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7160&g=999&tag=909&page=1

二十九封書信


Anna    11/05     1000    
4.0/1 



「我珍藏了你写给我及老父亲的二十九封信函,空闲时翻阅,真是感激万千!⋯⋯有机会我也会把你写给我父的信件给他们看看,才懂得见面不易(她兩個兒子在國外)。」





















朋友保存三十年前的29封書信,彌足珍貴,令余吃驚不已,那些蚯蚓般的字跡真叫人無地自容。卅載未握筆,所有文字均藉由鍵盤處理,今天更見不得人。曾經祈望寫下經過自己生命的人和事,記下屬於我們的時代,許多故事的原型呼之欲出。有興趣者請閱拙作《老房子》P. 65之「尋親記」。







學姐父親乃一名黃埔軍校空軍英雄,抗戰時期在南洋一帶與小日本作戰。為促成他們團聚,予曾與兩邊鴻雁往來,惜終未能打開僵局。老先生在台灣與名門望族結親,太太為他培育了四位留美博士,大陸至親骨肉只能稱為「姪兒、姪女」⋯⋯











在紅色年代每個人都被打上階級烙印,學姐和母親、弟弟這等「匪軍家屬」是怎樣捱過來的?雖然被遺棄的姐弟倆終於可以去台灣見父親一面,但是老人已近百歲,守了一輩寡的母親等不到丈夫回家,含怨往生。往事並不如煙,不敢回憶卻不能忘記。







文中沒有交待的是:那張黃埔畢業小照連同一套呢軍裝制服,被母子倆急急燒掉;惟一可作紀念的一把劍,夜間悄悄埋進記不住哪丘田裏去,無聲無息地銷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