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18929&g=999&tag=785&page=1

北大趣事(二)


罗新    06/05     14460    
4.5/2 



八十年代中期,是中国女排最辉煌的时期。那时候,女排的每一次比赛,都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在我的日记里有这样的记录。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星期六,晴

今天上午上心理学课。到了11点钟,不知哪个同学打开了半导体,随着“嘟嘟”的报时声,同学们骚动起来。有几个同学向老师说,今天有排球赛,中苏女排对垒。老师真好,马上答应下课。同学们高声欢呼,跑出了教室。

我赶忙回到宿舍,拿出半导体一边听一边去吃饭。食堂里好多同学都拿着半导体在听。我买了饺子,囫囵吞下去,聚精会神地听。当听到苏联女排从2:11追到12平时,我简直一点儿也吃不出味来。

体育精神是民族精神。有的同学为了看球赛,连课都不上。听说,男生宿舍挤了满满一屋子人。”


后来不久,女排姑娘就来北大访问。北大学子几近疯狂地迎接她们。日记中记载了当时的盛况。

———————————————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星期三,晴

       练完歌,赶到“五四”操场。下午女排要到北大来。在系里,雷志强、于长江、李军、矫扬几个人正商量着写几幅标语挂出去。最后雷志强执笔,写了“你们辛苦了”、“胜利永远属于我们”、“祖国万岁”。“你们辛苦了”被撕成五块,我拿了个“辛”字,准备到时候一起举出去。
         等我们赶到操场时,正对主席台的有利位置已被占满了。好在关冬生举着系旗,我们跟在后面,一股脑拥进去。实在太挤。五个人各拿一个字,又不能分开,叫着嚷着,忍受着别人的白眼,终于站到前面。女排姑娘坐的车来了。我们一起举起手中的字。后面的同学因看不见,拼命往前涌。人群荡来荡去,我只觉得脚下是千万只脚,脚上又被踏上千万只脚。前面的栏杆几乎倒了。真危险。万一倒下一个人,便会出人命。我们顾不上举字了,随着一股向外的人流,一股脑被拥出来,站在中间。
        北大同学来的真多,其盛况远远超过“九一八”。在万头簇拥的空隙中,我见到了女排的所有人。看电视见她们打球时是那么神气,现在亲眼看来竟是平常之至。邓若曾、郎平讲了话,倒还风趣、实在。同学们一阵阵欢呼、哄笑或鼓掌,气氛热烈。
————————————————

        看完这段日记,不由得心有余悸。差点就是一场上海外滩踩踏惨案啊。由此也可见当年女排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她们是民族英雄,是所有人的女神!那时人们对女排姑娘的崇拜狂热程度,堪比今天的追星族。

        后来上研究生时,和女排的梁艳住隔壁。那时她已经退役,在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读书。工作后,定居在海南,邻居又是跳水冠军许艳梅。离开了竞技场,她们都是实实在在的普通人。但是,曾经那样的辉煌,不仅属于她们自己,也感动和鼓舞了无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