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5339&g=999&tag=785&page=1

接住彩虹•80年代初校园爱情


方华    04/19     7386    
4.5/2 





        接住彩虹 (散文小说) 

(1)捧着彩虹
七月,盛夏的一个夜晚。
我第一次骑车出了校园,走了这样远的路。
正值暑假,同宿舍的女伴们都回家了。我没有一个想回的家,便一个人留在了学校。同时,我在等一位青年的归来。
而等待,真象是即在向太阳迈步,有在向深渊坠落。
北京城郊的初夜,静溢美妙。濛濛的小雨,喷雾般洒在柏油马路上。被路边的水银灯照的磷磷闪光,很象是家乡那条白沙河里砂子细石的光泽。那时的我,虽然常常向那一湾清水,倾述满心的委屈,却不知那委屈会成为我长大成人后如此强烈的愿望,我多么希望去建立一个温暖魅力的家。

自行车流畅的在地面上划着直线。

两行眼泪也无拘无束的划过我的面颊。眼泪中,路边的灯光忽然丰富多彩起来,变成了一道七色的彩虹。呵!彩虹。

幼时的我,每每在大雨初晴,便跑出屋门,像那远处的小河望去,经常地,我都能看到它,那条光明灿烂的彩虹。那红色给我温暖,橙色柔和舒坦,黄色明亮耀眼,绿色如同春天的树林,青色深沉,蓝色安详,而那紫色,是那般的富丽华贵。这神奇的七色彩带,优雅地弯曲着,象一架长长的桥。听村里的老人说,如果谁能从彩虹的一端走上去,她便会拥有永远的幸福欢乐和富有。于是,我迈开急切的脚步,向它跑去。一次,两次。。。。接连失望的我,终于在那不知是第几次的追寻中哭了。大颗大颗的泪珠如同小泉般地涌出眼帘。迷迷矇矇中,我伸出了双手,随即睁大了眼睛,奇迹出现了,原来那彩虹,正被捧在我的手中,好亮,好美,好长的一条彩虹!啊!我接住了彩虹,我将拥有永远的欢乐幸福和富有,我笑了,笑开了路旁的花儿,笑动了脚边小河里的清水。
那希望在陪着我长大,岁月在领着我成熟。我知道了,在彩虹的另一端,还有那末一位捧着同样愿望的异性青年,只有我们相会,相识,相爱了,才会迎来那永远的幸福快乐和富有。
于是,从此我便生活在和他相会的希望中;
于是,我便在等待着和他相会的日子;
而这相会的日子便是明天。

宿舍楼道里本来是暗暗的,但那三个字放出的光彩,却照亮了我的眼睛,烧红了我的双颊。
他,回来了,随“首都大学生考察团”回到了北京。
多么巧,他去参观考察的地方正是我的家乡---湖北省荆州市。
仲夏夜之梦,送给我的是圆满和欢愉,我第一次在梦里见到了他。更黝黑,更强健,更成熟壮大了。只是他为什么要那样严束的拧着双眉,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呢 ?









          (2)秋日歌声

            是呀,在此之前,我和他甚至没有任何的眼与往来。只是他的歌声给我留下了极深极深的印象。
            那还是在大学第一个学期的一个暮秋的下午。
            已近黄昏。秋风将大多数树的叶子都吹光了,通往男生宿舍楼的路上,有一棵歪倒的白杨,也许是它树身低的缘故,树枝枝上还幸存些黄叶,我独自一人去男生那里通知开会的事情,不知为何,有时心里有些惧惧然,风吹着,四周又是那样的空寂。正在这时,从身后方向传来了歌声,是那种我一向喜欢的略带颤声的男中音。当时的音量不大,隐隐约约听得出是电影“漩涡里的歌”中插曲。
。。。鸟儿睡了,花儿睡了,
             江面传来忧郁的谣。。。
             

歌声越来越近,以为左肩挎找书包,身穿咖啡色夹克衫的高个子男生从我身旁而过,我知道他是农经系的,但不知道他的名字。
            礼貌地,我们相互点点头。他相前走去,依然唱着哪支忧郁的歌。而一阵突然而至的莫名的遗憾却留给了他身后的我。“他为什么在农经系而不在我们农学系呢?”我摇摇头,向前走去,不可能有的答案。
            许多事情,乃至人生道路上的某些重大选择,往往会在某一瞬间,由你队一两个文字的选择而定。高考后,面对着申请表,我踌躇于“农学”与“农经”系之间。农业经济管理学离不开政治,而中国的政治又是那么风云莫测。于是我选择了农业科学系,立志作一位专心学问的农学家。冥冥之中我知道将来的他,也在农学系。
            又一个秋天,这个秋天赋予我的是金黄的色彩,明亮欢快。我们校刊编辑秋游香山,成员中有机灵俏皮的张健,还有徐之明,奇怪吗?我一直找不出一个确切的词来描述他。而在那一年之后,他成了第一位听我讲了很多话的异性朋友,因为他恰巧是那位唱着忧郁歌谣的男青年最好的同班同学和室友。也许为了区别,我乘徐志明为快乐的朋友。
            金色的秋季之后,是寒冷的冬天。从身体到心理,我都常常觉得不适。正是在那个冬天,同班的班长----一位很优秀很令大家敬重得东北男生,给我送来了文段的火种,我们接近了,但却没有燃烧起来。我站得离他太远。。。。
            可是我是渴望着被爱的呀!为什么我却疏远着一棵金子般的心?
            似乎,我更渴望着去爱!似乎心中如水柔情已满,随时将溢出,但不愿由它任意流淌。渴望将它注入自己所钟爱的人的身心。但发现这样的寄托者却有其所难。诚然,“天涯何处无芳草”但不是每棵芳草都是自己愿意和能够採托的。
            似乎,这根芳草并没有长在我的农学系。
            似乎,就在这时,我的耳畔又上起了那秋日歌声。
            在徐之明的安排下,我和他第一次单独见面了。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得到了心灵上某种很大的满足,而且还觉得有些小小的得意。特别是晚饭时,在食堂中见到他放暑假一个月多来,第一次穿着运动衣满面红光地从操场跑不回来,我跟觉得喜悦和欣慰。多好,他听取了我的建议。他说他是一个很忧郁的人,我说每天去跑跑步,明快的运动节奏中,你就不好只唱忧郁的歌了。
             从哪天之后,傍晚时的自由活动时间,我们经常相遇在校园的操场和园外的运河边。渐渐地,她坦露出些自己的世界。而我从一开始,就全部地表达了自己。我知道我喜欢他,心里希望他正是那位也捧着彩虹的青年。
           徐志明对我说:“你的眼光没有错。他是一个很值得你爱的人。同样,连我也为他感到幸福,能够引起你这样一位女孩子的喜欢。”
            可他大概会赢得几乎所有女孩子们的喜欢?那封绿色的信笺,但绿色的笔迹。。。。。。是巧合?他也喜欢绿色,还是因为曾经告述他,绿色是我最种爱的颜色,它象征着生命与希望。学校报刊上曾登出我的诗“绿之歌”。。。
            他富有才华而深沉慎重,风度翩翩而又内向谦虚,还有,他很漂亮。高大挺拔的身材,浓密潇洒的黑发。虽然那双黑亮的大眼睛,时常露出忧郁,但那正是我自信能使它燃烧快乐之光的地方。还有,我特别喜欢他的声音,特别喜欢他唱歌。
也许,青少年时期,人人都会有过一度感情的痴迷。少男少女,也许最容易被那赏心的面目,悦耳的声音的心往神动?无论如何,我是心动了,我说我恋爱了。      















   (3)校园漫步

            可是,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以夜晚?
            好安静的运河岸边,好清丽的月光,还有他那好奇怪的问题。“方华,你若真选择了我,将来你不会后悔吗?”更有这好奇怪的我,依在岸边的白杨树上,惊惑着没有回答一个字。他启步向前,我缓缓而随,一路沉默,告别了那没有结果的深夜漫步。
            后悔吗?当时的我为什么会犹豫呢?小说中,电影里,见过多少相似时刻的坚定,急切而炽热的表白,冥冥之中,是什么让我错过了那个再也不会有的瞬间呢?而我的迟疑不语,他一定把它当成了一种答案。。。
            第二天,在图书馆阅览天里,她真巧坐在我的对面,信笔在一张白纸上画着什么。
            他抬头看我一眼,那眼光沉重忧郁,我不曾想,他坚强的外貌里,却有着一棵脆弱的心灵。
             我想起了我们的第一次会面。他说:“我很喜欢那手插曲。而且每当我唱那首歌时,我觉得同时也正在画一幅画。”
            接着,他为我唱起那首歌。小小的宿舍里,激荡着他的歌声,铺满了他的画面。
                 夜色把大江笼罩
                 花儿睡了,鸟儿睡了
                 江面传来忧郁的歌谣
                 传来忧郁的歌谣。。
                 询问那奔涌的波涛
                 将来的生活你知道 ?
            

一望无际的江面,一抹夕阳的余晖,一只孤独的小舟,一位俯首低吟的船夫,一颗忧郁的心灵。。。
            十一月,正是紧张的期中考试期间,我十分不舍得地放弃了图书馆里这个珍贵的座位,不清楚的情绪包围,走到图书馆外,那晴朗透明的冬日阳光,顿时让我感到全身的舒畅。
             期中考试圆满结束,我悠闲地斜靠在我的小床上,合上了读过多遍的小说《简爱》。
            简爱对罗切斯特说:假如上帝赐给我一副美丽妩媚的容貌,我就会使你向我离不开你一样地离不开我。
            而我心中的罗切斯特却问我:你会好悔吗?
            晚,跟好朋友晓倩聊天。他感叹:“南方酷热,北地严寒,只有幸福的家庭能够四季如春。”我接过她的话:“还有和谐的集体,友好的人们。”从没有享受过父爱母爱的呵护,犹如一只小“皮球“般地东家住一年,西家呆半载的我,却也出落得热情大方,聪明活泼,我知道也应感谢周围的叔叔阿姨,学校的老师,同龄的伙伴们。
            可是,我多么羡慕那还提的娇痴,少年的小灵,青春的妩媚啊!我多么渴望一个是季如春的幸福家庭啊!我没有这些,所以,当我第一次听到他讲出对我这样的观察 “平常,你虽然热情活泼,可有时你的心里似乎感到很冷很冷。”  当时,我震惊了,乃至激动了!
         于是,我更把他当成我的知己知音,盼望着他来温暖我心里那一个空白冷清的角落。同班的同学们,包括那位一优 秀的班长,都只以为我是一位无忧无虑的军官女儿。而那位军官,是我十三岁时才有的继父。
             失去的不可能再有。可有的是我将来做母亲时,我的孩子们将享受到的加倍的母爱。我相信,我将是一位好的母亲,而且我所选择的他,也必定是一位很好的父亲。
            父爱,母爱,情爱,友爱,这些都是甜蜜而崇高的人性之爱。我赞颂它们也追求它们。      





    


          (4 ) 爱情同步感应吗 ?
可以说 , 我是一位豁达而果断的女孩。
偶然地 , 从宿舍窗口往楼下一瞥 , 看见他和那位小小女孩苏茵 , 亲昵地走在林荫小道上。似乎是第一次见到 , 确切地说是我感觉到他的快活而自在。我想他应该是在恋爱了 , 早已在我出现之前 , 确一定是在张丽之后。他们也一起走过那条路 , 彼此相隔好大一段距离。他低着头 , 应付着张励开心得近乎大咧的说笑声。。。
     于是 , 就在那一时刻 , 我给自己宣告了失恋 , 我绝不会去爱一个心中已有所爱的他。
    而失恋毕竟是痛苦的。最痛苦的还不是失去那个人 , 而是丢不掉对那个人的喜欢。 我的恋人 , 实际上已不是一个具体的他 , 而是一个抽象了的 , 升华了的一类人。。。
    做一个好女儿 , 做一个好情人 , 做一个好妻子 ,做一个好母亲 , 这是我们每个女子的权利和义务。爱一个人和被那个人所爱是同样的幸福。即便是单方面的爱恋 , 也具有一种悲剧的美。
   单恋之所以是悲剧 , 因为它是那样的无望 , 你最终要和他道别 ; 而其之所以美 , 因为它是那样的无私 , 你并不祈求爱的回应。但这悲剧是不能撕开 , 甚至以毁灭生命来成就它的美的。
  同年级的一位女生 , 因为心中的白马王子另有所爱而痛苦至极 , 她吞下了一大瓶安眠药。幸亏发现及时 , 被送去了医院。我去病房探望她 , 见她形如枯木 , 也许是药物的刺激 , 她的两颗眼珠几乎不在一条直线上 , 看人时 , 让人一副好辛酸的样子。
   这件事 , 更坚定了我的性格和理念。人活在这世界上 , 应给生活增添美的色彩 , 美的声音, 美的品行 , 应给他人带来健康的生机 , 活泼泼的气息 , 而不是萎靡埠镇 , 颓废消沉。在我们宿舍楼走道的窗台上 , 摆着一盆无人问津的花草。 叶子都已枯干 , 我却想使它复活 , 因为它的茎梗上还幸存着像征生命的绿色。一个多月里 , 我精心给它浇水 , 松土 , 果然花草知人意 , 它活了 , 长出了好几片新叶 ! 于是我又盼着看它长大 , 开花结果。我把它作为一种寄托 , 一种提示 : 这盆花就恰是我的心 , 就是我对今天的热情 , 对明天的向往 , 从来就没从根子上死过。感情 , 精力 , 未来的日子 , 都不允许我沉缅于痛苦。我还有自己要走的路 , 有自己本该进入 , 现在不晓但将来必定走进去的世界。
   我真心地眷念着这世界上的一切。这绿绿的山 , 这清清的水 , 这复杂而又有情趣的人们 , 这所有喜欢我的以及我所喜欢的朋友。更还有他 , 我要看着他未来的一切。
       我没有听错。从楼下传来的又是你的歌声。可听不出多少喜悦 , 多少欢快 , 却让人感到某种压抑 , 某种思虑 , 为什么 ?
     你 , 生活得不轻松 , 不明朗。。。
     你 , 不是恋爱了吗 ? 难道 , 那位小女孩 , 那位个子小 , 人也小 , 圆圆润润 , 像是被一团桃色纱巾裹着的瓷娃娃般的苏茵 , 让你感知到了比来自那大女孩更大的要求和压力 ? 你虽才华横溢 , 画 ,画得漂亮 ; 歌 , 唱得动听 ;文章 , 写得洒脱 , 但你的英文不好 , 对农业经济管理也不够用心。
   而她 , 那位大女孩 ,那位个子大 , 声音也大 , 风风火火颇有男孩气度的农经系系主任的千金 , 你们班上的高材生张丽 , 前天晚上 , 她笑着向我点头招呼。她的眼睛真亮 , 脸颊真红 , 神采飞扬动人 ! 那时是在教学楼里 , 你们系的圣诞晚会刚刚结束 ,  你的演唱 , 自然是压台戏 。张丽是在你的歌声尾音中 , 跑出了401大教室(那晚的演出厅) , 碰到了在隔壁自习 , 受歌声牵引而出来的我。演出结束后 , 我告诉了你我的所见所感。你却说 , 张丽那样并不是因为你。你说 , 你和她并不是协调的一体 , 可以跟我讲 , 但没有勇气告诉张丽。
   那时 , 我虽仍然受你的歌声牵引 , 但我的心 , 已不再起波翻浪。我已经能像一位冷静理智的朋友那样建议你 :感情生活中那些微妙的成分 , 你是否应当有所筛选 , 弃轻取重 , 这样会对你将来工作事业上的进取 , 家庭生活的幸福安宁更有益 ? 人 , 离不开各自客观的既有条件。纵然你的心再自由 , 你的言行 , 你的发展 , 总是会受到诸种因素的幽禁。
  你沉默着 , 其实我也知道 , 艺术型的你 , 是要跟着感觉走的。于是我也沉默了 , 沉默中深含着无可奈何的遗憾 : 爱情是两人相互的寻找 , 可又偏偏是最难同步感应的 ! 有如我的这段初恋 , 便被我称为 " 单恋" 。因为他对我的出现是那样的意外 , 而我也全然不知他的情感世界已是雾浓云密 , 自己全心地陷进了爱恋的海洋。今日 , 虽然我已抽身而出 , 心灵深处 , 却依然珍惜着这份初恋的理想。
     
     记得《唐璜 》里有这么一句话 " 女人爱的只是她的爱情 " 。我以为 , 这爱情 ,并不仅仅是指异性。比如我 , 这爱情便是我对生活的愿望和设计 , 便是那么一个美丽而温暖的家。那位唱歌的青年 , 只是偶然成为了这爱情的一位暂时的主角。
    
      对了 , 他的名字叫钟会来 。
     
    还有半年就毕业了。毕业之日 , 即我们分别之时 , 今后各自走着自己的路 , 也许再也无缘相会。我不可能如愿地在他的路上栽种鲜花 , 清扫障碍 , 但愿能在平行的轨迹上看见他 , 为他祝福。
   我相信 , 我的爱情中的必然主角 , 那位与我站在同一彩虹的另一端的青年 , 他钟然会来的 , 虽然他的名字并不叫作--会来。默默地 , 我向楼下那位唱歌的青年说了一声 "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