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8756&g=999&tag=hot&page=1

旧时沪上春节杂谈

anonymous    02/12     1430    
4.5/2 







旧时沪上春节杂谈
作者:楊振羽

火鸡丁酉年就将过去,木狗戊戌年即将到来,在此辞旧迎新之际,三、四十年前农历新年的点滴回忆又会浮现在眼前。

上海人节前的忙碌"名目繁多",掸年尘,搞卫生,窗明几净心情好;改旧衣,置新装,新年可穿新衣裳;買糖果,备水果,礼尚往来不可少;理个发,洗个澡,干干净净迎春到;烧头香,兜神方,祈求喜神來保障(大年初一凌晨去老城隍庙烧头香,除夕亱朝着“吉方”走,再去廟里烧一股香称为“兜喜神方”,都是老上海人的传统习俗);而其中的“重头戏“就算是置办年货了。先是挨家逐户按照户口本上人口的多少分成大户小户,领取着春节“特供”的票据;从有限的猪肉油糖到香煙肥皂,无所不包;为了買到称心的年货,人们天不亮就起床,冒严寒排长队争购年货的热闹㘯面想來不少人仍会有印象(不做家务的幸运男女们除外),经过多时的“𡘊战”,当菜篮子里放满了平日里少见的冻家禽,冷气鱼,冰鸡蛋,豆制品,发芽豆,长生果,金针木耳,赤豆红枣等“战利品”回家时,各自的厨房里马上就忙碌开了,往往是全家老小齐上阵,做蛋餃,炸肉园,发水笋,醃鹹肉,风鳗鲞,切年糕,包春卷,外加蒸制八宝飯;每家每户依照春节的传统“课程”,各自准备着“丰盛”的年夜饭。

当年的上海,旧时的习俗仍在,亲友之间的走动在春节期间更为频繁,加上没有在外面吃年飯的条件和习惯,因此在家里宴客就成为“常规”,看到最近朋友间晒出旧时上海滩摆园台面吃年夜饭时的“规矩”和情景(见上面取自于网络的插画),在此就多唠叨几句。

提起圆台面,那可不是很多人家都有的物件,当年上海的居住条件很差,三代人挤在一间房间里生活的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哪里还有多余地方可以腾出来放置“体量结棍”的园台面!且不要看它平时被搁在一边遭人“冷落”,过年过节的时候就会大派用场,因此置有圆台面的人家也就比较“吃香”,没有园台面又要办“原桌头”请客的人家要与之相商,提前“预约”使用时间,以便到时候可以借來“撑场面”。

开席的时间一到,亲戚朋友圍坐一堂,瓜子花生剥剝,绍兴老酒咪咪,海阔天空“茄山湖”(沪语聊天的意思),亲友相聚情浓浓。菜肴准备“充足”的人家,特别是那些有着“省酒待客”传统的好客之家,往往会“倾其所有”,变着花样在园台面上依次摆上六到八个冷菜,六到八个热炒,二到四个大菜,加上餐后的甜品,水果;花色齐全,满满当当。

记得我们家的传统甜点是母亲親自制作的猪油黑芝麻宁波汤圆;猪油取自板油,需仔细除去筋膜,黑芝麻炒熟捣碎,加入绵白糖后放在一起用力揉匀作为芯子;糯米粉是自家水磨的,放入布袋中滤去水分后再精心包成一个个小湯圆,做好一盘后就在上面复以湿布以防干裂,母亲常常为此而忙碌到深夜!其用心之真诚,制作之精细,吃口之糯香非今日上海老城隍庙的宁波汤圆店可比擬;母亲另一个特色甜品是用蒸熟的山芋拌上牛奶,白脱油和纱糖制成“胚子”,内置猪油豆沙馅后放入大煤气灶下面的烘箱里烤成金黄色上桌待客,伴随着的一定是親友们的惊叹和好评!我至今想不起来母親这个“独特的甜品创作”灵感来自于何方?

热热闹闹的春节家宴告一段落, 客人们吃得尽兴,“赞美之声”不断,作为厨房师傅的我当然也很高兴!尽管很辛苦,也常常闪过明年要“放弃操作”的念头,但到来年春节,这一想法又忘得一干二净,仍旧会年复一年的上演着同样的“戏码”,直到三十年前我离开上海去到美国深造。

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人民的生活水平和物质条件与当时相比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变得不一样,很少有人再注重于春节那几天的“丰衣足食”、“大吃大喝“;喜欢美食的朋友,衣着时尚的女性“每天都在过着春节”!而当年常可见到的三代或者四代同堂的热闹大家庭也多已转化为“核心”小家。已经很少有人会在春节期间在自己家里放上个圆台面燒菜煮饭招呼亲戚朋友,很多人都是贪图方便安排在饭店里面家庭团聚,朋友约会;酒店里虽是富丽堂皇,大家也可省力不少,但似乎少了点当年的真情互动和家庭温馨的味道。

时代在进步,思想在发展,回忆当年的圆台面形式的春节家宴,並不是因为怀旧的菜肴有多么的吸引,而是怀念昔日春节的氛围和浓浓的年味!然而,时间就像一个漏斗,滤去的是每个人經历过的痛苦、烦恼和忧愁,留下的却往往是当年亲友困聚的美好时光!旧时的美好记忆虽然难忘,但对那段住房紧张,物资匮乏,科技落后,娱乐单调,思想紧绷的年代更不可忘!让我们饮水思源,珍惜当下,不计付出,感恩回报,明天一定会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