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8973

灵修随笔:为弟兄舍命


寻找的人    03/03     2025    
4.0/1 

在教会里,我一直不太敢用“彼此相爱”这个词,我觉得这个词太沉重了。约翰1316告诉我们,教会里彼此相爱,绝对不是简单的握手问安,也不仅仅是对彼此友好一点点,而是当为弟兄舍命。我一直过不了这一句,“当为弟兄舍命”,因为我知道我做不到。

我可以为家人舍命。我想象,如果我与我的妻子与孩子在某一个地方,突然发生枪击事件,就像拉斯维加斯发生的一样,我会愿意为他们挡子弹;我做梦,世界大乱,有战争,我的孩子被征召要去参战,我毫不犹豫地代替他们去应征。梦醒之后以后我问自己,在现实生活中我会这样做吗?我的答案是,会,而且会非常高兴地去做。

我的命既然是为家人存留,就不能再为弟兄舍了。

最近,在我读到罗马书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更难做到的,这比为弟兄舍命还要难上一百倍一千倍。

保罗在罗马书93节说“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哇噢,保罗在这里,是在用自己的永生来换他的犹太弟兄的得救。我确认当使徒保罗写下这些话的时候是认真的,他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为了哗众取宠,因为他是在圣灵的感召之下,在永生神的鉴察之下写圣经。用自己的永生来换,这太可怕了!相比之下,舍肉体的性命根本算不了什么。

当然,这也许永远只是一个假设,因为已经在基督里的人是不可能再与基督分离的,就在罗马书8章的结束,保罗刚刚说过,“因为我深信无论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里的。”

但是,就像我说自己愿意为家人舍命一样,这也可能永远只是一个假设。现在我只讨论愿意不愿意,若是在假设的情景中都不愿意的话,在现实中就更不可能做到了。

当我说我不能为弟兄舍命,是因为我觉得我肉体的生命要为家人存留,这理由很正当,“人若不看顾亲属,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还不好。不看顾自己家里的人,更是如此。”(提摩太前书58)但倘若我灵魂的生命是我可以自由支配的,这却怎么样呢?我愿意为弟兄舍吗?实际上,约翰1316中的“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原文直译是“我们也当为弟兄的缘故放下灵魂”,你怎么知道当圣灵指示约翰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包括舍去灵魂这一层意思呢?

在旧约里,有另外一个人说过同样的话,这个人就是摩西。当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以色列人犯罪,铸了一个金牛犊作为耶和华神的像,惹动了神的忿怒,出埃及记3231记载,“摩西回到耶和华那里,说,唉,这百姓犯了大罪,为自己作了金像。”在32节,摩西为以色列人代求“ 倘或你肯赦免他们的罪,……不然,求你从你所写的册上涂抹我的名。” 当摩西说“求你从你所写的册上涂抹我的名”,他的意思就是,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用我的永生来换。

救恩的终极目标难道不是灵魂得救,得以脱离地狱的火吗?就像不信的人尖刻的反问,你们信耶稣不就是想上天堂吗?这不也一样是自私吗?问得合理!如果我寻求救恩的终极目标仅仅是我自己的灵魂得救,我们得承认,这确实是一种的自私。

但在这里,我们从摩西和保罗身上,我们确实看到了不一样的情形,对于摩西和保罗,我敢保证,他们比我们更清清楚楚地知道地狱是什么,地狱的火意味着什么,再也没有机会的永远的死亡意味着什么。但他们竟然愿意用自己的永生去换这些。那背后的驱动力是什么呢?是什么样的情感与力量驱使摩西保罗说这样的话呢?

如果说,摩西和保罗还只是说(有多少人能说他们所说的呢?),有一个人却是真的做了,那个人就是耶稣。当耶稣在十字架上呼喊说“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离弃我”的时候,神对罪的烈怒都倾倒在他身上。在那一刻,神看不到那在祂所喜悦的儿子,他只看到罪,是你我的罪,是从亚当开始到世界末日人类所犯的罪,从那些我们看来最不起眼的罪,到那些最残忍,最肮脏,最下流,最见不得人的罪,都在耶稣的身上。并且耶稣必须在身体最为痛苦无助的时候,就是手脚被长钉切入,被悬挂在十字架上,每一次的呼吸都是搏斗的时候,承担这一切。也许就像一首诗歌所唱的那样,“我永远不知道,祂付了多少代价,当祂被钉十架”,但对于我来讲,当耶稣在十字架上,从中午12点到下午3点遍地的黑暗,不就是人子耶稣在地狱的时刻吗?

总有不信的人提问题,说耶稣死了三天就复活了,这算什么死啊?其实对于十字架上的耶稣,肉体的死反而是一种解脱。那个与耶稣同钉十字架的犯人,当他求耶稣得国降临的时候纪念他,耶稣对他说“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耶稣没有说三日之后,他说的是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可见耶稣隔多长时间复活并不是问题的中心,他复活是因为他本是无罪,死亡无法抓住他,他不能被死拘禁。甚至耶稣肉体的死都不是问题的中心,若仅仅是肉体的死就能解决救恩的问题,耶稣早就可以死,他在婴儿的时候可以被希律王杀死,他在拿撒勒可以被人推下悬崖摔死,他在客西马尼园可以心里忧伤致死。救恩中的替死不是通过肉体的死,而是通过他在十字架上肉体还活着的时候,承受与神完全隔绝的死,就是地狱与火湖,是这一个替死与我们有份。否则,得救的人岂不是也可免去肉体的死吗?不,肉体的死只是为了复活。

这又回到同样一个问题,人子耶稣如何能做到这一点呢?我们从主祷文中也许能找到答案:

6:9 所以你们祷告,要这样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6:10 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马太福音69-10

这是圣经第一次记载耶稣教祂的门徒祷告,这个祷告的内容及其优先次序极其重要,它启示了每一个得救的人与天上的父之间的正常关系,这也就是救恩的终极目标。我们看到在这头两节之中,并没有为自己求什么,中心都集中在天上的父,父的名,父的国,父的旨意。可见救恩的终极目标不是我们个人的福分,而是神的名被尊为圣,神的名被尊为圣是通过神的国降临,神的国降临是通过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在网上读到一篇很好的文章,说神的旨意有三类:

1.神命令的旨意。这是绝对有效的旨意,必定成就,绝无任何事物可以拦住,就像诗339所说的“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神命令的旨意是出于神的权能,完全是神的主权。

2.神训诫的旨意。一个例子是十诫,是可以被拦阻的。神训诫的旨意是出于神的公义,但因着要给人自由意志选择的缘故,神容忍祂训诫的旨意被违反被拦阻。

3.神性情的旨意,也被称为神的心意。就像先知以西结所说的,“你对他们说,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断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以色列家阿,你们转回,转回吧。离开恶道,何必死亡呢?” (以西结书3311)恶人灭亡是神消极允许的,却不是神的心意,神的心意是“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得后书39

当主耶稣教导门徒祷告,“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指的就是神性情的旨意,神的心意,是为爱神的人预备的,等待真正属神和真正爱神的人来寻求,来明白,等待他们为此来祷告表同意,等待他们采取行动,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若是神的心意能得满足,他们就是死了,肉体的死,甚至灵魂的死,也不足惜。

就像耶稣在客西马尼的祷告,“我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因为他知道神的心意,神爱世人,但是神的爱无法通行,除非有神儿子在十字架上身体破碎,使至圣所的幔子裂开;人也无法领受神的爱,除非有圣洁的大祭司带着自己的血,为世人的罪献上挽回祭。

客西马尼的宝贵是让我看到了人子的挣扎,因而我能与他认同。耶稣在地上的时候,因着他对父的完全顺服,以致我们觉得他失去了自我。然而,正是在这挣扎之中,我看见了人子有他的自我。自我是我们每一个人的Identity,这个Identity以个体为中心,逐步扩展到家庭,邻舍,和 社区。就像钟马田牧师所说的,基督信仰从来不抹杀自我,抹杀自我的是邪教。邪教的特点就是用控制的办法,把每一个人都变成从一个模子出来的机器人,说同样的话,做同样的事,甚至穿同样的衣服。在基督教会里,每一个人都是成肢体(Members),一个身体,却由许多不同的肢体组成。

人子是有自我的人,所以他在上十字架的前夕有挣扎,这是自我与神的心意的搏斗。他早就知道,这是他的Destiny,“人子必须被交在罪人手里,钉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复活。”,他也清楚地知道,“我原是为这时候来的”,因而他“定意向耶路撒冷去”。但是当十字架近在咫尺的时候,十字架上身体破碎的死以及与神隔绝灵魂的死让他忧愁, “我现在心里忧愁,我说什么才好呢?父阿,救我脱离这时候。” “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希伯来书甚至说他“大声哀哭,流泪祷告”。然而正是在这挣扎之中,在流汗如流血的祷告里,最后自我并没有消失,但是自我退后了,对神的爱占了上风,神的心意胜出了,“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荣耀神呢?

这就是“舍己”。耶稣发出门徒的呼召,“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使徒保罗是主的门徒,他明白主的心意,所以他可以说, “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摩西明白耶和华神的心意,不是要在旷野击杀以色列人,而是要领祂的子民进入祂的应许之地,所以他可以为以色列人代求“ 倘或你肯赦免他们的罪,……不然,求你从你所写的册上涂抹我的名。”

我还是不敢说,我能否做到为弟兄舍命,但是我知道,这弟兄(姐妹)是神所爱的,“世上的圣民,他们又美又善”,基督曾为他们死。求主降下恩典,让我因着爱神的缘故,愿意为他们放下灵魂。

想象自己能像大卫的三个勇士那样:

23:14 那时大卫在山寨,非利士人的防营在伯利恒。23:15 大卫渴想,说,甚愿有人将伯利恒城门旁,井里的水打来给我喝。23:16 这三个勇士就闯过非利士人的营盘,从伯利恒城门旁的井里打水,拿来奉给大卫。他却不肯喝,将水奠在耶和华面前,23:17 说,耶和华阿,这三个人冒死去打水。这水好像他们的血一般,我断不敢喝。如此,大卫不肯喝。这是三个勇士所作的事。(撒母耳记下231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