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非洲裔族强盗一再抢华人商店引起的话题、

Mulan G    06/16     4316    
4.0/1 

读了一篇文章,是关于在休士顿,黑人非洲裔族(非裔)强盗,再次抢华人商店,而且这些强盗还给自己找理由。-- 之所谓强盗的逻辑。

似乎在各大城市都有类似的事件!华人商店主人的应对措施是找政府。可是市政府的调解并不起作用。

这似乎是个棘手的难题:如何保护自己的商店?

店主的第一个反应是:政府应保护我。

---政府回答:这是警察的责任。

那么,警察是否渎职?

作为纳税人,我们是政府、警察的老板。警察是纳税人的雇员。我们有权审查他们的工作。如果他们渎职导致纳税人的损失,纳税人可以起诉政府,进而依法得到损失赔偿。

这是美国,任何人都“有权在法庭用上属于他们的那一天。” (This is America and anyone can "have their day in court." )

作为被抢劫的受害人,我们有权利提出下列问题:

>911紧急呼叫电话是否马上接你的呼救电话?

>911是否马上发送你的呼救?
>警察局是否立即行动,依照法定程序根据现有警力及时发配警力,应对市民的呼救?
>警察是否因偷懒渎职没有及时到达犯罪现场?
>理案的警察是否称职或尽职,没有敷衍了事?
>司法机构是否还给作为店主的你一个公道?

所有关于市政执法与司法的规章程序,都是有章可查,都是公开的,供大众查询监督的。如有问题困难,美国有世界最多最好的律师。

---如没有渎职,只是警力不够,怎么办?

你可以要求政府增加警力:雇佣更多的警察,增加警车巡逻,提高警方对报警的反应速度。

(当然笔者不喜欢太多警察-- 他们花上税人的钱)

---如政府的回答是资金不够,无法增强警力,怎么办?

如果你是美国公民,你可以上街取得足够投票人的签字支持你的提案(提高税收,用于增加警备开支),将议案递进政府立法机构,立法机构投票决定是否通过此项提案。一旦通过,成为法律,要求纳税人每次缴税时多交钱给政府,让政府用来增强警力。

(笔者反对多缴税!不过增加税收是给政府增加预算开支的办法)。

通过增加税收取得资金用于雇佣更多警力,是否有效?

---很不幸的,需等到下一个抢劫案才可评判(同时大家要多缴税哦!)。

这是大多数在美华人的行为:作为纳税人,依法缴税,支持政府开支,支付政府官员、警察的工资。目的是指望完全依靠政府,依靠警察局那些警察来保护你的生命和财产。

当住在闹市败区或在那里做生意,光靠政府警察保护,够吗?

如果任何一个环节出差错,任何一个警察渎职,你没有其他手段保护自己,只有被动挨打或等死。人命关天!等到命丢了,事后怎么弥补也太晚了。

我们远离故乡,漂流到这里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过上好日子,为了给我们的子孙后代创造比较好的未来,实现美国梦。如果不能保护自己和家人的生命财产,美国梦会成为“南柯一梦。”

都说入乡随俗,“家园是你在所到之处经营出来的。“("Home is where you make it." )所以,让我们搞清我们所处的国度情形如何,进而充分利用这里的优势,利用我们所拥有的,少走弯路,把事情办到,有效地保护自己的利益,实现美国梦:

首先,

我们是纳税人。我们的钱在支撑着政府。

政府部门的资金是来自每一个纳税人的。政府的所有开支都受法律严格限制并监控。除非全民投票授权政府花钱花人力为每个私人商店专门防卫,否则,政府是不能拨款专门防卫华人的商店,即使店主腰缠万贯或是社区要人。

第二,

宪法的目的是严格限制政府的权力,保证每一个人的自由和权利不受政府侵犯或非法剥夺。政府不允许跨过法律允许的界限去干涉私人事务,更不涉及人的思维领域,去搞思想统一。

只有当有人报警报案,政府才依法介入。

谁犯罪,谁依法赎罪。即使是双胞胎,也不能因为其中一个犯罪,就认为另一个也会有罪过。“都是非裔,都住在一个区,所以都是有罪”---这是个错误逻辑,不能以此要求政府介入。

第三,

美国的国家运转不是以政府为中心的。

有多少在美华人注意到这个事件:2013年联邦政府因政府预算法案不能及时通过不得不从十月一日一直关闭到十六日?如果你根本没注意或听说,那说明你的生活与政府是否存在没太大关联,也许已感觉到美利坚合众国的真谛?

切记:这里是个自主的社会。政府不是我们生活的中心,不是我们的依靠。

相反的,是我们纳税人在支撑着政府,支付政府的运作开支,包括支付奥巴马的工资、白宫的开销、总统专机、联邦法院法官的薪水、任何一个公务员的工资及任何一个公共设施(基础建设、高速公路及政府办公楼等等)的建造维修管理,也包括所有公立小学、中学、及大学的各种费用和老师、教授、及员工的工资。

而且,所有政府专门为低收入家庭或穷人提供的补助或补贴(医疗、教育、交通、住宿、食品、水电、手机、其他生活用品、儿童助养、孤儿收养等等),都是来源于我们纳税人的腰包。

所以我们纳税人是政府的主人、雇主、老板!是纳税人在支撑着这个社会。政府是我们的工具,是为我们服务的。

所以,下一次你与政府部门打交道,作为体面人只需互相尊重体谅,不卑不亢。绝不需要阿谀奉承,委曲求全。如果你觉得没有被善待或没有得到应有的服务,你有权要求与管理阶层对话(ask for managers or supervisors),理直气壮地反应你的意见,提出你的要求。如感觉受歧视,可以起诉歧视。

下一次我们投我们作为美国公民的那一票之前,对待关于是否增税以增加政府、公共、福利补助开支的提案(bills),要先知道这些提案一旦通过成为法案,会对我们的腰包造成什么后果;要知道钱会用在哪里,是否有可靠的机制和手段,以监控这些钱是否花在你要花的地方。

在这个国度,我们属于极少数。所以我们的每一票、我们每一个人的一言一行都对我们自己的利益有巨大影响。我们的人数加上我们的性格与习性,使我们很容易被遗忘、被忽视、被小看。所以,一定要利用每一个可能的机会去参政、投票、去贡献,去争取利益,去显示我们是国家的主人。

“你喊得越响,得到的利益越多。”
(The louder you get, the more benefits you will get.)这是一个前同事对这个国度的一个评论。


第四,

作为国家的主人,我们通过神赋予由法律保障的的权利和渠道对这个国家进行管理。我们的所作所为直接影响着这个国家的现在和未来。

这就引出了政策选择的话题:我们要小政府还是大政府;联邦政府中央集权还是各州自治。

小政府:老百姓尽最大可能管理好自己,邻里之间互相帮助爱护,在爱自己爱家人的同时,爱我们的邻居。遇到冲突时老百姓自己之间摆平,最大可能减少政府介入,进而减少政府开支,减少政府对税收的需求,从而减轻纳税人的负担。这也最大程度减少政府官僚、腐败、及失职渎职等人为问题,避免出现官府成为我们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公职成为最热门的职业、人人成为官迷的畸形局面。


大政府:我们每一件事都找政府,喜欢政府包办,依靠政府来解决我们的衣食住行,政府自然就依法介入,依法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成了我们的”父母大人”。别忘了,政府需要人力物力财力去帮助老百姓办事,越多人需要政府帮助、喜欢依靠政府,这就意味着政府就会越来越庞大,成为最大的雇佣人。整个社会自然就成了一个庞大的很难动摇的机器。自由自然就丧失了,因为每一个人成为机器的一个零部件或者电池了。这个时候才开始谈如何克服大政府所带来的各种弊病,比如渎职、贪污、低效率、沉重的税收,就如同一个300多磅重的人将承受由于肥胖带来的各种严重的健康问题,需要经过阵痛的洗礼才能解决问题,弄不好还会寿终正寝了。


联邦中央集权其实就是大政府,虽说现在还不是,不过有这种走向,是因为那些喜欢依靠“父母大人”的人让联邦政府以为他们的介入是受欢迎的。


各个地方情况不同,高高在上的联邦政府又如何一刀切决定各地所需?


各州自治,这是当年包括杰弗逊在内的几个少数派美国建国先父说服或胜过包括华盛顿在内的多数派保皇集权派,送给美国的“礼物”。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


在这个自主的社会,我们管理自己,所以我们有自由,因为自主与自由是同步的。我们这里讲的自由是指老百姓有宪法的保护,免于政府专制。

有生以来,你拥有神给你的、不可分割的作为一个自由人的权利。这些权利不是政府给的。宪法保护所有你作为一个自由人的这些权利。

在这个国度,作为永久的合法居民,你拥有言论、宗教信仰、集会的自由;你拥有携持武器的自由;除了投票权属于公民专有,在境内,你拥有与其他任何人一样的权利,无论你的肤色、种族、性别、残疾、宗教信仰、出生国家或出生原地。

国家机制旨在完全围绕个人、家庭、和社区的利益和繁荣,是由公民投票来选择具体方法(法规),以保护居民的生命、自由、拥有土地财产,及追求幸福的权利。

当然,只要有人,就有渎职、邪恶、贪婪、自私、不平等,这就是为什么有“三权鼎立”,互相牵制,互相监督。这就是为什么宪法否定终身制,为什么宪法赋予人民武装自己的权利,以防止遏制可能的暴政,捍卫自己作为自由人的各种自由和权利。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集体联名申诉不平,为什么我们可以联名提案、投票改变我们的命运,为什么我们可以像拉美非法移民者一样,到白宫前集体示威、情愿,为什么你可以质问并挑战任何法规条文的合理性或是否合乎宪法,为什么你可以起诉任何厂家商家制造售卖劣质危品,维护你作为一个消费者的权益,为什么你可以起诉或申诉你的老板、政府、或商家歧视你,为什么你可以自由地发表你的看法、异论、反论、反击、驳斥、捍卫。

这就是为什么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你作为一个美国公民或永久合法居民拥有甚至随身携带武器的权利(每个州在随身携带方面的法规不同)。作为一个自由自主的人,在面临危险时开枪保护自己生命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私家住宅重兵防卫、壁垒森严在美国闹市败区比比皆是,更不用说商家为保护自己个人的生命财产自费动用现代防备以维护正常营业和所有人的安全。

既然有胆量住在闹市败区或在那里做生意,重兵防卫并不过分。非裔自己在那里做生意也是要加强防备的。

向美国证明,华人的生命和财产是宝贵的,华人有能力保护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和财产,华人在必要时会毫不犹豫地开枪自卫,绝不畏惧他人的暴力威胁。持器在手,就是开枪之时,试看谁还敢侵犯!

读到这里,如果你还没有办法对付这个问题的话,还可以利用新闻媒体,在民间团结其他受害族裔,在社会舆论上造成声势(似乎有人已在进行),呼吁非裔社区与大众对话,以试图寻找解决难题的渠道。当然,这只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是软弱的表现。其实等于向世界再次宣布:我们是弱者,我们是猎物。同样都是上帝以其形象创造的大写的人,同样都被放在地球食物链接的顶峰;我们放弃我们的大写的人字,宁愿不做勇敢的强者“捕食者”,而选择只是猎物而已。

最后,美国的保险机制也为我们提供各种损失赔偿的途径。如店主有保险,应及时报警以免错过规定期限,尽快取得赔偿。

让我们学习利用我们所拥有的,填补一个多世纪的盲区,以我们的聪明材质和祖先给予的无穷的智慧,为我们自己和家人,与美国其他民族共同努力,给我们自己开拓一条比较平缓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