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5352&g=999&tag=785&page=1

一般的好朋友 ( 中篇小说 1~5 续 )


方华    04/19     7795    
4.7/3 






                ( 一 )
     第一次,她有了那种奇妙的体验,那是一种身体对心绪的感应。在此之前,方华几乎只是用心来感受身体,来体会生活的。

     她的头发,似乎仍然在被他那灼热而急促的呼吸托抚着;她的双肩, 她的后背,似乎都在享受着那双大手有力量而又温柔的按摩,一种酥痒痒的感觉,一种隐隐的快乐,流动在她的全身。

         方华站在滑梯旁,微笑地看着虎头虎脑的儿子小豆豆和几个小伙伴们,在那儿滑下爬上,游嘻玩乐。初夏的傍晚,清风习习地吹着,很是凉爽舒适 。忽然,方华觉得凉风中送来一股热的气息 。那是来自从侧面走来,意外地停在她身后的杨宇的呼吸 。方华觉得这一时间是那样长,既害怕又希望它的延续 。


    杨宇默默地站在方华的身后,站了近一分钟。他的眼光是快乐而不安的,游移在方华那黑亮柔软的齐耳秀发与光洁微露的双肩 。如果再站近一步,他们看起来极像一对依偎着的爱侣 。但他们不是 。他们各自有着很是圆满的家庭 。所以他们只是“一般的好朋友” 。  

     似乎,这个称呼本身就有些矛盾 。好朋友,但又一般 。他们相互认识很久了,已有六年的时间 。而只有最近几个月来,在方华的心目中,一些新的认识,新的感觉,像春季新植的草坪,静怡地,自在地滋生着对杨宇的喜欢和亲近 。


   杨宇却早已喜欢着方华。早在六年前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二)
     那是一个好新鲜的秋天。新婚燕尔的方华,李昌明双双从北京飞到了美国 。在位于密西西比河末端的新奥尔良市 New Orleans,安置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家 。昌明就读于杜兰大学 Tulane University 的生物化学系. 每天早晨,他们手挽着手,由家走到图书馆旁的汽车站 。生化系设在市中心的医学院 。昌明要搭车去上课,做试验 。


       公共汽车到了。昌明松开握着方华的手,亲切地叮嘱着:“学英文的事不要太着急,万事开头难,等你入了门就容易了。看一会儿书就到校园里散散步,别太累着 。”
      “知道了,希望你早点儿回家。
方华清脆地应了一声 。两眼笑盈盈地望着昌明 。她用手轻轻地推了一下他:“ 快上车吧,司机要关门了。”

    昌明跨上了汽车。回头温情地向方华挥了挥手 。目送着她蹦蹦跳跳地向图书馆走去 。书包的一根挂带在她背后很有节奏地摆动着 。节奏中还摆动着方华那一头随意披下的长发 。昌明不禁笑了一声 。真有意思,性情沉静,近乎少年老成的他,娶了这位爱说爱笑,活泼好动的方华 。他们大学同窗四年 。昌明是班长,方华是团支部书记 。

     “嗬!好大好漂亮好讲究的图书馆!”  每次进来,方华都忍不住象第一次被昌明领进来时那样,由衷感叹一番 。然后,她走到窗边的一个座位前,开始读那些新鲜的英文生词。
      一切都是新鲜的。语言,人们,房屋街道,树木花草。甚至连这秋天的空气和阳光,也都是新鲜的。
     一切也都是快乐的。“不过么,我还得像小娃娃一样,从头学认字,学说话。”  方华揉了揉有些发涩的眼睛,颇显委屈地抿抿嘴角 。她合上书本,起身走出图书馆,去找认识一个多月的新伙伴---那些不用听英语,也能明白她的小松鼠们 。


     秋天的阳光清爽而又妩媚,洒满了校园的每一栋建筑,和楼群之间宽敞的草坪 。路两边长满了高大茂密的橡树,枝丫弯弯曲曲地向四周伸开。风儿不时抖动着树枝树叶,透过缝隙的阳光,便如同无数个会变形的光圈,在路上,在行人的身上恣意地舞蹈着 。

    “这些橡树,据说是 Louisiana 路易斯安娜州的一大特色呢!”  面容清瘦,身材高挑的老金向跟在身后的三位青年介绍着 。他是两年前从上海来Tulane 杜兰大学做研究的访问学者 。

   “确实挺漂亮!”走在后面的杨宇随之感叹一声。他一侧头,看见在不远的草坪角落处的橡树下 , 一位黑发披肩的女孩子,半弯着腰站在那里,正在喂松鼠 。五六只灰色的小家伙翘着小扇子般的尾巴,拱着前面的双足,作揖般地围成一圈 。女孩一身浅杏色的连衣裙,脚上穿着一双同色丝袜和塑料凉鞋 。灿烂的阳光泼了她一身。“ 看样子,她也是刚从大陆来的 。”

    “哎,老金!”   方华很快地跑过来,呼地又收住了脚步,眨眨一双黑亮的大眼睛:" 咦?我不该是又回到了北京吧,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中国人!”

    老金指着那三位青年:“ 这是欧阳辉,杨宇,魏青 。他们昨天才从北京大学来 。要在Tulane 的数学,物理,化学系攻读博士学位 。”

   方华一歪脑袋,甩出一串很有弹性很是快活的声音:“ 在国内早就流传一句顺口溜,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这么说,你们三位就是来闯天下的啰!”

    杨宇再次望了一眼因为笑着 , 整个人似乎都快飞扬起来的方华 。  “这是一个很能给环境增添气氛的女孩子。”  他一向喜欢观察,大概是物理学专业带给他的爱好。

    老金拍拍头,想起了什么事情地:“ 我正准备带他们去学生公寓楼 Rosen House 。对了 , 方华,你和昌明在那里住过 。你能带他们去吗?我有些事还要去一趟国际留学生办公室 。”

     “可以呀!你们打算住Rosen House ? 那里很贵的 。我和昌明在那儿住了一个月就搬出去了。”

魏青解释道:“ 我们三个人合租一个房间。等他们两位的夫人来了,我们再各自找地方 。”

    老金说:“欧阳辉和杨宇都刚作新郎官 。方华,你和昌明最运气,一结婚,就夫妻两人几乎同时来了美国 。”   欧阳赶紧问:“ 我们正在给夫人办陪读手续 。不知道要用多久才能办成?”

“挺快的!”方华很有信心地答道:“ 现在国内正鼓励陪读 。记得我去北京语言学院填表时,工作人员可热心了。去申请和咨询的人很多,他们专设了一个办公室,有时六部电话一起响 。我总共用了两个来月的时间 。就办好了护照签证。”
“北京快,不知沈阳市会怎样?”杨宇看来还是有些担心。“ 问你的问题多吗?”
“好像没有什么 。哦,对了,有位中年妇女干部给大家讲话时,倒是多说了几句 。”   

方华故意压低嗓音,学了起来:“ 现在是出国风,陪读热 。留学生准许提前婚龄结婚 。这难免会导致一些不太成熟的婚姻 。所以希望你们到国外后,和你们的爱人一起志同道合,共同成长 。”

老金不以为然:“ 他们是多操心。那我和结婚七年的太太的婚姻该成熟吧 。可我们还在做牛郎织女呢!还是你们这些小年轻好啊,好事儿都让你们赶上了。”


    从Rosen House 办公室出来,正是午饭时间。楼道里飘满了各种饭菜香味儿 。欧阳摸摸肚子,咂咂嘴巴 。方华见了,不禁又笑出了声:“ 欧阳,在想中国饭菜了吧? 走,到我们家去 。不过,丑话说在前,我是刚刚学做家庭主妇哦 ”
    魏青接过话:“ 有材料就行 。没听说现代男生都是好厨师么?到你那儿我们献手艺 。”
“ 那太好了!我正想拜个师傅呢 。”

    于是,四个人一起向方华的家走去 。树阴陪了他们一路,说笑声随他们进了7783 Maple Street枫树街 , 方华和李昌明的小家 。
















        ( 三 )
     魏青一马当先,立即洗手做菜 。不一会儿就麻利地端上一盘香喷喷的四川麻婆豆腐 。
方华从冰箱里取出一条鱼,递给杨宇:“怎么样,这条鱼生的给你,熟了你给大家吧 。”
“没问题!本人一向喜欢高尖端项目 。做这鱼关键在于调料,腌好后上蒸锅,清蒸半小时,保准人人爱吃 。”
欧阳那边么,不敢恭维。他将一大把红辣椒丝往热油锅里一放,呛得杨宇 , 方华都跑出了门外 。 “ 这回可领教了你们湖南辣椒的冲劲了。”    杨宇便说便咳欶,“幸好我的鱼已经上锅了。”


门前有个小院,草地上摆着两把凉椅 。他们坐在那里说话 。
“可惜我先生不能回来吃午饭 。”

“ 我先生 ”,这又是一个新鲜词,虽是中文的 。在大陆时,大家都说 “我爱人 ” 
杨宇问:“为什么?还有,你们怎么在开学前三个月就来了 Tulane? ”
方华叹了一口气 。 昌明读书的生化系在市中心的医学院,离这里的 Uptown campus 主校园 还有好远一段路呢 。他的导师写信叫他提前来学校报到,说是在开学前先下试验室,学一些实验技术 。
杨宇又问:“ 你想不想上学?”
还没来得及答话,几声喇叭响从街上一辆正开着的小轿车里传来,还有一位亚洲人长相的女士从窗口探出身子向他们打招呼 。方华没能看清楚是谁,车子就开过去了。
“ 奇怪?他们会是谁? 哦,你刚才问我想不想上学,当然想了!只是我不喜欢我的本行生物学,想改学文科 。可昌明说,文科很难申请奖学金,得想法自己交学费 。咱们大陆来的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美金?"
杨宇安慰方华道:“ 不要紧 。你可以先拿一个生物学硕士 。两三年后,经济上也有了一些积蓄,再改学文科 。在美国每个人都有很大的选择自由度 。”


  “喂!开饭啰!“   欧阳满头冒热气地跑了出来:”请尝我的湖南辣椒鸡 。杨宇你的清蒸鱼也好了,闻着就蛮馋人 。”   这顿午饭,吃得好丰富,好热闹。

“要是昌明也在Uptown campus上学该多好啊!”  几乎每天方华都有这样的感叹,今天她更觉遗憾 。

魏青邀请道:“这个周末,请你和昌明到我们的三人宿舍去玩儿 。我们一到 Tulane 就听说了李昌明的大名,说是来了一位CUSBEA 中美生化交流项目的高材生,英语呱呱叫 。”








               ( 四 )
薄暮低垂 。秋天的地面上,飘着一层淡淡的雾气 。New Orleans是个三面环水的海湾城市,即便是秋天了,夜间也很湿润 。

八点多时,昌明回来了,方华端上饭菜 。昌明搓着手从洗手间出来 

“小华,听说你有个男朋友约会了?”   

哦 ! 方华顿时大悟,今天下午在汽车里向她招手的女士原来是刘老师 。她和昌明在一个实验室工作 。

方华打趣道:“ 岂止一个,三个呢!你猜我今天遇见了谁?金老师和三个刚从北大来的留学生 。刘老师坐谁的车到这里来的呢?” 

边问她边把一杯可乐递给昌明 。昌明坐下,往嘴里扒了一口饭菜:

“Maple Street 街上有家儿童书店 。我们老板开车来买书,刘老师在国内有两个上小学的女儿,她顺便来看看 。回去后老板跟我开玩笑:昌明,你的太太有男朋友了,看来以后我得早点放你回家了。”   

方华被逗乐了:“ 真的,但愿你们老板说话算数哦 ”









                ( 五 ) 

“叮铃铃。” 一串电话铃声,惊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杨宇 。他忽地跳下床,抓起点话:“ Hello ! ” 对方一听他的声音,抱歉地说拨错了号码 。杨宇放下话筒,走到窗前,推开那扇面积很大的玻璃窗,扩扩胸,做了几个深呼吸 。瞧瞧墙上的挂钟,已经上午九点半了。这一觉睡得真舒服 。来美国一个礼拜了,昨天晚上,他的时差反应才调过来 。 从中国的最高学府北京大学研究院,留洋来到 Tulane 物理系 。功课上,杨宇早已领先于系里的其他学生 。十几年来的环环相扣的读书生活,像是腾出了一块空隙,他感到非常轻松 。 


漱洗完毕,杨宇冲着镜子里的自己打了个满分 。白色的T恤衫,扎在蓝色牛仔裤里,整个人显得很清爽神气 。今天没课,他打算骑着新买的自行车,到校园附近逛逛 。 那天,真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杨宇悠悠然地吹着口哨,在那些安静整齐的住宅街区中,慢慢地踏着自行车踏板 。车子虽然是二手货,骑起来感觉还不错 。 一个横在眼前的街名指示牌引起了杨宇的注意--- Maple Street 。 “好像方华,李昌明他们就住在这条街上。” 他向右轻轻歪了一下车把,骑进了 Maple 街 。甩腿下车,他停在一座白色楼房前 。还是那个小院,草地上摆着两把凉椅。 “没错,就是这里。” 杨宇推开院门,楼下那间小屋的门和窗户都大开着 。 “奇怪,没人在家,却开着门 。” 他走了进去。不知为什么,杨宇虽然只来过这里一次,却感到对这个小家很熟悉 。 


房间不大,卧室客厅二合为一 。美国各大学附近的住宅区,都有很多这样的简易单元房,大多租给读书的学生住 。而且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 “Efficiency = 高效率住房 ” 

房间的主人别有一番巧思,将中间用来区分卧室和客厅的布帘推至墙边,在栏杆上挂了三盆长青藤 Ivy 。修长青嫩的藤叶上下左右蔓延开来,成为一扇绿色屏风,使得小房间很是生动活泼,且又温磬自然 。 

杨宇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本书,看看封面,会心一笑,《 英语会话专集 》, 他想,这书大概是出国留学或访问人士们的小圣经,几乎人手一册。 


院子里有人哼着歌走进来,是方华。杨宇顽心大起。他躲到门后,捏住鼻子:“ 喵 ” 地一声,很快地就闪身站到了刚进屋的方华的身前 。方华居然没被吓着,眨眨眼睛,看清是杨宇。“ 咯咯 ” 笑起来,嘴里嗔怪道:“ 杨宇,是你!吓我一大跳 。” “受惊了,粗心的女主人 ! 门大开着,人却不在家 。” 杨宇把一只手放在胸前,弯腰以示歉意 。 “外面的空气那么好,我想把它们请到这座楼底小屋来 。多好,还额外请进了你这位不速之客 。” 

方华的声音听起来清脆 , 依然有些童音 。“巧不巧,今天正好是我二十三岁生日呢!来美国后的第一个生日 。可惜,昌明是天天都要去实验室的 。” 

“祝你生日快乐!送你一件生日礼物要不要?” 在方华的面前,杨宇有了许多平时不常有的调皮 。 

“ 当然要啦!是什么?” 

杨宇伸手指向屋外。“请你骑自行车游览密西西比河景 。” 

一听这话,方华又笑起来了。“ 耍滑头,还不如说请我给你当导游呢 。从我家走出去几个block 街区,就是河岸了。昌明和我每个周末都去岸边跑步 。” 

“是么?那倒是要劳动你的大驾了。” 杨宇看过地图,知道河岸弯成一个半圆,围着 Tulane 校园及附近的住宅区,却不知 Maple 街正好在河沿处。 


两人骑着自行车,很快就到了河岸 。河岸线很长。岸外,绿草茵茵。岸内,水光潋滟。 沿着河堤,继续向前骑。方华觉得眼前一亮。“ 呀,这里的河面那么宽,岸边还有那么大一片草坪 。我还从来没到过这里呢 。” 以前,她与昌明跑步上的河岸,还没跑到这么远 。 并排骑着车的杨宇大为得意。“怎么样?导游小姐,没想到这里别有洞天吧?” 他指指堤上的长椅子。“下车,休息休息。”

今天虽不是周末,这里却依然热闹。草坪里,三三两两的人们在放风筝,打排球。河堤上,不少人或在散步遛狗,或坐在长椅上观风景。 方华指着那些人,对杨宇说:“ 他们一定就是美国社会的有闲阶级咯 。” 

没听到杨宇的回话。方华收回视线,侧头望望坐在身旁的杨宇,原来他正专心看着几只绕着岸边橡树飞的小鸟 。那些鸟的羽毛是蓝色的,很好看。杨宇说:“Blue Jay , 这便是青鸟了。哎,你读过那本翻译小说《青鸟》吗?据说谁找到了青鸟,谁就找到了幸福 。” 

 方华点点头:“ 读过。可能哦,每次我看到这些Blue Jay 时,心里是蛮快乐的 。” 

杨宇望了一眼方华,声音有些沉沉地:“ 那也许因为你总是快乐的 。” 

“怎么,你不快乐吗?” 

方华有些诧异,又自问自答道:

“ 哦,知道了。你想太太快点来吧 。等丽萍来了,你就快乐了。连我也盼她早些来,我就有了第一个同龄女伴了。哎,杨宇,丽萍是怎样的一位女生,讲讲听,让我先熟悉熟悉 。” 

“嗯。” 杨宇有些犹豫,但他又觉得很喜欢跟方华讲话 。

“ 说来也许你不信,对丽萍,我都还不太熟悉 。” 

“ 哦?她不是你的大学同学?” 

方华嫁给了同伴的班长,班里的其它三位女生也与同系或同校的男生交着朋友 。 

杨宇自我解嘲地笑了一下:“ 奇怪吧,我几乎读遍了北大图书馆里所有的中外爱情名著,自己却并没有谈过恋爱 。大学时,我是系里有名的书呆子。父母对我在学业上的期望很高,一再告诉我不要谈女朋友,以免分心耽误功课 。” 

" 那你怎么结的婚?” 

方华更觉奇怪了。“八十年代的青年,总不至于是父母包办吧?而且 , 你还是你们省那年高考的状元呢 ! " 

杨宇用手指按按额头。“ 我和丽萍的婚姻可以算是 。他是我妈过去老同学的女儿,小时候我们常在一起玩 。上中学时,他们家搬到了大连 。去年我大学毕业回长春探亲,两家父母商量好 , 叫我到大连度假,住在丽萍家,我们开始了交往 。今年我退学离开北大研究生院来美国读书前,我们便结了婚 。” 

方华舒了一口气:“ 这也是一类恋爱呀,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 

杨宇声音依然沉沉地:“ 这也可能就是那种不太成熟的婚姻吧 。” 

方华想起来了,北京语言学院那位多虑的妇女干部。 

“那是我当玩笑话学给你们听的 。等丽萍来了,一年半载,你们不就熟悉了。象我和昌明,可能又是太成熟的婚姻。刚结婚就有相敬如宾的感觉 。” 


方华的话,把杨宇从自己的思绪中引了出来。“ 相敬如宾 ”,确实的 。前天星期四,他见到了昌明,在Rosen House 宿舍里 。昌明虽和他,欧阳,魏青同龄,却很有一种沉静的愉快,温和,如同长者一般 , 同龄却没有哥们感觉的那类男生 。 那天,昌明说自己整天都在医学中心的生化系上课做实验,离家和主校园太远,没时间陪方华,他很高兴能认识他们三位,并请他们多到家里玩,说方华一定喜欢有他们作伴 。 


等他们夫妇走后,魏青啧啧称赞:“ 昌明真不简单,不担心别的男生和自己太太来往,大度,大度。

” 欧阳摇头晃脑,大发议论 , 说:“ 那也是方华让人放心,别看方华爱说爱笑,逍遥自在没心眼跟孩子似的,可有那么一股劲让你得敬她几份 。哪象我的那位晓倩女士,娇里娇气,动不动还爱哭个鼻子,所以她就得老跟着我,别人谁受那个烦 。” 

声音语气里,欧阳很有独家英雄护娇妻的豪迈 。 

魏青冲欧阳翻翻眼睛,又问杨宇:“ 你呢?是何态度?” 

杨宇摇摇头,没说话。 现在想想,当时自己是心里没谱 。于是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方华说:

“ 那好啊,相敬如宾,白头到老 。这不正是理想的婚姻模式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