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19023&g=999&tag=latest&page=1

CCCA 每周五“保守意念”专栏文章:

anonymous    03/09     2363    
4.0/1 



荒腔走調的杜魯多「印度遊」

全官

自由人上週的「當國事遇上戲子」一文,用「五個杜魯多去旅行」來形容總理近日的印度之旅,真是貼切極了。
一年多前「五個杜魯多」接受億萬富翁「宗教領袖」阿迦汗四世(Aga Khan) 的邀請,去巴哈馬(Bahamas)他的私人島嶼度假,搞出了個「大頭佛(粵語:一大堆麻煩)」,杜魯多也因此成為加拿大歷史上第一個違反聯邦操守規定的總理。這一次則是攜家帶眷,浩浩蕩蕩,來一個「印度八日遊」? 反正是由納稅人「買單」,管他的!
杜魯多一家五口這一次「印度之旅」,規格屬於「國是訪問」。按照總理辦公室公佈的正式行程,是由2月17日起,至2月23日止,一共七天。但是杜魯多在2月24日還在印度;大概算是附帶的「自由活動」。
行程中,只有最後一天2月23日,算得上是真正的「國是訪問」。那一天杜魯多夫婦在新德里,由早上九點起,參加了歡迎儀式;向甘地紀念碑獻了花;會見了印度外交部長;率領幾個部長,與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談了個把鐘頭;共同簽了約;也見了印度總統Ram Nath Kovind。

照道理講,去別人家作客,不會先到後院廚房地下室睡房打一個轉,臨走才去客廳跟主人打招呼。這安排如果來自印度政府,那麼是擺明了要杜魯多難看。如果出自杜魯多,那麼就是連最基本的禮貌都不懂!
其餘的行程,大致上與一般旅行社的行程差不多。一行五人,去了泰姬陵,甘地舊居,印度教寺廟,錫克教金廟,博物館,Jama Masjid清真寺,聖心教堂等等。

杜魯多也與一些商家見了面。事後他會見記者時稱,印度商家將投資十億加幣,可以在加拿大創造五千多個職位云云。
傳媒結果發現,這個好消息,與事實相差甚大。事實是,印度將有二億五千萬元的投資進入加拿大,而加方則將有七億五千萬元投入印度。
相差那麼大!是杜魯多真的沒有進入狀況,弄錯了,還是他故意說了個假數字欺騙國人?
自由黨政府的新聞稿後來強調是「加」「印」「互相投資」共十億元。似乎是想如此掩飾過去。至於投資了些什麼?好像也是籠籠統統,說不清楚。據說有紙漿廠,藥廠,IT部門等。到底這些是確定了的投資,還是像MOU類的竹籃打水?

杜魯多五人的服裝,成了印度傳媒的笑柄。其實他們的禮服,也是化了納稅人白花花的銀子,聘了形象專家設計製作的。看到杜魯多一家五口,穿得像去吃印度喜宴,而圍著他們的一大群印度人,除了頭上的頭巾外,都是西式服裝。那情境,確實有點滑稽。有些活動,杜魯多似乎不想讓「買單」的國民知道。他們一家去看大象,公佈的行程上便沒有。在印度起碼請了二次客,還特地從溫哥華聘了印度廚師,(又是納稅人的銀子),飛過去掌廚,(大概在印度沒有印度廚師),在公佈的行程上也沒有。就是在這種聚會中,捅出了個大漏子!我們的總理夫人Sophie Grégoire,與一個叫做Jaspal Atwal的男士合照的照片,給眼尖的傳媒發現問題。
這位Atwal先生,曾經是錫克族獨立運動份子。1986年,他企圖在卑詩省刺殺一個來訪的印度部長Malkiat Singh Sidhu,被判服刑20年。

他與自由黨走得很近,曾經與多位前自由黨黨領合照。杜魯多也曾在多年前與他合照。他更曾擔任自由黨選區黨部幹部。印度政府非常不滿加拿大自由黨政府與錫克族獨立運動份子的關係。印度政府認為,陪同杜魯多這一次訪印部長中,四個錫克族裔,都是獨立運動的支持者。現在又加上了這位Atwal先生。為了這位Atwal先生,自由黨政府欲蓋彌彰。起先找了一個英文傳媒稱為shield(擋箭牌)的卑詩省錫克族裔國會議員Randeep Sarai,讓他承認是他出錯,請了不該請的人。
但是總理辦公室後來又弄出一位「安全顧問」,以不披露姓名為條件,向傳媒透露了一個「印度政府派系」設計的「西瓜皮」陰謀,使杜魯多摔了個臉青鼻腫。
事實只有一個;這二種說法,到底那個是真?

www.theccca.ca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