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7321&g=999&tag=hot&page=1

谁主沉浮?

老韩    11/10     431    
4.0/1 

弟兄姐妹们平安!


一个星期以来,我相信大家都已经听说了在美国德州的一个教堂里所发生的枪击案。26个基督徒,也就是那个教堂里一半的会众,被一个穷凶极恶的枪手夺去了生命。发生这样的悲剧,人们在痛惜的同时,也不禁要发问,上帝在哪里呢?他为什么没有好好保护他的百姓呢?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十六年前,当911事件发生的时候,也有人这样责问过基督徒的领袖们。记得那时有一位牧师说,上帝并没有缺席,就像两千年前,上帝自己的儿子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他也在场一样。这个世界里的苦难是罪恶的必然结果,但是上帝却掌管着灵魂永远的归宿。圣经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唯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太10:28

 

既然是这样,基督徒还要不要继续祷告,寻求神的祝福与帮助呢?当然要,因为祷告是神给我们的命令。但是我们要把主权交给神,相信他的智慧高过我们的智慧,他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二十多年前,David Jeremiah牧师被诊断患有淋巴癌。在那个时候,淋巴癌的生存率是很低的。为了诊断他的淋巴癌的扩散程度,医生们把他从头到脚都切了一遍,采样一些淋巴组织,做活体检查。两天之后,他无意中听到他的医生在电话上说,他的淋巴癌已经到了第四期。当他听说自己患的是最晚期的淋巴癌,他感到非常震惊。他坐在那里,感觉到心里一片混乱,觉得非常害怕。但是只是过了片刻,那种惧怕的感觉就完全离开了他,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种心情。他对自己说,我没有办法掌管我自己的生命,但是上帝在掌管着我的一切。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忽然又升起了一股勇气,他觉得自己又振作了起来。他对自己说,我会任凭上帝做他自己的工作,但是我也必须做好我的那一部分。我要好好锻炼,不住地祷告,不轻易放弃,配合医生的治疗。这样的士气,就是当我们把自己的生命交付给神的时候,他赐给我们的内心的平安。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做了两轮化疗,做了一次干细胞移植。奇妙的是,在那以后他的癌症就痊愈了,而且22年来,他的身体都再没有任何癌细胞的出现。

 

也有很多基督徒没有得医治的例子。有一位基督徒姐妹,名叫Kara Tippetts。她和先生还有他们的四个孩子,一起搬到科罗拉多州,预备在那里办一个教会。可是就在那年夏天,她被诊断患有乳腺癌。在她的博客当中,她写到如何在她的病痛当中找到平安和上帝的恩典。一个出版商发现了她的博客。2014年,她的第一本书,最艰难的平安,出版了。一年以后,Kara去世了。但是她的书和她的博客继续地鼓励着全世界成千上万的人。在接近生命终点的时候,她这样写道,我的微弱的身体已经厌倦了战争,所有的治疗都已经变得无效了。但是我还能看见,还能拥有,还能经历耶稣。他依然给我呼吸,我就用这呼吸来祷告说:我要好好地生活,也要好好的离开。我在同时做两件事情,既在尽情地生活,又在优雅地死去。但是我还能够把我的亲人找到身边,亲吻他们,又温柔的述说我对他们的爱。为了我所爱的人的生活,我还能够献上我的祷告,在永恒里倾诉我的希望和我的忧虑。我还能够哭,能够笑,能够不断幻想天堂的景象和美好。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勇气继续走前面的道路了,但是我有耶稣,他供应我一切的需要。他已经给了我那么多让我感恩的东西,而那种感谢,那种对他的爱的惊喜,会遮盖我们所有的人。他的爱支撑着我们,甚至用那种我们无法理解的方式。

 

你不觉得这也同样是一个得胜的,美好的见证吗?在Kara最艰难的日子里,她的心中深处依然存留着感恩和热爱。那是一种出人意外的平安,而只有神才能带给我们这样的平安。

 

人生在世,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逃避苦难的袭击。作为基督徒,我们要问自己:我的信仰有没有带给我真实的勇气,力量和盼望?如果遭遇到威胁,我还会继续跟随耶稣吗?如果遭遇到同样的不幸,我的生活会不会也象那些完全没有信仰的人一样,被打得粉碎,彻底崩溃?知道了这个教堂的枪击案,我还敢再去教会敬拜神吗?当我们犹豫,迟疑的时候,别忘了耶稣的应许。他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1633

 

愿神赐给大家又一个平安美好的周末。

 

韩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