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25068&g=999&tag=latest&page=1

【一份旧报纸:《奋斗日报》1946/9/20】~蒙城老張有话说

蒙城老張    04/20     544    
4.0/1 





大同集宁战役惨败被国军俘虏的共军士兵









董其武将军

【国共争斗历史回顾】

        1946/10/12/正在斡旋国共冲突推动和平的民主人士梁漱溟先生看到当天报纸后,一声叹息:一觉醒来,和平已经死去。

       国共内战期间爆发的北线大同集宁战役由解放军在7月下旬首先发起。大同集宁战役是中国第二次国共内战中的一场战役。1946年7月至9月间,聂荣臻和贺龙指挥晋察冀军区和晋绥军区部队,在山西省大同和绥远省(今内蒙古自治区一部)集宁地区对国军傅作义部的攻城打援作战。由于聂贺指挥失当,解放军不但没有取得原定目标,还直接造成边区中心张家口失守。 7月20日,解放军为攻占大同,在应县与国军激战,始终未能攻克。8月,解放军围攻大同。傅作义部队全力增援大同守军,9月,傅作义第35军进攻集宁以解大同之围,此时国共在集宁处于胶着状态,大同又迟迟未能被中共攻克,故解放军主动撤退。此战役,大同守将楚溪春以一个步兵师阻挡10倍于己的兵力45天。解放军在大同作战失利,导致中共控制下的华北区中心城市张家口处于危境。9月下旬,国军36集团军乘中共主力在大同之际,进攻张家口。国军采取奇袭,自长城北侧荒芜地带以骑兵突然进攻兴和,尚义,解放军仅有一个连守张家口,猝不及防。


       10月初,应马歇尔要求,国民政府下达第三次停战令,但停战令期限刚过,10月11日国军占领了张家口(张家口战役)。此事引起国共谈判趋向破裂。张家口被占领是中共遭遇的重大挫折,故中共在重庆《新华日报》,以及友党民盟报纸中,大量报道国军占领张家口,追究其破坏和平的责任。而此时国民政府单方面召集国民大会又遭到中共坚决反对。正在斡旋国共冲突的的民主人士梁漱溟看到政府攻占张家口的报纸后称“一觉醒来,和平已经死去。”

     《一份旧报纸》傅作义在1946年9月20日《奋斗日报》发表了一封《致毛泽东的公开电》,下文为部分内容:


  “傅长官作义致毛泽东先生,希接受教训,放下武器,参加政府,促进宪政,电文如下:延安毛泽东先生,溯自去年日本投降,你们大举进攻绥包,放出内战的第一枪。愚鲁如我者,当时还以为这是你们一时的或一部分的冲动,决不会成为你们党的政策,故会于十月二十四日,致电先生,作坦白恳切的呼吁。但一年来的惨痛事实,竟证明这是你们经过长期准备的计划,并不是一个偶然的错误,因而和平商谈永无结果,而全面战争乃日益扩大。


  最近由于你们背弃诺言,围攻大同,政府以和平的努力,均告绝望之后,本战区国军才迫不得已而采取行动,救援大同。但这是悲痛的,并不是快意的,其目的仅仅在于解救大同之围,解救大同二万军民。然你们相信武力万能,调集了十七个旅,五十一个团之众,企图在集宁歼灭国军,城郊野战和惨烈巷战,继续达四昼夜,然后你们终于溃败了。当你们溃退的前一天,延安广播且已宣布本战区国军被你们完全包围、完全击溃、完全歼灭。但次日的事实,立刻给一个无情的证明,证明被包围被击溃被歼灭的不是国军,而是你们自夸所谓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贺龙所部、聂荣臻所部,以及张宗逊、陈正湘、姚喆等的全部主力。


  我不相信这是一军事上的胜利,因为诚如你们所说,本战区国军武器最劣人数最少,战力最弱,好战心理更不如你们,虽然失败,似乎是应该的。但我们没有失败,失败的却是你们。所以这不是一个军事上的胜利,而必须称之为人民意志上的胜利。在这次战役中,你们摆在战场的尸体,至少在两万人以上,我们流着眼泪,已经将他们掩埋了。你们在溃退途中,因恐惧国军追击,竟至拚命奔逃,口鼻冒血倒身路边者比比皆是,这是一幅如何悲惨的图画。是谁杀死了他们?我按住心口问我自己,如果作战是为了我个人的私欲,或一部分人的私利,那不就是我杀死了他们?我是一个最大的罪人,我应该遭受天谴。如果他们是在你的错误的领导之下,逞兵倡乱、祸国殃民,那就是你杀死了他们。在夜阑人静时,你应该受到责备,受到全国人民的惩罚。


  现在确已过了一个阶段,经过一年来的血的教训,你们应该有所警悟,重新检讨你的政策,重新研究你们的路线。一个代表人民的政党,在决定一政策时,无论如何,应该问问人民,看他们最痛恶的是什么?最需要的是什么?今天人民所最痛恶的是交通破坏,战事无已;所最需要的是和平安定、休养生息。虽然你们一再宣传民主,但人民不要战乱,你们却偏偏制造战乱;人民害怕贫穷,你们偏以制造贫穷,作为扩大战乱的资本;所谓民主云乎,你们又一再毁谤政府,但政府在人民心目中,是有劳绩的、有威信的,绝不是任何毁谤所能动摇。


  即使政府今天存着若干缺点,需要改革,但人民厌恶你们制造战乱,厌恶你们破坏交通,厌恶你们翻身算账。较之要求政府进行若干改革,其轻重缓急之差,不可同日而语。因为后者只是好与不好的比较,而前者却是人民眼前能活不能活的难关。人民今日最起码的要求,只是能在和平安定中活下去,绝不奢望在你们的战乱中再翻几个拚死的觔斗。政府若干缺点所影响于人民生活的,较之你们破坏交通、穷兵黩武,所加给人民的苦患与死亡,简直是一与二万倍之比,这还不现实吗?还不明白吗?人民如何同情你们?……”


  公开信中所述的“在这次战役中,你们摆在战场的尸体,至少在两万人以上,我们流着眼泪,已经将他们掩埋了。”中共自然不肯承认,如果再加上伤员,共军伤亡惨重是没有疑问的。                                     

       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在美国的条件之下,举行了重庆谈判,毛泽东和蒋介石两巨头进行了握手言和,进行国共和谈。可惜,重庆谈判依然在进行之中的时候,共产党和国民党就磨擦打响了第一枪,所谓的上党战役由谁开的第一枪,国共双方各有所指,历史已经证明,这里不用多说。

       有八百万武器装备精良军队的国民党,有美国作坚强的后盾,国共内战的结果是国民党败退台湾为结果,天下之事,潮流也,其能人为阻挡。傅作义将军取得的这次胜利,也不过是国军军事上一个片花,撼动不了大局,改变不了历史。中国人应该思考。劣币驱逐良币,流氓混混的刘邦打败了贵族出身的项羽,历史就是这么重复又重复。又回到了那一个老生常谈之中的循环里。                                                

       根据当年的历史,傅作义指挥的这场战役是有相当的国军水准的历史时期说明,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事实,那就是当年的中共军队是没有本钱和国军的正规部队较量的,那么为什么后面能够在林帅统领的东北野战军驱赶国民党军队,消灭国民党军队,当初的胜利者乖乖变为城下降将,这都是值得人们用大视野,国际潮流趋势来看待的。中国共产党得到中国大陆,建立红色政权,是在当年的红色潮流席卷全球,共产国际在苏联的领导下,形成世界两大阵营对抗,可以说,当年的天时地利人和不可阻挡,也不可逆转中国变红之势。中国人民值得深思。      

                                             

人物:

傅作义(1895年6月27日-1974年4月19日),字宜生,是一位生于山西省荣河县的政治人物与军事人物。他在加入中共政权前曾是中华民国陆军二级上将。1949年,他协助解放军和平进入北京城,并于后来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水利部部长,晚年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董其武:傅作义摩下首席战将。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任第12战区政治部主任兼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部副总司令、张家口警备总司令,绥远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和驻绥部队指挥所主任。1949年9月19日,宣布绥远和平解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绥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绥远省人民政府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绥远省军区副司令员、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3兵团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9军军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六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等职。

傅冬:傅作义长女,北京和平和傅作义归降的主要推动者。应该叫她傅冬菊,这才是父母给她起的名字。年轻时,对理想着魔的傅冬菊舍弃了父亲为她安排的出国留学、背叛了疼爱自己的父亲,成为组织安插在父亲身边的一名特工。傅冬菊临终那年是2007年,此时她已经卧床两年多,贫困交加,当年求她办事的许多人早已身居高位,哪个人说句话都能够改变她的处境,但直到临终也没有人去看望她。

(文章图片根据网络资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