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2535

1972,年饭桌上的腊梅花状的酥香蚕豆💞先天后天亲人篇


方华    02/16     7520    
5.0/2 





 2015年春节前夕~ 随笔

●9岁吧 , 春节早晨 , 被炮竹声叫醒了。身着一件军绿色长大衣的舅舅英俊潇洒去了女朋友家。知道没有热早饭 , 平时多是我做的。屋里冰冷被窝暖 , 侧头看见床头柜上有个瓷罐 , 伸手抓出来一把有硬又皮的炒蚕豆。重新躺下 , 意外听见敲门和叫我 "燕燕 。。" , 是陈(玉?)春林老师 ! 她来带我去她家过年呢 !

●好热闹的一大家人 , 满满的一圆桌年饭菜 , 我久久注视着~~

蚕豆炮软 , 剪个十字 , 热油一炸 , 形似腊梅花 , 年饭桌上最温馨最美丽最香酥的一盘菜 !













●永远快乐的回忆 ! 致~~老家人腊梅花友 

●好感谢去年初秋时 , 你们热心要帮我在中国寻腊梅花 ! 昨天我竟然意外地在 (? 你猜哪里) 自己看到和闻到了[微笑] 这幼时最温暖我心的花 ! 

■黄色腊梅不多,却更美丽! 

●而且香味沁人心肺 , 我太激动了 ! 差点当时就点00619所有的微友 , 一起分享。oops , 那就又成群咯 ,所以方华今天正式向群主群友~申请人群 , 不再退出 。利于分享 , 免了重复 。累时潜水 , 静声养性 。 

■感谢敢于潜水的你 ! 

● 你还没加我入你们的水潭地盘 , 我怎么潜水呢 ? 

■早已加了 ! 

●哦 , 我这忙于激动 , 快回去找找~~












●20160317夜, 在山花烂漫, 好姐妹和美妈登山健走的快乐意境中睡下。半夜醒来意外发现, 宝宝我居然发高烧了 ! 

●高烧中回到了1967年, 见到了突发脑膜炎的自己。据发现我的大人们讲, 当时我已是口吐白沫, 浑身抽挛, 脖子发硬, 眼光发散, 烧得烫手了~~ 

●而我记忆中的宝宝, 却一点都没感觉到这些身体的不适。躺在由两位男性家人或邻居(?), 用扁担挑起的竹篮筐里, 夜色里急走在乡间凸凹不平的马路上, 随着竹筐左右上下晃动, 蛮好玩, 蛮有趣 ! 

●大人们着急的声音(有一个女性, 应该是我年方20的生母,我叫她姨) 。 " 这白沙镇的卫生所关门了, 花园, 孝感的医院得赶火车, 哪能赶得上啊 ?! "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记忆~好被呵护, 好温暖啊 ! 

●这48小时的高烧, 激活了我对自己生命力之强大的尊敬, 放下了上輩大人们之间, 对那场脑膜炎和之后我的跟谁居住, 谁人照顾恢复而岀异颇大的陈说和争吵 ! 

●宝宝我只记得那晃荡忽悠的竹筐, 那为我担心, 急切寻医院的大人们。他们是爱我这看来几乎无望存活的幼小生命的 ! 

●1967年, 父母离婚, 随生母"姨姨"由出生地搬到她的娘家~湖北省孝感县白沙镇。那年是中国大陆 "流行性脑脊髓膜炎" 历史上发病最高峰期。离开慈祥柔和的婆婆, 离开行不影离的弟弟, 离开脾气是大, 但从未打骂过我的生父(记得他很会过日子, 是当时王家林生产队队长), 离开我出生适宜的山水物土, 坚强漂亮能干的姨姨, 白天她去农田做工, 4岁的我, 就被一人留在家里, 经常她回来后, 发现我躺在小屋子的泥板地上, 脸上眼泪合着米粒, 睡着了。几个月后, 我就得了脑膜炎啦~~ 

●没有赶上去孝感医院的火车, 路旁, 临时搭起的脑膜炎诊所, 大人们签了 "生死文书", 与那十几个小病友, 一起接受唯一的治疗, 吊针24小时的青霉素。姨姨说她一直守在我的身边, 喂我西瓜汁降体温, 生父那边的人说, 主要是他们在照顾我, 也是他签字的。一直在昏迷中的4岁幼女, 无法知道谁是谁否。 

●脊髓是要抽的, 后遗症肯定是有的, 夭折的小病友据说是1/3。祈祷你们天堂喜悦, 那里是没有病痛, 没有纷争的 ! 

●出院后, 我被送回了婆婆和生父和弟弟的身边, 户口也落在了我的出生地。(故事待写) 

●感恩神 ! 感恩亲人, 感恩家乡!

我恢复得超乎寻常的好。在那里长到8岁多, 居然一次病再也没生过 ! 6岁多上小学, 也带上仅小我一岁多的弟弟在同一课堂。我们姐弟倆是全校学习成绩最好的学生

●可惜, 8岁多后, 生母又把我的户口和人转到了她的名下, 而她自己却绝大多数在遥远的陕西, 宜昌三线建设工程队里。被改名 "陈海燕"的我, 孤独一人, 不知不懂也就不心痛。但头是经常撕痛欲裂的, 耳鸣晕眩饿得发昏是有的。善良互助的陈家的族人们, 知道我家情形后, 自发安排, 今天晚餐我在镇东, 明天夜饭我去镇西。或是一起睡在某位陈姨妈女儿的床上, 或是某位陈姐姐到我家来陪我。谢谢您们~我的后天亲人们 ! 

●冬天的湖北, 又湿又冷。十岁不到的陈金星姐姐, 把我冰凉的双腿, 放在她的双腿之间暖和我, 手还用劲挫着我的脚心 ~ 感动和温馨中, 我深睡梦甜 ! 

●哦, 更还有那时白沙镇的王俊华老师, 几乎有3个月, 下学后我都是在她的家(老师宿舍), 同住同吃同欢喜的。王老师的丈夫在远地的城里上班, 那时他们还没有自己的孩子~~ 

●十岁前的唯一照片 ~ 宝宝那时就会站 " 丁子步' 哦 ! 

●此刻累了, 待写吧~~









●一并谢过朋友们的关注, 统一回答如下: 

■方华:我还真不知道你那时得过脑膜炎,有什么后遗症吗?对不起,我不懂医。

●8岁多之前我恢复得很好。耳膜受损经常耳鸣, 高烧肺部留下伤疤, 眼睛怕强光。 脖子时而僵硬, 婆婆就用篦子摸点香油, 在灯火上来回热两遍, 给我理疗呢。太严重时, 无法躺下, 就把枕头被子堆得与我脖子一般高, 一层一层地抽开, 身子一点一点挨到床铺。

●身上起了好多肿胞, 出院半年曾经不能坐或平躺睡觉, 都准备手术了, 拖延几月, 好了 !

●也许我天生简单, 也许是脑膜炎后遗症~一直到最近几年, 我简单明了, 快乐多多 ! 几乎不怀疑他人,更是自信自己。

■ 小宝宝可爱极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 现如今的大宝宝, 除了身体上不太能随遇而安, 天性依然如幼童~为此, 我特别感恩神的选择和惠赠 ! 

●@****你是 ? 我们曾经在咖啡店见过一面 ? 如果是, 我们可能有些像现如今的中国都市~~白天不懂夜晚的亮呢 [调皮] 

■10岁的照片挺可爱!童年的记忆虽然不那么美好,但是现在的生活多么美好啊!感恩生活!感恩生活中碰到的好人! 

●十岁*前*的唯一照片~~

那年刚两岁, 就一幅小大人样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