悔改,当拦阻无效时,则不让人受安慰,甚至制造谎言,叫人不信赦免,不受安慰,不信应许,不见光明。神作工、神说话、神感动,引人走向真理、走向永生;撒但说话作工,则诱人走向错谬、走向败坏,进入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