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20195&g=999&tag=latest&page=1

六四不須平反, 結束G黨統治就是中國之夢!

US Choral Society    06/03     379    
4.0/1 

中國的華盛頓, 傑佛遜, 馬丁路德們, 還等什麼呢?



沒有喊出的話 — 紀念“六四”

轉眼就二十九年了。那句沒有喊出的話是什麼呢?當時的愛國學生們,喊的是“反腐敗,要自由”。因為同大多數的中國人一樣,學生們對共產黨還存有幻想。幻想黨真的會像其標榜的那樣偉大、光榮和正確。幻想黨會懲除貪污腐敗。幻想黨會開恩,賜予言論與新聞自由。幻想黨真是那“親愛的媽媽”。結果呢?這“親愛的媽媽”端起衝鋒槍,將一粒一粒惡毒的開花彈射進了天真的、迸發著一腔熱血的孩子們的胸膛;這“親愛的媽媽”開著坦克,硬是活生生地把它自己稱為“祖國的花朵,未來的希望” 的學生們的軀體碾成了肉醬。也許只有這些孩子們在倒下時,那死不瞑目的眼睛才能看清這“黨媽媽”恐怖猙獰的邪惡面目!

二十九年前的我們是天真,幼稚,還是愚昧呢?要求黨“反腐敗”?那是反誰呢? 這反貪反腐,不就是要反那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共產黨的官嗎?那不就是反黨嗎?一貫“偉大光榮正確”的黨怎麼可能反對自己呢?習大大反腐,讓人看到個個是貪官,一抓一個准。用反腐剷除異己,一箭雙雕——既剷除了政敵又贏得了無知百姓的擁護。要是薄熙來上台,他會更加反腐,打的第一只老虎就會是習大大這只大老虎。打虎的和被打的,本來就是一丘之貉,一窩毒蛇。要求黨反腐,自己反自己,實在是無知的夢想!

天真的愚昧啊!要想新聞言論自由?那不就是意味著大家都有說出真相、知道真相的權利嗎?不就是要把我黨的那些見不得人的真相給抖出來?這不就是要砸我黨“偉大光榮正確”的牌子嗎?那樣,黨的臉往哪兒擱呢?黨還怎麼來面對那些愛黨愛得要命的無知百姓呢?誰還會相信黨的話呢?那黨還怎麼能掌握輿論導向、統一口徑、統一領導、鞏固專制政權呢?從那以後,黨變本加厲地壓制言論自由、控制媒體網絡。不僅在國內,連不少國外的媒體尤其是中文媒體早在黨的控制之下了。要求獨裁者實行新聞言論自由,那還怎麼獨裁?簡直是愚不可及的妄想!

天真的愚昧啊!當時學生們的幻想來自幾千年封建愚忠的遺傳,如今仍在繼續遺傳著。被黨長期洗腦,分不清黨和國,分不清黨和民。在紀念“六四”的時候,海內外的同胞們所求的,不外乎是要求、請求、以致乞求黨為“六四”平反,追查懲辦元兇,允許紀念受難者,賠償、撫恤受難者的家屬,讓流亡人士自由回國等等。似乎平反了,那成百上千人的血就沒有白流,那些年輕的生命就沒有白死。難道當時學生們走上街頭、手無寸鐵地面對坦克衝鋒槍,就是為了今天由“親愛的黨媽媽”親自出來認可“六四”,為 這個世界上最偉大、參與的人數最多、也是最慘烈的學生運動正名嗎?似乎只要懲辦一二名兇手,其餘的兇手就不是兇手,而是身不由己的“好”人了。難道當時的政府不是共產黨的政府,而是李鵬一人的政府?這種替罪羊的伎倆,是黨慣用的脫身術。屢試不爽啊!何況李鵬還不是“六四”的兇手,因為“六四”沒有兇手,天安門沒死“一個人”。這是黨一再強調的負責任的說法。是啊!的確沒死“一”個人!這九十多年來,共產黨不知給中國的老百姓帶來了多少災難,塗炭了多少生靈,摧毀了多少家庭,破碎了多少中華兒女的理想,又毒害了多少人的靈魂!但每次它都能輕而易舉地脫身,靠得就是替罪羊的伎倆。把責任往一二個人身上一推,就與“偉大的”黨沒關係了。仿佛當時不是黨在執政掌權,而是不知怎的,就讓一小撮黨內的壞蛋篡了權。即使這樣,那其餘的“好”党员那時又在幹什麼呢?

二十九年過去了,四分之一多個世紀啊!同胞們,我們該覺醒了,再不能幫助其玩脫身術了。更何況,現在的黨豈不是更腐敗、更邪惡、更獨裁、更殘暴、更猖獗、更善於迷惑人、更精通用利益控制人嗎?整個國家,整個中華民族已經被它引到了道德良知喪盡、肉慾橫流的人吃人的人間地獄!在“中國夢”的忽悠下,  神州大地早已非人可居住生活——空氣、水、土壤都充滿了會導致各種疾病絕症的污染。就這樣通過每日的吃喝呼吸,百姓在“中國夢”中不知不覺地被慢性集體謀殺——斷子絕孫的種族謀殺。若我們現在仍舊執著於平反、懲辦元兇,那我們實在是比當年的學生更天真、更幼稚、更愚昧!那從無數年輕的胸膛噴出的愛國愛民的熱血,真的是白流了!

愛國的同胞們,我們該覺醒了。愛這樣的黨,擁護這樣的政府,不就是要讓我們的國家和人民繼續被其欺壓搶掠並脅迫引誘陷在罪惡死亡之中嗎?覺醒吧!愛黨不是愛國,乃是誤國殃民!

同胞們,你若真是愛國愛民,那就讓我們一起来呐喊吧。

“結束一黨獨裁暴政!”這是二十九年前沒有喊出的話。

“結束一黨獨裁暴政!”這是二十九年後應該喊出的話。

邵俊   一位“六四”被免於處分的倖存者;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