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23209

中共领导评价毛泽东

anonymous    02/17     780    
4.0/1 

中共领导评价毛泽东。
(来源:中共党史文献汇编)
(一)、1985年1月中央政治局关于重新评价毛泽东的决议,会议由胡耀邦主持:在文革之后的四千高干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会议上,就有不少老干部声讨毛泽东:
(1)、彭老(彭真)多次在会议上说:“毛泽东身上封建主义残余很浓,是个农民革命家。说毛泽东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也有很多违心成分的”。
(2)、夏衍概括毛泽东的错误是16个字:“拒谏爱谄,多疑善变,言而无信,棉里藏针。”
(3)、方毅则说:“历史上最大的暴君要数他。”
(4)、陆定一的“两段论”:“开国有功,建国有罪”!
(5)、陈云发表了那句“三段论”的名言:“开国有功,建国有过,‘文革’有罪”。
(注:陆定一的观点基本上是跟陈云同志一致的:即都认为毛泽东是“有罪”的,而不是什么“犯错误”问题。他主张“两段论”,即以“反右运动”划线。从“反右”、“大跃进”、“彭总冤案”、“反右倾”一直到“十年浩劫”,整整二十年里,毛泽东都是“有罪”的。这个说法也是站得住脚的。不说别的,“大跃进”就饿死了四千万,这笔账也应该算在毛泽东头上。无论从“人性论”角度看,还是从“以人为本”这一高度看,能说毛泽东没有罪吗?在毛泽东眼里,中国人民的生命如同蚂蚁,是最不值钱的。)
(6)、薄一波遗嘱:“文化大革命档案逐步开放,让人民知道。毛泽东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生前多次说自己是封建主义的叛逆者、农民运动造反者,是斗争领袖。事实上,称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在什么地方,他自己也不会相信”。
(7)、张闻天说:“(毛)很英明,但整人也很厉害,同斯大林晚年差不多;从中国历史学了不少好东西,但也学了些统治阶级权术。”
(8)、朱老总于1976年6月26日进北京医院。6月27日晚朱老总对前去探望的苏振华说:“我革命几十年了,不懂得什么叫‘文化大革命’。我不糊涂,现在搞得党不像党,国不像国。我快要走了,我要问主席,‘文革’,革了谁的命?建国十七年都错了,谁是个头。一心为党为国的老同志都成了‘走资派’、‘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这个党还是一个‘伟大的党’吗?”
朱总6月28日下午对汪东兴说:“现在谁主宰着国家的命运。这类人是党内野心家、阴谋家(意指林彪和“四人帮”)。谁把这批人扶上来的?这批人穷凶极恶,篡夺党权,谁是他们的后台(指毛泽东)?我死也不安心,中国全断送在这批人手里!”
朱总7月2日对李先念说:“一个伟大的创举,搞社会主义,可以不抓生产,天天斗呀斗。生产为什么不能抓?这是什么主义?什么人的指示?好端端的一个国家搞成这副样子,还是‘莺歌燕舞’吗?……这笔账怎么算?先念,要坚定些,历史会作出判决的。”“我沉默太久了,这是一种内疚。”
(二)、早在1978年12月13日,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叶剑英元帅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指出:“文化大革命不是革命,是十年浩劫,是人为的十年动乱,在这场浩劫中死了两千万人。文化大革命中受牵连人数超过1亿人。其中,中央政治局委员22人;中共中央委员、候补委员96人;中央书记处书记13人;国务院副总理12人;中央六大区第一书记4人;中央监委委员34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60人;全国政协常委74人,中央军委副主席5人;各民主党派负责人11人。文革十年造成了约三千万冤假错案”。
(三)、1986年7月,在北戴河中央政治局、中顾委的联席会上,总设计师邓小平就《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若干争议(指“文革”)作了阐述:
作为共产党人,以马克思主义对毛泽东作一生政治评价,我们是违心的,是搞了中庸,是照顾到当时的政治环境,顾及到部分同志的思想认识和情绪。我们是错的,这错误要由我们的一代来负责,主要由我来承担。但要说明,我们是清醒的。毛泽东作为主席,集党政军大权于个人身上,政治生活不正常,党内机制不能正常展开,我们都有责任。毛泽东从部署、策划,到展开文化大革命,到要达到的目标,我们大多数人是不知的,连周总理都难知道。这当然毛泽东要负很大责任。中央对文化大革命予以全盘否定,并定为浩劫,是符合事实的、是严肃的、是尊重科学的马克思主义作风,实际也包含了对毛泽东的评价。党内对文化大革命结论的争议基本没有。
陈云最后提议:邓小平同志的意见,作为一项建议性决议讨论表决。出席联席会议的政治局委员、中顾委常委、中央军委委员共56人,表决结果:52票赞成,2票反对,2票弃权,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