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20282&g=999&tag=latest&page=1

泪洒不一样的父亲节 (于晓)

郑于晓    06/18     1111    
4.0/1 



《泪洒不一样的父亲节》



隔着乳白色的无菌手套,一双依旧隐约可见骨节分明的大手被一双芊芊细手轻柔地包住。


那双较小的手的主人是产科助产士,她引导大手扶上先露的胎儿头部,轻柔果断的口令下,大手轻压胎头,并且保护产妇会/阴部分。


我在一旁兴致勃勃地数着数鼓励产妇杰西卡屏气用力。


不会儿产妇杰西卡粗重的呼吸,伴着闷哼,紧接着在她失去控制大声喊叫中胎头出来啦。


胎头在那双大手掌的帮助下自然地转了一个方向,随后杰西卡在我们大家的齐声鼓励再度使劲,胎儿顺利地出生啦。


这时候那双大手颤抖着,可以明显看到无菌手套上方肌肉纠结青筋毕露,可见大手的主人是如此紧张无措,只见他一只手包住新生儿的头部,一只手轻轻抬起婴儿的臀部,就像是托着一件无价之宝般颤颤巍巍地把新生儿安放在杰西卡的腹部。


我语调欢快地向疲惫不堪却满脸幸福的杰西卡道贺,一抬头看见她的丈夫奥尔特就是那双大手的主人早已泪流满面。


他迅速脱去手套用那双骨节分明的双手捧住杰西卡流着喜悦眼泪的脸庞不停地亲吻,语句断断续续地说着爱的话语。


我的眼里不出意外地噙满了泪水。


紧接着奥尔特虔诚地捧起小婴儿的小脚丫温柔地亲吻上去,嘴里不停地说着“我的公主”,“我的宝贝”,“我的甜心”,“我的爱”。


我的眼泪一发不可收拾地流了下来。


那一刻我在想,我已经去天国的父亲看到我出生那一刻是不是也会像奥尔特一般为我骄傲,我想一定是,因为他是那么地爱着我。


今天是父亲节,作为第一次当爸爸的奥尔特在助产士地帮助下接生自己的爱的结晶。


同时,这一天大家都像赶集似的不约而同地来产科报道。我经手了三对夫妻,非常有趣的是杰西卡和奥尔特是永远是言笑晏晏的白人,另外一对是喜爱热闹喧哗的非洲裔,还有一对是言笑不苟的印度人。同事还护理有墨西哥产妇,简直就是一个联合国。


可惜没有中国人。


兵荒马乱几乎不吃不喝地工作15小时后,7个宝宝出生了,其中包括一对双胞胎。


科室里一片欢声笑语。


除了病房XXX5。


我们每个工作人员在路过这间病房时都不由自主地止住笑声放轻脚步。贴在门上的一张卡片上面是一片绿叶点缀着一滴眼泪告诉我们这个病房是死胎不幸。


原来这是一位在家生产了两天的产妇无法顺产被救护车送来,可惜到达后足月的胎儿已经胎死腹中。经过催产那个胎儿迟迟不肯出生,我们大家都暗暗祈祷胎儿千万不要在父亲节出生。


我不敢想象这对夫妻如何悲痛欲绝痛彻心扉失去自己怀胎十月的孩子,如何悔恨莫及自责不已没能早些到医院就诊。


我也知道,不管胎儿什么日子出生都将是这对夫妻心底永远的痛,他们都不会忘记在本应该庆贺的这个父亲节却浸泡着流不尽的痛苦的眼泪。


这两天我不知道对多少人说过“父亲节快乐”,有多少人笑容可掬地回复我向我道谢。但是我最想对一个人说的却永远不会得到答复。


那就是我的爸爸。


祝天下所有的爸爸们“父亲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