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20005&g=999&tag=latest&page=1

冯晓丹:驳斥AA和亚裔细分的四大谎言

anonymous    05/15     194    
4.0/1 

谎言一:AA又称 “平权法案”。
 
事实上,目前以肤色种族定配额的所谓Affirmative Action(简称AA)既不是一个法案,更不平权,而是一个彻头彻尾侵权犯法的违章建筑。几十年来所有中文主流媒体(比如《世界日报》、比如《星岛日报》)将AA翻译成“平权法案”,不是极端无知,就是极端无耻,总之是极端有害。关键词:极端
 
任何一条“法案”,都必须有一个白纸黑字的文本,注明某月某日由某国某州议会通过,某总统某州长签字生效。查遍所有历史档案,硬是找不到一个带有Affirmative Action字样的法案。(为AA洗地者上Google死命搜啊。)
 
真正的平权法案确实是有的,大名就叫《美国民权法案》(American Civil Rights Act),1964年7月2日在国会参众两院通过后由约翰逊总统签字生效。该法案是民权史上一个划时代的里程碑,光照后人,现在仍然有效。法案的主要精神(AA洗地者坐稳了,系好安全带,以免被吓着):所有美国人都必须一视同仁,不得以肤色种族来划分!
 
而Affirmative Action这个词组,英文的原意顾名思义就是“强制行为”,没有他解。这个词组本身是中性的,并没有指明强制行为的受体。它可以强制做善事,也可以强制做恶事,可以是强迫妓女从良,也可以是逼良为娼。跟具体“某某法案”沾不上边。
 
此词第一次进入公共政策领域,见于1961年3月6日肯尼迪总统签署的10925 号总统令(总统令不是法案。前者理论上可以朝令夕改,后者不能)。肯尼迪在此严令要采取强制措施affirmative action (再次提醒洗地者系好安全带)在招工时和在职场上“不得提及(without regard to)”肤色种族。
 
重要的话重复三次:“不得提及”,“不得提及”,“不得提及”。
 
接着还有平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不朽名言美国梦(第三次提醒洗地者系好安全带):“我的子女要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度人只看人品,不看肤色(not judged by the color of skin, but by the contents of their character)”。
 
可恨的是,各路种族主义的无良政客们见撼动不了《美国民权法案》,也抹黑不了马丁路德金的美国梦,便变换手法凭耍阴招,打着“照顾弱势群体”的旗号用尽各种无赖欺骗的手段偷梁换柱,硬是将肯尼迪总统禁止按肤色取人的强制措施,打造成一个与他原意截然相反的专有名词AA,让它成了一个“按种族强制配额”代言品牌。于是乎,狐狸代替了太子,狗肉挂上了羊头,婊子立起了牌坊,从此国无宁日 ,民无所依。乃至流毒海外,连远在北京上海的中学生几个朋友一起到餐馆吃饭,买单时按人头分摊都会说:“咱们AA制”。






谎言二:华裔过去从AA得到过优惠。
 
事实上从来没有过,一个人也没有。
 
既然我们揭穿了上面第一个谎言,知道了AA既不是一个法案,更不平权,而是对平权法案的绑架、歪曲、与背叛,这第二个谎言也就不攻自破了:华裔在历史上确实受过许多歧视与不公,升学就业移民备受限制。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得益于民权运动的大环境,待遇有所改善,渐渐有了一些原来没有过的机会,可以进入一些原来进不去的行业。这恰恰是上面所述的平权法案“不看种族,一律平等”的结果,而不是后来这种按肤色定配额AA制的结果。
 
如果有人不服,要为这一条谎言洗地漂白,不需讲任何大道理,只需举出这样一个例子即可:某地某华裔本来凭真本事是进不了某学校(或谋得某职位)的,只因受AA优惠要照顾黄种人名额被录取(录用)了。而他/她入学(上班)后发现同学(同事)中所有的黑人拉丁裔人都确实比自己分数高出若干,能力强出若干。。。
 
我来美国不久就开始摆擂台到处打听这样一个例子,三十年来一无所获,至今仍然稳稳地坐在这个擂台上。假如哪位真能举出这样一个例子被核实  (赵小兰也罢,骆家辉也罢,林书豪也罢,张三也罢,李四也罢,阿猫也罢,阿狗也罢,只要有一个例子),我立即鞠躬公开认错道歉,并随即将本文的标题从《驳斥AA和亚裔细分的四大谎言》瘦身成《驳斥AA和亚裔细分的三大谎言》。



谎言三:种族细分收集数据有助于政府服务民众。
 
在揭穿这条谎言之前,先让我们看看古人是怎么教我们辨别提防谎言的:慈不掌兵,善不理财,诚不谋政!
 
也就是说,不论古今中外,说谎是所有政客的最大共同特征。政客不说谎,犹如商人不数钱,军人不摸枪,太阳都要从西边出来,狗嘴里也会吐出象牙来。所以任何话在政客们嘴里出现的频率越高,是谎话的可能性越大,比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又比如“廉洁奉公”,又比如“政府收集种族细分数据可以更好服务民众”。。。
 
这最后一句话就是美国现在所有兜售亚裔细分的政客的口头禅。不管是东海岸的还是西海岸的,北部州的还是南部州的政客,忽悠民众时总是异口同声用这句话作为开场白。一番辩论后,老底被揭穿,理屈词穷恼羞成怒,又成了他们千篇一律的结束语给自己找台阶下。单凭这一点,就知道这句话百分之一千是谎言。
 
事实真相是:政府知道得越多,危害越大!
 
对。政府知道得越多,危害越大!!政府知道得越多,危害越大!!!
 
这句话可不是我说的,而是三十多年来我生活中遇到无数土生土长的美国人都这么对我说的。关键词:无数。
 
如果有朋友嫌生活中无数土生土长的美国红脖子贩夫走卒太土气,我还可以告诉你,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教授在课堂上也是这么说的。教授教课说:从第一天起,美国的政治制度就是建立在人民对政府的极端不信任上面。在传统意识中,美国人民最大的潜在敌人不是希特勒斯大林金正恩本拉登极端恐怖主义者,而是美*国*政*府。美国宪法的唯一目的(不是之一)就是限制政府的能力。宪法第二修正案确保公民私人持枪,目的是防贼防盗防政府,其中防贼防盗是虚(那主要是警察的事),防政府是实。。。
 
我在那里念书时所有这些课程内容做作业都要做的,考试要考的,考不及格不能毕业拿学位的。对于大多数有幸不需要受此折磨的朋友,可以去看一部很好的电影《With Honors(优秀毕业生)》,对哈佛课堂上的师生互动有出神入化的描写,罗宾威廉斯(Robin Williams)主演的核心人物在殿堂慷慨激昂说了一番同样的话。
 
另有一位也是演过电影的帅哥(暂不点名,读者自行上网搜索)有两句话说得更是掷地有声流芳百世。第一句话是他的原创:“政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政府是产生问题的根源(Government is not the solution to our problem,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接下来自然就有第二句话,这句话倒是引用前人的:“管得最好的政府是管得最少的政府 (The best government is the one that governs the least.)”。
 
不管是原创还是引用前人,这位口才极佳的帅哥演员把“政府是公敌”这一美国人民奉为神圣的最大政治潜规则(也是最大显规则)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了出来,于是他连做了八年的总统。
 
后来又有一个大嘴地产商人,公开指责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是一个藏污纳垢的臭水池,发誓要到那里去抽干污水(drain the swamp)。他许诺以后每出台一条新的政府法规,都要同时取消两条现有的政府法规。他还说奥巴马在当政这八年如果什么事都不干,每天只是去打高尔夫球或是去沙滩上晒太阳,美国人民的生活会更美好,云云。
 
自然,这个地产商也被选上了总统。








谎言四:亚裔细分至少可以让某些弱势族裔得利。
 
我们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政府的本质与政客的本性,也就不难分辨出这个所谓“利”充其量只不过是引你上钩的诱饵,谁吞了谁倒霉。
 
就像一个专事拐卖儿童的人贩子,拿一粒糖对三岁小孩说:“跟我来,给你吃糖。”首先,这小孩要是真的跟了他去,也未必就能吃到这粒糖。更主要的是,即使吃上了,也没占到便宜:从此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了。
 
要知道,亚裔细分不是针对我们第一代移民的(我们的背景数据在移民入籍是早被三番五次调查的够仔细了),而是针对我们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子孙后代。我们如果遇到一些柬埔寨、老挝、泰国来的移民(所谓弱势群体)以为亚裔细分会让他们多吃到一粒糖,就直截了当地问他们一句话:你是想要你们在这里土生土长的孙儿孙女仍然被别人当作柬埔寨人、老挝人、泰国人,还是想要他们做堂堂正正的美国人?






编后语:细思极恐
 
亚裔细分的要害还不是在分,而是在强行注册申报祖籍,英文定义是(Mandatory Asian Ancestry Registration )。一个人假如晚上在自己的睡梦中搞细分,随他怎么分都无害于社会。 他也可以在茶余饭后于朋友闲聊时将全人类细分,他甚至可以在学术研究中细分出某个种族的人群更容易得艾滋病、梅毒病、乙型肝炎等等,再把结果发表出来。但要通过立法强迫每一个亚洲(或任何洲)移民的后裔每到一处都首先申报他们祖先的籍贯,则是当众侮辱人格侵犯人权。按照这个细分套路,奥巴马的两个女儿要随时随地填表申报自己是肯尼亚人,骆家辉的一子二女要时时处处填表申报自己是广东台山人。总而言之,就是宣判他们不是美国人,不许上诉,无法躲避,细思极恐。
 
华裔中大凡对AA或亚裔细分存有这样那样好感与幻想的,无一例外是受了上面四条谎言中一条或多条的欺骗,或者本来就是谎言的制作者。不是第一条就是第二条,不是第二条就是第三条,不是第三条就是第四条,鼓励大家对号入座。如果真要有人在这四大谎言之外能给自己找到支持AA与种族细分的其它借口,欢迎从速报来,好给我提供素材让我能不时写出后续文章:《驳斥AA和亚裔细分的第五大谎言》、《驳斥AA和亚裔细分的第六大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