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27442&g=999&tag=588&page=1

汪浩:做自己想做的事,你将不再有恐惧


汪浩    09/29     7406    
4.0/1 

做自己想做的事,你将不再有恐惧

-首期“百年物理 薪火相传”之物院校友面对面

汪浩(物理86级)


20121129日,我应邀在由物理学院研究生会和物理学院校友办公室共同举办的首期“‘百年物理薪火相传’之物院校友面对面”座谈演讲。现场同学们提了很多问题,我就其中一些问题的回答整理成稿,希望能对物理学院的同学起到一些借鉴作用。




同学们,北大物理学院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全中国最难进的学院之一。你们能考进物理学院,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了自己的成功和社会对你的肯定和认可,你们应该为此感到骄傲。


在物理学院我们确实能学到了解释世界运行的规律和道理,也学到了许多实际有用的知识。但是物理学院还给我们带来了更深刻的教益。首先,它帮助我们得到了一种能够让自己的心态非常稳定的世界观。稳定的心态和健康的世界观对我们将来走入社会后事业成功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其次,物理学院还教给了我们一套很有用的方法论。学懂物理之后的我们对世界的解释就不再肤浅,我们对事物的看法总是有一套系统,总会刨根问底。第三,物理学院还陶冶了我们的自信,因为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有系统,也因为我们对世界的分析比较透彻,更因为我们能发展出许多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我们面对和解决困难时就会非常有信心。这三种教益加上我们北大物理学生本来就有的坚韧和锲而不舍的精神,都使我们毕业后变得很强大。


可能是对我的职业轨迹有感,许多同学给我的提问都与职业选择有关。我想告诉大家,从物理学院毕业后不一定非得要做物理。我们86120人,现在继续搞物理科学的人也就不到十个,大部分人都做了其他工作。有的同学成了律师,有的成了企业家,有的是医生,有的去了投行,有的在政府做官,等等。其实在北大学哪个本科专业并不是将来职业选择的决定因素,重要的是要学到一套好的方法论,产生自信,能用稳定的心态来面对世界。座谈会主持人介绍了我的简历之后,同学们问为什么我的履历很丰富,问我的工作轨迹是不是事先规划的。我想说,具体的轨迹不是我事先规划好的,但每一步都是我的选择,这些选择都是根据我自己的兴趣和家庭的需要作出的。


从北大物理学院毕业,我进了麻省理工学院,开始了自己的事业。麻省理工学院和我们北京中关村一样,有浓厚的创业气氛,毕业生在周围开了很多公司,他们很喜欢雇母校的学弟学妹们帮他们做事。初来乍到的我,除了学习,还想挣点外快,于是就找到一家互联网技术公司去打工。打工过程中,我学会了PERL这门语言,帮公司写了一个网上购物的软件。那时还没有亚马逊,甲骨文也还没成功。我写网上购物程序是件有创造性的工作,很积极。那件工作实际让我第一次进入了咨询行业。因为我对互联网技术有了浓厚的兴趣和准备,若干年后我毕业到了一家叫华信慧悦的咨询公司工作,为多家美国大企业提供了员工网上福利自我服务的技术和管理咨询。我在咨询行业中学到了有关大企业员工福利的各种商业规则和道理,包括很多关于医疗保险的技术。后来当我大儿子出生后,我不能总是天天旅行出差,就非常自然地转到了麻省一家医疗保险公司来管理信息技术,领导了麻省中部互联互通的卫生信息网络工作,成功后被埃森哲录用来参与领导美国全国医疗信息互联网的创建工作。在埃森哲我也接触了很多医疗行业的大企业,有的是大的医疗保险公司,有的是大医院。后来由于我二儿子出生,我又不能旅行出差了,正当纽约州政府需要一位主管信息工作的医疗行业高级官员时,我就应聘成功到了州政府工作,为州政府主导了多项医疗信息和公共管理的改革。2011年底我在国内的父母病重,为了就近照顾父母,我就辞职回国,被委任为埃森哲大中华副总裁和主管医疗行业的总经理。我职业的轨迹都是按自己的兴趣,根据家庭的需要做出的选择。


同学们问我,现在你们究竟是要安心学习还是要积极的去作事业规划。我认为两方面都重要,但最重要的是要安心做好你们目前要做的学习和工作,而不要为规划花太多时间,因为你们的职业规划往往是在信息不健全的时候做的,未必准确。你们还小,对世界的了解还不够全面。在自己还没有经验,也没有很多信息的时候,就一定要去请教自己的老师,学长,父母,和好朋友,让他们来帮你提一些参考意见。这就是我所说的个人支持系统。一个孤独的人往往是一个脆弱的人,所以每个人都要花心血认真创造自己的支持系统。我们只有把手头的工作做好,把自己准备好,有良好的支持系统,才能在关键时刻为自己做出最佳选择,这才是对职业的最好规划。



我们每个人的职业选择都应该是按自己的兴趣而定的。我从麻省理工毕业时曾经有多个工作机会。机会之一是去我老板大弟子的公司,一家美国最大的三五族半导体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商。学长经常到母校去挖人,曾经问过我要不要去他那里工作,我当初婉拒了他的邀请。我们北大物理学院的一位王姓学长在应用材料公司作副总,打电话找我,希望我到他那里工作,我也婉拒了他。还有,如果我当初想留在麻省理工做助理教授,继续教研工作也是可以的,但是我当时希望到社会上闯一闯,想了解更大的世界。互联网已经把我的个人兴趣调动起来了,我经常会干到凌晨三四点钟才睡觉。孔子说过,如果你选择一份你爱的工作,你的工作就不再是工作,而变成了你的生活。所以,我认为职业规划的关键是在于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事。只有安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才能真正把个人能动力调动起来。当我们选择自己爱做的事,我们才能真正把握好世界给我们的各种机会,我们职业生活的轨迹才会有方向感,才会减少迷惘和恐惧。


有位同学提到一位清华的博士生选择了去中学教书,问我那位博士生是不是做了正确的选择。我觉得只要是他本人的选择,就是正确的选择,其他人无权干涉他的选择。一个博士生是国家培养的,但是他在读博期间也为国家做出过贡献,所以其他人不能因为他是国家培养的,就会对他的就业选择指手画脚。其实很多伟大的教育家都是靠教中小学生出名的。意大利的一位著名教育家Maria Montessori就是在为幼儿园的小学生设计了一套独特的认知教学方式成功的,一举成名,风靡全球。她能够启发孩子们各方面的智力,对社会有很大的贡献。所以那位清华博士按照自己的兴趣到中学生去教书,相信他绝不会照本宣科,相信他能更有创造性地为中学生服务。


有的同学觉得现在物理学院的研究生基本上是被社会主流所逼,没有职业选择的自由。其实我不这么看。世界上没有绝对自由的人,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由他人构成的环境和力场里,成功的关键在于能不能找到一个帮助自己的解决方案。我当初出国就不是一个完全自由的行动,我很想去美国看看,但是没有钱也没有其它途径,只能考托福,考GRE,为出国设计了自己留学读研的路。但我从来不说是其他人逼着我出国读研的。我只是在世界给我的环境和力场中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发展的解决方案,做了自己想做的事。


有的同学觉得现在我们物理学院的毕业生和经济学院的毕业生比起来有劣势,认为多年前我们还可以和他们一样拓荒,到如今我们都必须到他们那里打工。其实我们物理学院的学生比起经管学院的学生来一点都不差。不管一个人从哪里毕业,他能否成功取决于三大能力:第一,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们物理学院的学生,精通四大力学,格物致知,长期陶冶出一套以系统的方式看世界的能力,站得高,看得远,得天独厚;第二,待人接物的能力这个能力不是由书本上学来的,而是从社会上学来的,是从与人打交道的过程中学来的;这个能力也不是非得在经管学院才能学好,更不是在物理学院就学不好,所以我们没有任何劣势;第三,把事办好的能力能否把一件事情办好和读哪一本书没有直接关系。这种能力是从社会生活和实践过程中锻炼出来的;比如说小郭(论坛主持人)为了这个论坛花了两三个月来准备,他知道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预约,什么时候沟通我演讲的题目,什么时候要我的相片,等等,才能把今天的事办好。办事能力和专业无关。物理学院的学生只要认真地锻炼自己这三方面的能力,就一点都不会比其他人差。


有的同学认为今天的中国已经不能给我们拓荒的机会。其实你们今天的机会一点都不比昨天少。拿我所在的医疗卫生领域来说吧,美国每年要花掉17%GDP来搞医疗卫生,中国只花了5%,将来中国的医疗卫生一定会大大发展,会把医疗卫生的花销提升到GDP12%左右。这是一个非常巨大非常难得的机会。在其他领域,中国能给我们拓荒的机会也多得很,比如绿色能源,智慧城市,生命科学,环境保护等等。你们不要担心没有机会,而是要培养自己在机会来临时作正确选择的能力。


同学们要求我比较一下中国和美国。美国的体系很好,绝大部分美国人安居乐业,城乡差别很小,环境保护得好;它的系统是开放和包容的,讲究人人机会平等,但这也不是说美国的系统是万能的,它也存在很多问题,比如伊拉克战争和金融危机。只是美国人民具备了从挫折中站起来的强大能力。另一方面,中国的系统也很成功,在过去三十年中走了西方社会两百年的路;这个系统很有道理,有着深厚的文化和历史底蕴,它的优点是人数众多,人际关系紧密,国家观念非常强烈。但是在飞速前进中,这个系统忽略了一些不该忽略的事情,比如说环境保护,公平分配,社会风气,等等。诚如我的一位美国朋友所说,大自然修复自己的能力是强大的,我相信中国改正自己缺点的能力也将是强大的。所以我们不能说是中国好还是美国好,只能说多年以后中国的会更像今天的美国,但两者将永远有所不同。过去二十年来我发现人们对未来的向往大体是一致的,不同的是对通往未来的路径选择。我个人的观点是我们一定要勇于选择代价最小的路径。


有的同学还问了我你们该不该出国的问题。虽然我觉得出不出国归根结底是个人的选择,但是年轻人因该尽早出国看看。地球是圆的,我们在东半球只看到了人类的一面,要勇于去西半球看看另一面。到国外得到好的学位也许是次要的,见识了人类的另一面是更重要的,出国看看能在物理学院之后继续帮我们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它能帮我们成为勇于为自己和社会负责任的人,它能帮我们成为更完整的人,

同学们还具体问了我一些有关埃森哲的问题。我的回答比较广泛。公司基本上是西方社会的创造物。在中国古老的历史里我们也许有过公司的萌芽,但没有正真发扬光大。中国文化注重的是家庭,权利,和血源关系。自古以来两千年以家庭为单元的文化和社会结构为中国提供了必要的稳定,但是相当程度上抑制了公司的发展。西方社会对血缘关系较不注重,他们讲究平等,弱化公权力,陌生人走到一起为共同目标而奋斗的成本很低,他们很容易就能组成公司,团队精神非常强,很讲究人和人之间的互相帮助和互相尊重。只有这样才产生了像埃森哲这样的全球性的服务型大企业。埃森哲把27万个像我们物理学院学生这么聪明能干的人组织起来,在120个国家,为成千上万个政府和企业提供商业和技术咨询服务。这是我们应该借鉴的地方。

有的同学跟我提到了当今社会世风日下的故事,特别提到了广东的一个小女孩被汽车撞伤 后迟迟没有人救助的故事。和同学们一样,我听到那些故事也很伤心,但我希望同学们不要为此而失去对社会的信心和希望,要记住我们北大学生的特点是永远都以批评的眼光看世界。我的一个偶像是甘地,他曾经说过 “You must be the change you wish to see in the world.” – 我们本身就该是世界所需要的改变。即使其他人很冷漠,你们必须身体力行,从自己做起,去照顾那些需要照顾的人,世界会因为你们而变得更好。


你们来到物理学院,要珍惜这个一生难得的机会,一定要学书本以外的知识,学做人的知识,学做事的知识,学社会的知识。要记住,世界是多变的,我们做规划的能力是有限的,将来你们从物理学院进入社会,每个人总还会有一些迷茫。在事业上,你们想从A点走到B点,百分之八九十的时候确会到达C点。只要C点不能太差,到不了B点不可怕。只要你们总能选择做自己爱做的事,把自己爱做的事做得很好,你们的C点就不会差,你们就会有方向感,就能找到自己,就不再会有迷惘和恐惧。世界的力场是他人构建的,也是我们创造的,愿物理的力量永远伴着你们!


---


作者:汪浩(汪灏),北京大学物理系86级

麻省理工博士,哈佛大学公共管理硕士

曾任埃森哲董事总经理,大中华副总裁,医疗卫生行业总经理

现任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总校首席信息技术官(CIO)兼纽约州立大学研究基金会副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