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5607&g=999&tag=latest&page=1

盛足风,,五十二、谢明道说:“我今年59岁。”

anonymous    09/12     958    
4.0/1 

五十二、谢明道说:“我今年59岁。”

  上篇所记至少告诉我,教会的前景是好的。可是“道”何时可以“明”,仍旧是一个谜。于是我对主说:“主,你只说了一半,另外一半还未说明。今年谢明道多少年纪呢?若是这一点清楚了,那么,‘道’何时‘明’的问题也就清楚了。求主再施怜悯,发出信息。”我为此祷告多时,有时停息一下,有时再专一祷告,又用信心交托。在那些日子里,保罗说的一句话成了很大的力量。他说:“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腓1:6)主已说了一半,另一半也必要在某个时候说出来。

  ※※※※※

  时光又过了二年,到一九七六年十月七日的夜里,我又忽然看见我的老同学谢明道先生。当时一个男子来到我的左前方,一个妇女站在我的右前方。我似乎还没有看清楚那个男子,当时有个意思在我心里说:“那个男子就是谢明道,那个妇人是他的姐妹。我心中正在思索打量时,那妇人开口说话了。她说:“这个就是我的兄弟明道。”我高兴极了,立刻转过身去,伸出我的右手,要同谢明道握手。就在那时,谢明道抢先开口说话了:“我今年59岁。”他的话一说完,什么都不见了,消失了。异象结束于巧妙之中。

  不多说,也不少说。神把必要的信息传给了我这个在忧患与盼望中的卑微仆人。现在我可以计算了,再过一年半,就是“谢明道六十岁半”的时候。到那时主的“道”将要“明朗”起来,一切属神的人将要为此而“谢恩”了。

  我按照主的指示计算,到一九七八年四月上旬应是谢明道六十岁半的时光。

  光阴似乎过得太慢,一九七八年四月的来到似乎特别迟延。但是,那个时候终于来到了。我这个蛰居家中的人对于外界的消息是相当隔阂的。时候到了,可是我看不出主的道有什么明朗的迹象,于是心中稀奇起来,就在祷告中又对主说了一些话……

  正当我揣摩主的异象和应许时,家中来了一位客人,是个农村干部。他是来找我的小女婿的。我就趁机会向他问问关于目前形势和政府在宗教方面的政策。我之所以敢于问他,是因为听说他的岳母也是基督徒。那位干部的答复证实了神在异象中的预言。他说,四人帮倒台以后,新的宪法已经公布,叶剑英元帅为新宪法作了解释。我们农村已经传达过了,现在的情况已经改变了,不同了。信耶稣的人在家庭里礼拜,已经不再受干涉和压制了。

  我听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心中高兴,默默感谢主恩。我已经看出来,关于“谢明道”六十岁半时,道要明,我们要感谢主恩的那个预示,实际上已经开始变为现实了。“神如何说话,事情必要如何成就。”经上的话是何等实在呀!

  就在当年(1978年)的十二月,宁波市统战部召集宗教界负责人士举行会议,向我们宣布新形势,恢复原有的政策。

  这次会议以后,三个月零几天,即一九七九年四月八日,宁波教会正式开放。百年堂成为全国开放最早的一个礼拜堂。到那天,上文所记的五个灵感预示,完全应验无误。敬将荣耀感谢归于主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