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8731&g=999&tag=latest&page=1

佳人

US Choral Society    02/10     256    
4.0/1 



戴笠对胡蝶说:现在就是让我去死,我也死而无憾了 

2018-02-09 古今历史趣文



行李被劫,诬陷他人


在余淑恒赴美读书一年半以后,戴笠一生中最钟情的女人出现了,这个女人就是著名影星胡蝶。


戴笠与胡蝶,一个特务头子,一个电影明星,完全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的两个人,因为一件失窃案走到了一起。


还是在1942年深秋时节,有一天杜月笙给戴笠打电话,约他到刘航琛的汪山别墅,说有重要事情商量。


刘航琛曾为已故四川省政府主席兼省保安司令刘湘的"财神爷",也是杜月笙的好友。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杜月笙的家眷从香港辗转来渝,杜月笙就从交通银行招待所搬到了刘航琛的汪山别墅。这里环境清幽,是一个策划秘密活动或者谈论保密事情的最佳场所。


杜月笙要谈的事情无须保密,是一桩亟待破获的"公案"。他对戴笠说:


"胡蝶被洗劫了,连同她本人的行李一共30多箱,全部被抢走了。"


"什么时候?在哪儿被抢的?"


戴笠是胡蝶的铁杆粉丝,从20年代在上海打流期间,随着胡蝶在沪上影坛名声鹊起,他就迷上了胡蝶的电影。到30年代胡蝶红遍大江南北,他对胡蝶的电影几乎一部不落,每逢有新片上映他都会抽时间去一睹为快。听说胡蝶被抢,他的第一反应就像老朋友遭遇了什么不测一样。


"是陈志皋托人带信过来说的,让我们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行李追回来。"


陈志皋是杜月笙的"学生子"。抗战爆发后杜月笙撤退香港,由负责中央赈济委员会的许世英提名、经蒋介石批准任命为该委员会常务委员,兼港澳救济区特派员,分管第九救济区事务。第九救济区辖广东、广西、福建三省。杜月笙又将该救济区分为第七、第九两个区,第七区指派时为中央赈济委员会特派委员兼广东省政府委员的陈志皋为主任,常驻曲江,成立了"难民救助站",负责抢运香港沦陷后滞留的重要人士及其他难民。点击此处查看: 朝鲜半岛风云涌动,战争一触即发!


珍珠港事变后,滞留香港的一大批政界要人诸如陈济棠、陶希圣等,众多军统干部如王新衡、文强、连谋等,以及各界名流,皆通过杜月笙的第九救济区逃离香港,返回内地。这条解救众多重要人物的"地下交通线",是由杜月笙与戴笠共同组建的"人民行动委员会"开辟的。


抗战爆发后,戴笠见杜月笙的帮会弟子无论在苏浙别动队掩护国民党军队撤退,还是在上海军统锄奸行动中,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便想把海内外的青帮、洪帮、四川袍哥等帮会组织起来,这个组织就是"人民行动委员会"。该委员会以杜月笙为"总龙头",以军统干部赵世瑞(时任重庆卫戍司令部稽察处处长)为秘书长,由军统干部徐亮、金玉波(也是杜月笙的学生)及杜月笙的学生于松乔担任联络员。


珍珠港事变时杜月笙正在重庆,他与戴笠连夜商量救援方案,于是利用"人动会"所属帮会人员与其他杜氏门人、军统人员,多管齐下组织救援。



胡蝶原没有撤退的打算,但由于日本军方主管电影戏剧等艺术活动的部门要求她与日本电影公司合作,到日本拍摄《胡蝶游东京》纪录片,她因此决定逃离香港。


与胡蝶联系离港事宜的是曲江陈志皋的"难民救助站"工作人员杨惠敏,她一直在香港从事秘密营救各界爱国人士的工作。此次她要营救两位演艺界名人,他们一位是京剧大师梅兰芳,一位是电影"皇后"胡蝶。在梅兰芳不愿逃离(不久通过另外渠道回到上海)的情况下,胡蝶的迫切逃离令她十分高兴。


杨惠敏是拿着杜月笙打给胡蝶(杜与胡是朋友)的电报,化装成小鱼贩找到胡蝶家的。但她没有想到,胡蝶的行李竟有30箱之多。为了保证人员和货物的安全,她决定把人与行李分开走。不料人是平安抵达曲江了,行李却因太显眼被土匪抢走了。


而在胡蝶他们登船之后,杨惠敏仍留在香港联系下一批营救人员,并不知行李被抢之事。陈志皋在听取护送人员的汇报后,立即发电报要求有关人员在沿途设法追查。


胡蝶发现行李丢失后,找到难民救助站,要求陈志皋赔偿损失。


胡蝶的30多件行李中,其实只有几件是她自己的行李,绝大部分是帮会头子的阔太太们和国民党高官的小老婆们托胡蝶捎带的高级走私物资,诸如后方紧缺的昂贵的进口西药、化妆品等。这些东西在香港购买并不贵,运到重庆出售可以从中大获暴利。


胡蝶因代人捎带的货物被劫,担心在那些阔太太面前丢了面子,硬逼着陈志皋赔偿。陈志皋只好请杜月笙出面。


说到这些情况,杜月笙对陈志皋不无抱怨:


"这个陈志皋真是误事,要不是胡蝶逼牢,他还自个儿在那硬扛着呢!就凭他手底下那几个虾兵蟹将,有什么本事对付劫匪?就算查到线索又能怎么样?"


戴笠分析说:


"行李被劫不到一个月,赃物还来不及脱手,查找线索还来得及。"


话虽如此,戴笠也知道,猫走猫道狗走狗道,劫匪的套路军统特工未必能轻易解开,只能试试看。其实他主要在意的不是行李,而是丢失行李的人。他对杜月笙说:


"这样,我先安排将他们一家接到重庆,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对,还是向当事人了解最直接。胡蝶一个弱女子,丢失了一家子活命的财物,不知道怎么着急呢!"


于是,戴笠亲自发函邀请胡蝶一家赴重庆,在胡蝶欣然接受后,为胡蝶一家提供了机票。11月24日,胡蝶一家三口飞抵重庆,住进军统的"豪华宾馆"--漱庐。


漱庐的装修按当时的标准是比较上档次的,也有必要的生活设施,这对一路逃亡身心疲惫的胡蝶来说,的确是一个休养的好处所。



几天后,戴笠从罗家湾军统局本部来到漱庐,向胡蝶夫妇了解行李丢失的情况。本来这种事是用不着他亲自出面的,但客人来了主人总该慰问一下,看看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同时,戴笠也确实想亲自了解一下情况,以便向广东方面布置侦破任务。


没想到,胡蝶一开口大出戴笠所料。她一口咬定是杨惠敏伙同他人盗劫了她的行李。


"有什么根据吗?"


胡蝶拿不出直接的证据,却有自己的推理逻辑:


"是杨惠敏主动找上门来提出帮助逃亡的,也是她要把人和行李分开的。如果人和行李在一起,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尽管胡蝶是戴笠心中的偶像,戴笠对胡蝶既崇拜敬重,又充满爱慕,但他还是觉得这个分析未免片面。杨惠敏做的就是营救工作,首先要营救像胡蝶这样的大名人,怎能不主动找上门去?而30多件行李,显然占了抢运难民的位置,好船好位置自然要留给难民而不是行李。


更重要的一点,杨惠敏不是普通人。她是"八一三"淞沪会战中泅渡苏州河为坚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献旗的女"童军"。


杨惠敏是江苏镇江人,生于1915年,自幼在上海读书,淞沪会战爆发时参加了童子军战地服务团。在"八百壮士"坚守四行仓库的时候,他们40名童子军在夜间冒着生命危险,将上海各界捐赠的慰问品沿苏州河北岸用卡车送到西藏路桥北堍东侧,用绳子将一麻袋一麻袋的物品送进四行仓库的侧门。


"八百孤军"战斗到最残酷的时候,杨惠敏"渡河献旗",一夜成名。此后,她作为中国青年代表到美国出席"世界青年和平第二届大会",并"周游世界","谒见"过多位外国政要,包括罗斯福、荷兰女王、甘地、尼赫鲁等人。


回国后,杨惠敏曾数次拜见宋美龄。也是在这一时期,戴笠曾在军统局本部特别召见杨惠敏。说她伙同他人劫财,戴笠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


而杨惠敏参加救助工作之前,正在前往美国的途中。她在赴美出席"世界青年和平第二届大会"时,结识了美籍华裔工商巨子李国钦,李为她在哥伦比亚大学申请了奖学金。可她的赴美旅途刚刚从重庆启程抵达香港,还没来得及登船,珍珠港事变爆发了,紧接着香港沦陷,她随着一大批难民逃到惠州,从惠州转往曲江(时广东省政府所在地),被赈济委员会收容,受陈志皋邀请参加了赈济会的救援工作。


这样一个不计个人得失的女孩,说她密谋抢劫,谁会相信?但最后戴笠竟然"信"了。


杨惠敏


财物"失而复得"


正如戴笠所料,军统广东有关外勤单位接到命令后,经过一番秘密走访侦察,一直没有找到胡蝶行李被劫的准确线索。很快,1943年的春节到了。


照例,除夕这天中午局本部聚餐,晚上是一场游艺会。游艺会上戴笠开了"小差"。


在除夕这个中国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戴笠自然忘不了漱庐的重要客人,他邀请了回国述职的萧勃和刚刚加入军统的外交人才黄天迈及妻子作陪,与胡蝶一家三口共度除夕。


黄天迈是河北安次人,生于1907年,父亲是连续供职于前清、北洋、国民政府"三朝"的外交界元老。受父亲影响,黄天迈大学毕业后进入外交界,一路顺风顺水。然而在驻法国巴黎领事馆总领事任上,他因经济问题奉调回国,被军法执行总监部拘捕,关进土桥看守所。


此时军统与美国海军的合作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中,急需外交人才,军法局长徐业道(军统干部)向戴笠推荐了黄天迈。戴笠亲自到监狱做过考察后,向蒋介石保释并请求留用黄天迈。正是天不绝人,已贫病交加的黄天迈否极泰来,不仅有了住房、有了军统局总务处送钱送物的多方接济,而且一跃而成为戴笠身边的"红人"。


这顿年夜饭不仅是为胡蝶一家接风,也是为黄天迈夫妇压惊。此时的黄天迈在军统还是"客卿"身份,不久便被任命为处理英美等国合作业务的海外区长兼机要秘书。


请来这样两个人作陪,还有另外一层重要含义。胡蝶作为著名影星,见多识广,其生活品位及追求洋派生活方式定然不亚于陈华,戴笠自然要装点门面,不能给人留下一介武人之印象。两名驻欧大使馆外交人员为我所用,给戴笠撑足了面子。


由于胡蝶夫妇与黄天迈夫妇都带着孩子,这顿年夜饭既充满传统节日的喜庆气氛,又不乏家庭生活中的其乐融融。两位外交人员口才极佳,绝不会让宴席上出现片刻的冷场。倒是习惯了发号施令、在军统各种场合都是中心人物的戴笠,这会儿心甘情愿当起了绿叶,给胡蝶夫妇留下了亲和儒雅的印象。


对自己倾心的女人,戴笠一向有足够的耐心与细心,所以在推杯问盏、谈笑风生中,他还是捕捉到了胡蝶内心深处郁结的不快与无奈,他能理解一个受尽追捧的女人丢失财物、沦为难民、饱受颠沛流离之苦的种种不适。当然,还有寄人篱下对自尊心的伤害。也就在这一刻,他决定不惜一切手段,为胡蝶"找回"财物。



说到伤害自尊,或许用在胡蝶的丈夫潘有声身上更为确切。尽管戴笠并没有怎么注意潘有声,但他觉得,一个男人跟着太太寄人篱下,这其实是非常有伤自尊的。倘若这种日子延续下去,那岂不成了吃软饭的男人?


也是在这一刻,他决定在适当的时候为潘有声找个差事,最低限度能养活自己。或许这个打算的背后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从见到胡蝶的那一刻起,那个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女神"已然跌落凡间,变得近在咫尺,触手可及,这让他不能等闲视之。


但他很清楚,这个目的能否达到并不取决于他,因为胡蝶既不是周志英,也不是余淑恒。只能是姜太公钓鱼,上不上钩就看"缘分"了。总之不能伤害双方感情,大不了像陈华、王映霞,再收获一个红颜知己。


春节后不久,在萧勃返回美国的时候,戴笠开具了一份为胡蝶购置丢失物品的清单。他知道找回那些行李的希望十分渺茫,不如为她购置一些,一方面讨其欢心,另一方面也算是对行李被劫案做个了结。


因为胡蝶行李被劫地点的情况十分复杂,当时香港和珠江三角洲已经沦陷,在沦陷区与广东后方地区交界的三岔路口,经常有日军前来侵扰,更有形形色色的土匪歹徒专门在这一带抢劫难民的钱财,很多难民的行李在这个三岔路口被抢劫,包括胡蝶的行李。


在这样一个众多强人出没的地带,要弄清是哪一伙人抢了胡蝶的行李并非易事。在军统广东相关外勤单位侦察无果的情况下,倒是广西方面在桂林的市场上发现了走私的西药等货物。显然,除了胡蝶的那些阔太太朋友们走私这些洋货,一般难民是没有能力大批购置这些东西的。无奈这些东西的主人是谁却无法辨认,倒是一件貂皮大衣被认出是胡蝶的衣物,但销赃歹徒拿到钱后早就溜了,线索就此中断。点击此处查看:香港大佬揭秘:当年刘嘉玲被强奸、李小龙之死的真相!


所以戴笠认为,与其花费人力物力盲目寻找行李,不如购置一些了事。当然这些东西不能太多也不能太贵重,否则被拒收反而会弄巧成拙,哪个女人不认识自己的心爱之物呢?


戴笠开具的购置清单,都是不太贵重而又是胡蝶喜欢且急需的物品,诸如法国香水、意大利皮鞋、丝绸睡衣等。与陈华接触多年,戴笠对这些洋派女人的喜好了如指掌。


3月2日,戴笠与梅乐斯乘飞机自重庆飞往桂林,然后赴湖南衡阳,福建建瓯、建阳等地中美合作所办事处巡视。这些物品运到重庆时,戴笠尚未返回重庆,他指派亲信秘书王汉光送到漱庐,交到胡蝶手中。


王汉光只说是寻找回来的物品,其他并不多说。胡蝶打开一看,这些东西虽然与自己被抢劫的大致相同,但都是全新的,并贴有美国商标,显然是新购置的。


胡蝶十几岁进入影艺界,风月场中男男女女那点事她比戴笠见识得多。军统不是警察局,不是破案单位,戴笠也不是赈济会成员,即使看杜月笙的面子,他也有大把的理由予以推脱。他既然应承下来,破案也就罢了,对她的种种照顾,她怎能不心领神会?她肯接受他的帮助,心甘情愿住进漱庐,自然有自己的想法。


可戴笠不在眼前,她连一份感激之情都无法表达。



"女神"跌落凡间


离开福建,戴笠前往湖北老河口视察缉私署豫鄂办事处,然后去洛阳视察,再启程赴西安,下榻西安玄风桥十四号。不料事情没办完突然咳嗽、发烧,全身无力,经诊断为肺病。


戴笠一向身体强健,根本不相信自己会得肺病,硬说是水土不服所致,但是全身无力,只好卧床治疗。


消息传到重庆,蒋介石发来手书慰问函,云:"贵恙如何,甚念,希珍重为盼。中正三月二十八日。"


这封慰问函让戴笠感慨万千。当时戴笠身兼多职,位高权重,将达到他一生中权力的顶峰。但他明显地感到与蒋介石之间有了隔膜,感觉到蒋介石对他的态度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这变化的缘由是多方面的:


首先是来自蒋介石身边人的影响。他与宋子文关系密切,宋子文却总是与蒋介石不合拍;他不想得罪孔祥熙,但军统涉足缉私、邮检、水陆交通检查等多个领域,想回避也回避不了。而宋美龄与孔家的关系远胜于宋家,蒋介石的耳边风里就有了对戴笠的诸多不利信息。正所谓"积羽沉舟,积毁销骨",同样的声音听多了,不怕你不相信,何况是来自枕边的声音,尽管蒋介石对孔祥熙的贪腐心中有数。


何况,蒋介石身边还有一个分量足够重的毛庆祥。当初毛庆祥兼管军事委员会技术研究室,一直不肯放手军统电讯人才,至今仍巴不得一口吞并军统特技室,对戴笠自然不会有好看法。


何况,还有"二陈"。韦孝儒案成为"二陈"及中统对军统诟病的口实,加剧了双方的矛盾与争斗。


何况,军统的触角伸及各战区及经济、交通、货运等多个领域与部门,触及的不仅仅是孔门的利益,还与一些相关派系、团体、部门产生利益之争,蒋介石的耳边也就有了诸多不同的声音。


更何况,继平津特务组织大规模沦陷后,京沪特工组织全面塌方,尽管戴笠做了多方面补救,蒋介石的不满却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这封慰问函对戴笠来说十分重要,不待病体痊愈,他便启程赴甘肃,部署在兰州建立机场航空检查所事宜。



而就在此间,胡蝶又收到一件重要礼物--一枚重1.1克拉、价值5000元的钻戒。


这件礼物并非戴笠所购,而是胡蝶自己的物品。在戴笠交给广东特务组织的寻找丢失物品清单中,这枚戒指被列在首位--这是胡蝶最钟爱的物品。凑巧,广东特工在江东一家寄卖店里发现了这枚戒指。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戴笠正在西安卧病在床,他立即指令购买那枚钻戒并秘密监视那家商店,以便顺藤摸瓜,挖出盗匪。


不料戒指买到后线索就断了,原来那家商店正是盗匪的销赃黑店,幕后老板正是盗匪本人。如此贵重物品这么快就卖出去了,引起了盗匪的怀疑。于是关门大吉,唯一的线索就此被切断。


当然,戴笠醉翁之意不在酒,紧要东西找到就好,破不破案并不重要。


拿到这枚珍贵的钻戒,胡蝶喜出望外。不用看,用手摸她都能知道这是自己的东西。可戴笠不在重庆,她实在无法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4月初,戴笠回到重庆。由于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与休息,一进家门(曾家岩公馆)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瘫倒在了床上。发烧、咳嗽,只得一边打针吃药,一边在病床上指挥军统局的工作。


没有通知胡蝶,尽管他心里一直在想着她。但是,不通知不等于隐瞒,有人说这是欲擒先纵,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对于心中的"女神"不敢轻易去碰触,就像桌上的花瓶,万一不小心碰掉摔碎,岂不鸡飞蛋打?


但是,胡蝶一直在打听戴笠的归期,一到重庆就病倒的消息怎能瞒得过她?有天中午戴笠刚刚睡着,胡蝶悄然登门,一直负责照顾戴笠的副官贾金南悄声告诉她:


"戴先生刚刚打过针,现在睡着了。"



贾金南是戴笠最早跑单帮时配备的勤务兵,多年来一直跟在戴笠身边,后来升为副官,仍然负责照顾戴笠的饮食起居,对戴笠的性格爱好了如指掌。戴笠对胡蝶的心意他心知肚明,所以见胡蝶上门,赶紧让到客厅,又沏茶又倒水,然后进到戴笠的卧室,见戴笠仍然闭着双眼,正要转身离去,却被戴笠叫住了:


"谁在外边说话?"


"戴先生,是胡蝶小姐看你来了。"


"噢。"仿佛是意料之中的事,戴笠轻声说,"让她进来吧。"


这是胡蝶第一次走进戴笠的卧室,她完全没有想到,戴笠举办宴会一掷千金了无吝色,且将漱庐装修得豪华考究,他自己常住的公馆却是另一番景象。如果说客厅的布置还说得过去的话,那么卧室就太过简单了,只有一张写字台、一把椅子和一张床。衣服很整齐地摞在双人床的一侧,文件码在写字台上,看来病中还在批阅文件。


戴笠自幼好面子讲排场,在外人面前绝不掉价,在外国人面前更是讲求"中国式"排场,中美所成立后宴请美国人极尽奢侈,这也成为许多知情人对他的诟病。但他个人生活却很随意,可以简单、简朴,但必须干净、整洁、卫生。讲求卫生是他自幼养成的习惯。


见胡蝶走进来,戴笠拿掉额头上的湿毛巾,想翻身坐起来。胡蝶忙按住他。


"你不要起来,躺着说话就好。"胡蝶边说边用手摸摸戴笠的额头,"这么烫!怎么会把自己累成这个样子?"


说着,胡蝶拿起戴笠随手放在床边的湿毛巾,在床边的盆里泡泡,拧干,给戴笠敷在额头上。戴笠的目光,就随着胡蝶的动作来回转,一直停留在胡蝶的脸上。待胡蝶在床边上坐下来,正是四目相对时。


两人静静地望着对方,戴笠动情地说:


"瑞华,当年在电影院看着银幕上的你,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你会坐在我身边。现在就是让我去死,我也死而无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