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23031&g=999&tag=latest&page=1

【人们要敢言与社会需包容 - 思考与讨论是人的权利 】~蒙城老張有话说

蒙城老張    01/03     11068    
4.3/3 

       知识分子最大的责任之一是要敢言,对国家发展的方向与未来,匹夫有责。而社会应该包容不同的论点和各种思潮的讨论与思考,这是一个正常社会机制所必须,社会要善。正所谓,言者无罪,百花齐放,各种华香异味千姿百态的存在,才是这个世界多样性多样化的展示,而对这一展示的品头论足,是每一个人的天然权力。

       四九中共建政以来,对中国社会进行了一系列政治运动与斗争,土地改革、工商改造,反右运动,全民疯狂大跃进建设,文化大革命运动,财政计划制政策,农业农村公社化等筹,所造成的几十年的破坏、倒退、国家民族陷入灾难之境地,我们都眼见为实,身有体会,深受其害。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砸烂一切,让民众罗嗦,只能跟随高呼万岁。党国一家说一不二,没有了良好的制衡机制,更加没有了正常的民意表达诉求权利。这也正是在打倒四人帮后,全国共同的认矢知,我们需要思想的解放、需要民主自由、人民需要拥有言论自由的权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全国大讨论,人们盼望梳理出分权制衡的措施,反对一言堂,国家领袖任期需要有任期限制,让有知识有文化的人进入社会各层次领导岗位,全国尊重知识,全民学习文化恶补知识,中国的今天,就是由那一刻开始...。

       今天的世界发展已经进入一个历史性拐点,2019年一定是一个不会平凡,不会寂寞的年度,对世界如此对中国更加如此。激流暗涌、高潮迭起已经是2019年的大方向大趋势。
       新年刚刚过去3天,中国的知识分子已经开始冒险向中央投书,并直言中共40年来的所谓改革开放已经走到尽头,没有政治体制的改革一切都是空谈。近日,北大教授郑也夫的一篇文章《政改难产之因》,引起人们普遍关注。文中“中共淡出历史舞台,才是最体面的处理方式”的直言敢论,可以说是冲撞禁区红线,刀锋行走险道。

        郑也夫文章针砭时弊的剖析了中共独裁的情况下就不会有经济改革,呼吁现任领导人和平的终结专制历史以及号召中国人都行动起来对长期的压制进行反击。文章将晦涩难懂的历史和政治学知识用浅显易懂的方式呈现,意在告诉每个在历史转折点的中国人面临的选择。该文也是目前为止中国知识分子直言解体中共的最大尺度文章,让不少网民为这位北大教授捏了一把冷汗。

       希望强国还留有这份包容。更希望政府和北大要有自己的自信,让一个已经走向七十岁的知识分子方步说话,有何不可?!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郑也夫的长文《政改难产之因》,文章一开篇就点名中共历任党魁数次

提到要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却始终停留在口头的原因。总结了中共领导人提出政改的言论包括:

一,党政分离和政企分离;

二,下放权力,避免权力过于集中;

三,完善法制;

四,开启社会政治协商。

文章分析中共为何要提出政改原因,因为执政党首意识到:法治缺乏,权力滥用,社会经济生活不可能走上正轨。但为什么政改最终没有实施?因为中共党魁意识到,“政改的每一项内容都是在削弱他的政党”。作者梳理出关键四点:

(一)党政分离和政企分离,意味着党的权力旁落,党将失去对国家行政和社会经济的操控。

(二)法制的健全,将限制执政党的行动范围,社会将不像过去那样被统治集团完全掌控。

(三)真正的政治协商一旦开启,执政党的主张在争论中有落入下风的可能。为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执政党最终打造出自己说了算的徒具形式的政治协商。

(四)在与党内党外对手的博弈中,决策者日益坚定地认为:要一直应对社会多样性、民主化、自由化的趋势,统治集团内部也不能民主,必须权力集中。

文章说,在中共建政的70年来,已经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演化到今天,这个党已经不能为社会输送优秀的各级领导者,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人们加入它就是为了做官,捍卫它也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为了“保江山”,中共历任领导人对不同政见者的仇视与日俱增,危机的恐惧令自己失态。而当前,中共可以做的一项符合中国人民共同利益的事情,就是共产党“和平地”,即以避免暴力的、最少社会动荡的方式,淡出历史舞台。

在江泽民时代提出的“三个代表”是中考和高考政治的必考知识点。“三个代表”声称中共代表了中国最广大人民的利益。郑也夫说,中共在执政期间,大多数政策方针都不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而是强取豪夺人民利益。将人民私有土地变为国有,之后大搞地皮财政,各地政府高价将地皮卖给地产商,导致中国房价居高不下,无数公民成为房奴,进而形成国富民穷,怎么能说代表了人民利益?

文章说,自上而下的改革是稀罕的东西, 因为上层的改革愿望、改革动力,只在稀少的时刻存在。作者只是在1978年看到一回,“只此一回”,但当时的改革原因是“不改革就亡党”。

文章表示,亡党亡国常常放在一起说,但他认为,“不会有亡国的事情,殖民时代已经划上句号了,不再可能有亡国灭种的事情。面临的就是亡党,因为执政党把国家搞得那么糟糕,那么多人吃不上饭了。如果亡党怎么样呢?统治阶级将退出历史舞台。他们当然不愿意发生这种事情。所以就有了改革。是毛泽东(折腾)造就的。”

文章还说,台湾民主派多年打拼,造成多元局面,使蒋经国做出选择。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互相塑造,恶性循环也是双方造就的。统治者的责任更大,但他的任性也是中国人逆来顺受造成的。中国人把共产党惯坏了,想走出恶性循环,只有弱势者站出来发声。

文章分析指出,没有外部的压力,没有强烈开放党禁、报禁的要求,中共领导人想这么做,他的同僚都不会同意。如果没有外因,连这样的认识和想法都不会进入他的头脑。“如果我们不发出声音,不施加压力,我们就不该、就不配看到专制政体的终结”。

和平终结专制的历史,需要依赖于一位明智的领袖,不然就难有非暴力的转型。

“只是作为党魁,带领该党走上这条路实在不易。吊诡的是,难处不在于党外有反对派,恰恰在于没有反对派。而没有反对派又是它自己造成的。没有打压不下去的反对派,他几乎就没有选择这条道路的理由。这也是笔者捅破这层窗纸的道理所在。”

至于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作者说,因为“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还有一个卑微的动因,就是让我还能看得起自己。多年来我涂抹了上百万字。如果最终在这个我想了许久的、关乎民族大业的问题上不置一词,我会看不起自己的。”

作者最后表示,“我以为,我们今天还没走到将一切责任都推给政治家的时候。因为今天的书生还没有尽责。如果他们都忠实于自己的良知,都勇于讲出自己的看法,中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因为国内众所周知的原因对这郑教授这篇文章进行了屏蔽,只是在小范围内网络流传。本人并没有看到郑也夫教授本人的认证,是否有他人借助别人之口混淆上市,也无人认断。不过,此文的力点和分析结论,都是非常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引起讨论关注的...。这也是我推荐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