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6339&g=999&tag=hot&page=1

盛足风,,七十四,浙南之行(3)

anonymous    10/07     230    
4.0/1 

5、主恩堂的圣经班

  龙港镇主恩堂办了一个青少年圣经学习班,有2030名学员。当我头一次进入这个圣经班时,看见一位白发老牧师在那里讲课。后来我也受邀去讲课二次或者三次。我将《如何明白神的旨意》这个专题浅化、简化,加上见证,使青少年容易领会。听道人,不论程度如何,他们的“当前需要”是什么,心灵口味又如何,都是传道人应当注意的。恳求主和他的灵在这二点上提醒我们,指教我们,操练我们。

  一个教会或者是一个堂所,能够有一群青少年爱幕真理,学习圣经,是一件美事。如能把圣经班办起来,又能坚持下去,则更为难能可贵。

  教会是基督在地上的“有形身体”,同时她也生活在新陈代谢的必然规律之中。因此培养新生力量就成了我们无可推卸的任务。在这一点上,我为主恩堂深深感谢主恩。

  再就各地教会的具体条件看,开办圣经班或圣经院校,并非容易。作为一个堂口(所),一个中小型教会,开办短期“晨昏灵修班”形式的做法,是比较可行的,值得试办,值得推广。

  6、别龙港,去松门

  如上所说,蒙主恩待,我在龙港作客期内,有机会服侍主和那边的教会。

  在那段时间里,在浙南各县教会中服侍主的男女青年同工前来龙港与我相会。他们是几年前或十几年前从浙江神学院毕业的学生,现在久别重逢,自然非常亲昵。他们默默地相商后,作出安排,要求我在他们安排的培灵聚会中参与讲道,传一些教会所需的信息。他们知道我年老体弱,不能每天连续工作,为我搭配了几位青中年同工。

  十一月一日早上,我告别龙港教会和义工杨弟兄的家,受邀前往温岭市的松门镇。车子在公路上奔行了八个小时左右,才于当天夜幕与灯火的景色中到达目的地。八小时的坐车时间对一个80高龄的老弱者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沿途的种种景色给我以愉快的享受。一路同行的有陈灵保、杨宝华等弟兄,驾驶小车的是一个叫作乐可友的弟兄。他的姓名引起我的兴趣一个快乐的人,一个可以做朋友的人。

  松门位于浩瀚的东海之滨,是一个古老的城镇。现在已经是一个相当发达的地方了。据我所知,三十年代宋尚节博士曾到松门和石塘二地举行过大布道会,撒下了福音的种子。

  现在(指1993年)的松门礼拜堂大约可容一千余人,四天的培灵会中,人数大大超过千人。我因身体原因,有一次只向会众讲了十多分钟,末了一天的下午又向会众讲了四十分钟。那十多分钟的短讲,在我一生中可说是仅有的经验,用《约翰福音》14章21节的话勉励大家。在四十分钟的讲道中,以“信从主耶稣,亲爱众圣徒”作为中心信息,(弗1:15)针对当地教会需要。

  感谢施怜悯的神,他的能力在人的软弱上显明出来,那四十分钟的信息摸着了听众的心灵。散会以后,教会的负责弟兄和青年同工向我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

  7、一次难忘的圣餐

  那位负责弟兄和青年同工向我表示:“今天下午的聚会是四天聚会中末了的一次。为了成全和睦,为了医治内耗所造成的心灵创伤,最好下午能举行一次圣餐,一同纪念主……”。

  为了这次四天聚会,我内心的负担本已不轻,此刻,听了他们的这些话,心灵的压力、担子,更觉沉重。灵中的祈祷和迫切感加深了,加强了。

  我又想,并且说出口来:“聚会的群众这么多,会场又这么拥挤,这样大型的圣餐聚会如何进行得好?这又需要花多么长久的时间?不如另行设法,另行安排。经过商量,决定将下午的聚会分为大型和小型两种形式同时进行。大型聚会仍旧照常在大会堂里举行;小型聚会另选一个小会场,专让本堂的骨干信徒和堂委等等一同参加,擘饼纪念主。

  到了下午,我受托主持这个小型的擘饼聚会。我的心情并不轻松,祈祷进一步加深。我意识到,属灵的事,既是工作,更是灵战:“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林后10:5)。

  时候到了,堂中的堂委,诗班里的代表,驻堂的青年同工(浙江神学院毕业的陈灵保弟兄)都一齐来到一个大约1214平方米的小室中。

  我们安静下来,又唱诗,又祈祷,又读经,又自审……我们准备自己,以新鲜的心灵领受主的身体和宝血,纪念主的舍己、舍身、舍命,纪念主和自己的关系。写到这里,我引用不久前那位青年同工来信中的几句话,就是他回忆当年那次聚会的话。他说:“当时一共有24位主内肢体,他们经历过房产风波的创伤。在四天聚会中,他们在光中看见了自己的亏欠,看见了和睦的必要,终于能够坐在一起。大家带着紧张、忧伤、痛悔的心,面对桌子,面对白布下的饼和杯,思绪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