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31863&g=999&tag=809&page=1

现代诗和诗【入冬】,作者众诗友 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歌    11/19     6075    
4.0/1 


大地变,得沉静和安祥,窗外也略带寒意。时间在不经意间,又迈进新一年的冬了。在这沉着的季节,亲们,你有什么期待或寄托?一起来和【入冬】吧

❄️❄️❄️❄️❄️❄️❄️❄️❄️❄️❄️


【寒江帖】

文/陈先发

笔头烂去

谈什么万古愁

也不必谈什么峭壁的逻辑

都不如迎头一棒

我们渺小

但仍会颤栗

这颤栗穿过雪中城镇、松林、田埂一路绵延而来

这颤栗让我们得以与江水并立

在大水上绘下往昔的雪山和狮子。在大水上

绘下今日的我们:

一群弃婴和

浪花一样无声卷起的舌头

在大水上胡乱写几个斗大字

随它散去

浩浩荡荡


【记一个冬天】

文/胡弦


屋瓦上压着厚厚的雪,母亲

坐在门内纳鞋底。

麻雀偶尔来院子里觅食,又匆忙飞去。

那是些阳光很好的日子,风从高高的云天外吹过来,带着

槭树的苦涩气息。

那也是一个平静的冬天,父亲一直在做家具。

院墙上的枯藤长长的,仿佛可以长过人的一生。

时日缓慢,雪水嘀嗒,辛酸之物悄悄融化。

我在刘集镇教书,放寒假,闲逛,写诗。

年关将至。过罢年,小妹将出嫁,而在重庆打工的弟弟

还没有回来。母亲

常常走到门楼下朝村口张望。

煤矸石路上,偶有从徐州开来的班车。每当烟尘散尽

田野上的雪,似乎更白,也比原来更加寂静。

如果多站一会儿,远处,祖父母的坟便依稀可见,

——他们去世多年,当时,已很少被提及。


【立冬后】

文/麦冬

这应该是最后一场雨

一个秋天我们都没用过伞

在雨中我们习惯穿行

习惯性倾听天空的诉说

去年的最后一场雨

在大街上唳寒

满眼的水即将决眶

伶仃的身影在菊过的风里

褪去生活的泥沙

需要哭时

可以把头仰起

我们经历过淬火

经历过沉默

让自己瘦骨嶙峋

大雪不一定寒冷

多年前我已立冬


【神降临的小站】

文/李少君

三五间小木屋

泼溅出一两点灯火

我小如一只蚂蚁

今夜滞留在呼仑贝尔大草原中央

的一个无名小站

独自承受凛冽孤独但内心安宁

背后,站着猛虎般严酷的初冬寒夜

再背后,横着一条清晰而空旷的马路

再背后,是缓缓流淌的额尔古纳河

在黑暗中它亮如一道白光

再背后,是一望无际的简洁的白桦林

和枯寂明净的苍茫荒野

再背后,是低空静静闪烁的星星

和蓝绒绒的温柔的夜幕

再背后,是神居住的广大的北方


【静夜思雪】

文/陆新民


我们猜想暴风雪打着漩涡

一个骑士,荷戟而来

雪白的火焰,舔着阴沉沉的街

是雨在下。雨在

不厌其烦地

给你的倦怠抹色

春天的门,是何人推开?


【与其说雪……】

文/代薇

与其说雪

不如说灼伤,一个盲点

与其说盛大

不如说炫目,悲痛

与其说时间

不如说荒腔走板的命运感

与其说现在

不如说毁坏

与其说记忆

不如说落叶,脏了的信纸

或者,一个人身上

——不可撤销的冬天


【当你唱出一首低沉的歌】
文/甘遂

当你唱出一首低沉的歌,
却使我想起一处久远的港湾:
即便在今天,我也能够清新地辨认出
在那里有着温暖的睡眠:
一如不同建筑的石块,
砌着各自房屋的模样。
当我从忘形的垂暮中醒来,
却发现一双美丽的眼睛;
读懂我所使用的语言,
好比在集市上看见一枚郢爰时代的金币:
除了时间已经耗去它的容颜之外,
它仍旧需要爱来滋养。
尽管所有的爱慕都可能像铁匠,
打制出一把双刃的钝刀那样。。。。。。



【冬日落】
文/霜扣儿

那条冻河在沉降
暮气浓郁,西方更低
不知名的候鸟扎向余晖
尾音渺小。几条横枝旁来
拨开我侧脸向你的心

庭院更加深了
门墙以内,蒲草如发
一台灶火了却焚烧的温暖
我独自意会,不说与旁人听

冬日落,三千苍茫挤进一寸目光
有风滑过窗台
落雪纷纷,衔接了那些漂浮的灰尘

——谁在那,随着风声的呼和
与灰尘浑然一体,被鼓点击中


【有些记忆在雨里】
文/ 陈华

落叶的季节
还挂着一些伤痕累累
十月的风吹皱了额头
连同不屈的意志
总有一些情感从眼里淌出
落进大地的心跳里

喜欢在下雨的日子
忧伤,更想起某个人
这样就不用担心阳光下
紧追不舍的另一个自己
体内体外的温度回旋
温暖着一帘烟雨

当年轻的白发指向远方
我知道不管走向哪个路口
都无法偶遇
相册里依旧年轻的自己
手指轻抚着岁月
有多少曾经留在了途中

于是
用一个又一个回忆养肥思绪
于是
用一个再一个叹息消瘦自己
有些回忆在雨里花红柳绿
有些雨水在记忆里
与泪水无异


【秋寒】
 文/海石

秋天的忧伤
在我的忧伤之上
秋蚊的忧伤
也挂于壁虎的灰墙
一些挂钟的时间
一个比一个硬心肠

我以每一分每一秒的徬徨
仰望每一树每一叶的枯黄
在每一次时针上方的移动
我 来回搬弄———
落叶的秋 与
落雪的冬

此时。我无动于衷
无心搅动一杯浓浓的咖啡
无意溶解一秋浓浓的伤悲
把你那天贴在耳朵的话语
再次贴着雪地。听见芳菲
你是我的玫瑰、含着泪


【只有下雪】
文/陌青

当旷世的雪,倾城而下
这腊梅
如何不悸动开放

隆冬的盛气
潇洒着呼呼的风
袭了落红百场
又冰封了弱水千里
独绕过腊梅
要知道,冬
仅用了半分的凛冽
鹅黄的瓣儿,便颤颤巍巍了
如果算是柔情的
也许,只有下雪

所以,腊梅树
只要还活着
花还开着
那些关于爱和恨的香气
就会在下雪时
从身体里溢出,溢出




【霜降了,Please take me for a ride】 
文/笨聪

昨天水灵灵的翡翠世界
在今夜的长空下破碎,满地
泠然到鼻塞,稀巴烂的玻璃味

时间把很多影像都煮得半熟不熟,不过
用来打发自己的影子却是再合适不过——
在雪花飘舞之前,
登上一些车辆是必要的;
十里长亭外,千枚黄叶乱翻书
锦鲤多欢泳,送我一程又一程
奇花弄曲湄,岁月之河浮艳星
很多种类型的神都在呼喊
"Take me for a ride":

喊一遍,小鸟开始鼓起愤怒的肚皮
喊两遍,SM万岁,SM人民大团结万岁
第三遍,最好呼麦
第四遍,艺术接地气
五六七八遍,成仙了成仙了
咦,不对呀,我怎么还在这里?
真心人
Take me for a ride , Please ! 
请你再说一遍你爱我

哎呀呀,白绫飘飘,快快飞天去
你踏飞燕,他上青云
有人践踏草地
蚯蚓把很多的泥粑粑拉到草根外
不少人弯下腰去,捡拾活化石的掉落——
几十颗白果,暗臭扑鼻,按照你们的逻辑
它们走过了悠久的岁月,就应该
称为天条律法
比百姓更有权利毒杀那些贪吃的孩子

惨惨淡淡的霜
在嘈嘈切切的梦里又下了一夜
我栖身在流沙中
一直疲于卸载这些钻进七窍的言语
真心人
Take me for a ride , Please ! 


【花香几许】
文/二月晴空 (王央)

一张老唱片的旋律
轻吻着黑白    上映
魂断蓝桥
回忆中又火苗般地攥心
爱情
寒冷中一支高贵的梅
又似烟花
闪烁在人性的黑夜

遇见的风景
完美了一世的短暂
像枝头一袭清新
池边绽放几许

就这淡淡的
在一杯咖啡里   停留
在记忆的深处   回味


【花布坊】
 文/麦冬

我看见花布坊
突然想起你
想起那个年的春天
你站在花布前面
你说春天就是这个样子
多鲜多艳
把自己张开
面对一条大街

我看见花布
就想起了你
想起那些飞舞的季节
要多么快活
才算飞行的样子
你的裙裾越荡越高
蒿芒越来越白

看见花布坊
就看见了花布
就看见了你
看见了我的春天
那个时候
红色的很红
绿色的很绿
棕熊总会走在我们的中间


【前途】(外四首)
【前途】
文/游鹿

吵鬧着要求長大
在煙火的燒烤中
慶幸脫去了保護的外殼
終於成熟
別人的祝賀和歡呼聲中
我們喪失了生命

《幾乎所有的文字》
你能走得多遠
我可否將你放飛
美好和優雅如同蝴蝶
醒吾過來
雜念並非靈魂
你被我的絲線牽連

【再見】
文/游鹿

美麗為何變成灰暗
誰解釋了眼前的笑
演算的公式
讓虛擬有了外表
想像有那麼重要
詩詞在資本里發酵
文字成了面包
迷失的热闹


【數字】
文/游鹿

在意大小
淹没在貪婪和滿足的瞬間
加減乘除的故事
少了境界
只要寫出
就是小數
再努力


【為】
文/游鹿

想念
一道划破天際的流光
行蹤去遠
用心隨追緣

白紙淡淡
默寫你的臉面
畫你的笑顏
相見


【深秋江南】
文/大江

雨一直淋漓
玻璃上覆盖他的外衣
远方的风景
在雾色中迷离

深秋
停下走向初冬的步子
银杏叶
金黄色在作最后的宣誓

我发誓忠于自己
绿变黄时安心随遇
我发誓忠于季节
黄色是季节的外衣

冷空气
在远方犹疑
好朋友
在身边笑语

这个深色的秋天
江南的风
犹豫
深秋的步履


【重返加州希望谷(Hope Valley)】
文/陈联松

也是去年的这个时候
却看不到去年的那个景

去年的今天
满山满谷的鹅黄和火红
今年早产了
留满山满谷赤条条的Aspen
无精打采
失血下垂的眼
空洞无望得没有故事可言
如呆滞的云朵
品不出秋的意味

去年  秋浓于血
胜过青春
今年的Hope Valley如烟
如烟的白  烟的灰  烟的黑
以至于你红袖回转
烟消云散
整个山谷都红了起来

能遇见斑斓的秋色
实在是一种缘分
和你一起遇见苍凉
则是缘分中注定的命
因为
万物是有个性的
一如你我在时间的山谷里


对于很多植物而言
也许只是一种形而上的随意
而对于我
今年的秋天
是你涂抹我伤口的
一层薄薄的春药



【搬家】
文/雪丰谷

树木立场坚定信仰秉持
人却似浮萍
搬家,如同鸟儿挪窝

对自由主义的高谈阔论
鹰比我们在行
绝非井蛙之流的鼓噪

搬家是妥协,还是解脱
要看应变能力
连同人内心的局限性

寒露过后,候鸟纷纷南迁
黄菊开得兴高采烈
昆虫先知,谋划冬眠

海里的鲸,以海为家
我开始觉得这首诗的命题
有点儿肤浅


【落叶】
文/雪子

一阵风过
树叶又飘落一层
剩下的一些
提心吊胆地悬着
生与死之间
触手可及

阳光照在树上
也照在树下
遍地的赤红、金黄
像老了的光阴,刚刚
把体内的青葱走完

它们安静地躺在尘埃里
不喧哗也不悲伤
仿佛死亡也不是那么可怕
仿佛刚把自己用尽
又重新获得了时间


【深秋的草丛】
文/雪子

不能再深了
整个山坡都是枯黄的
除了金箔一样的落叶
便是大片的狗尾巴草了
它们在风中低下头颅
好像臣服的万民

我走进去
仿佛走进了一处安谧之所
我想到了母腹
想到了梦中的原乡
我体内有千万只小鸟在欢叫
在张开翅膀飞
——我几乎热泪盈眶
几乎就要喊出
多年前丢失的那一声


【两岸】
文/大江

陆与岛
仍在各自驻守
那道海峡
无语暗流

大树已经作古
小草萎黄化入泥土
红枫叶
在北平雪里飞舞
金陵的梧桐
眼睛里飞出泪珠

流年似水甲子
坚冰还在游移
温暖的心泵出血液
冲破僵化的藩篱


【乡愁的预后】
文/陈联松

年轻时的乡愁
是一种急病
回去省一次亲
半路上  病就好了一半
回来的时候总是可以痊愈的

上了年纪的乡愁
成了慢性病
故乡走进越深 病情越重
回来的时候
还染一些新的忧伤
且郁结成
越理越乱的并发症

乡愁的病因
只有一个
离家的人都懂
只是没有一剂根治疗法
以至于
疗法越来越先进
揣着乡愁的游子也越来越多


【立冬前的欣喜与纪念】
文/邹宴

北方已下了立冬前的 
第一场雪
南方则落下霜降后的
最后一片叶

成熟的风用金色的露
饱满了叶子
它向着阳光打开羽状或锯齿
黑夜与它接吻
好象血液倒流至微弱的脉博里

刮来的一阵旋风
让秋天徘徊又缤纷

谁此刻为了快乐而抖索
就不必快乐
谁此刻为了幸福而喘息
就永远幸福

它为它可爱的容颜而安息
虽然最稚弱   却最为大地所喜
2015.11.7立冬前


【安身立命】
文/陈华

盲夜指向冬天的时候
最后一片落叶
确定了方向
乌云从天空剥下的孤独
一直覆盖着小路
冰凉的城市
半是风尘,半是沧桑

多像一个失去了暖的人
亟待一双手来加温
窗外还有嘤咛的声音
如丝的雨
一针一线
缝着大地的衣衫

初冬的早晨紧盯一滴泪水
等风来  或风乘她来
以漂泊的方式认领
捂紧胸口即将移民的热
墙上钟声嘀嘀嗒嗒
表盘里蹚过的千军万马
带着轮回
向白色远行


【闻北方雪讯,飘落】
文/桓熔

世界顿然
张开白色的帆
……
早早就有一串脚印
一直跨过冰封的河
……

又将是一年的帷幕
白花花的
是更多的欲望
白茫茫的
囫囵吞下一些匆忙

我取走
白色琴键的部分
嵌入岁月的沟痕
……


【霜降谣】
文/林小耳

该是菊花上场的时候了
同为秋天的尤物
桂花小巧优雅,菊花则霸气侧漏
它张牙舞爪的样子,和它凛冽的香气一致

这样的时节,适合品蟹,适合赏枫
适合在柿子园里摘下每一盏橙红的小灯笼
这个时节,更多的事物取出内部的火
让它燎原,让它燃烧秋天的画板
仿佛以此对抗,霜冻向大地抽出的刀剑

在秋天,我们都生出一颗高傲的心
仿佛明月高悬枝头
万物可以静默,唯有美不可屈折


【永不试爱】
——致Luis Cernuda
文/笨聪

你闭上眼睛在梦中寻找
每一朵浪花
名字都叫孤独
但你依然去数

走到哪里你都背着头颅
蜗牛远离故土
吐着透明的血
在人潮中暗自吟咏

诗人倒下的地方
都有一座绿色的房子
一手拿着烟斗,一手拿着火柴
失落的世界总是需要点燃
彼岸依旧没有感情没有财富

封壳之内,陆地之上
你拥有的
只有自己的影子
不知何种形态的影子

我闭上眼睛在泪中寻找
每一片水嫩的唇瓣
都是我丢在身后的孩子
但我不得不
回头去看
不论活到何时
我都埋葬笑容
站于一旁,默默等待一切结束

而,在被奴役的贫瘠后面
有颗最亮的星星似乎在天上等着我:
待我写出一对翅膀
待我拾起人们不自知的弃绝



【起飞】
文/轻羽飞飞

时间是一只飞翔的鸟
从你我的头顶飞过
日光倾城而下
恰如光影从指缝溜走
金色时光里
留存了一些难忘的回忆
朝花夕拾中
寄托了一些美丽的遗憾

长着翅膀的时间
想要冲出誓言的牢笼
编织着热情
堆砌着信任
轻挽着依恋
蓝色,开始让人眼花缭乱
即使,那只鸟
在半空飞起

一些起飞的年华
渐渐接近,又偷偷远离
那些寒雨晚来的风里
时间如白驹过隙
时间如涓涓细流
那里有一同远望过的麦浪
有我们曾经携手走过的足迹
还有有幸遇见那腾飞的快乐

信吧,所有真情实感
都将乘着未折断的羽翼
回归,落地,再起飞


【初雪】
文/楚歌

未名的雪
轻轻的卷起旧时光
一片片散落在万里之遥

思念入骨
伴着漫天的轻愁
遥望未曾遇见的每一个欢颜

牵过的手
慢慢的长成记忆
轻悄悄的掠过临湖轩的清渺

旧梦一层层褪色
沉浮在燕南园的矮墙上
静静拥抱转身后的寂寥

陌陌清落几人觉
转换的时空里
为伊寂寞为伊笑


【幻】
文/听涛观海(小阁)

怀抱着一把琴弦,怀抱着我永不能示人的爱情
一步一步,我踏进茫茫雪原

盘腿端坐,合十,调弦
把那些尖叫与泪水,晕眩与绝望
一声声诉说

风与天空对望了一眼,任我的
忏悔和爱
在大雪中纷纷落下……


【翡翠情结】          
文/苏凤

听到山水佩戴一枚
江水的清音
玉镯璞然取代
钻石的冷清
天地悠悠恩泽
亿万年与人间的情结谁知
山的神气守候
沐浴我于温暖的
山泉


【季节的香气 】     
文/苏凤

爱情花园
让你发掘
更深一层的自己
宝藏埋藏之地
夏日的紫丁香如痴如醉
秋天有时开了春天的花
不是每朵花都带有香气
好比爱的能力


【宛如在深秋】
文/四月天(朱鹰)

给黄昏一个理由
你宛如深秋的处子
我从尘埃里走出
醉入流星的曲调

往事曾替我欢笑
秋水亮了沙洲
你转身坐入禅中
惊叹了俗礼的雅致

我什么都看透了
除了普通的故事
陪你喝一杯吧
即使吹起了北风


[Poetic Justice]
诗意的正能量
By Romaine 

I am seated at my desk
我被迫坐在桌子上
My eyes strip clouds bare
双眼把云朵赤条条的撕光
Beyond the fish bowl
置于鱼缸之上
Into which I can only spill  
在那里,我只能流出
Useless tears
无为的泪光
Upon another meaningless report
那毫无意义的文章
That speaks of the unspeakable
述说着无可言表
That names no names 
命名着无可置名
That dares preach peace
直面对和平的宣扬
As the tom-toms sound
就像手鼓敲打的声响
Their bloody call
那是啼血的呼号
Vergissmeinicht I hear you whisper
勿忘我花儿,我听到了你
From your frozen grave
从坟墓传出的低语 如此冰凉
How can I forget you
我怎能把你忘怀
My sister    my brother   my child
我的兄弟姐妹,我的孩子
When I relive my shame
当我回首那耻辱
A thousand times each night
In your silent stare
你冷浚的眼神一夜千百回把的刺伤
But please ask me no questions
但请不要问我为什么
And I will tell you no lies
我的内心吐不出谎

I have just spent more than one hour
已经渡过一个多小时时光
On the telephone to Berlin
那通打往柏林的电话
Excitedly speaking Chinglish
To my siblings
兴奋的和兄弟姐妹们
把中式英文传唱
We are late Autumn's children
我们是迟秋的孩子王
In a captured moment of innocence
玩耍在那一刻的天真时光
Making believe it is still Spring
相信着春天还在徜徉
But I am the master of self-deception
而我就是那自欺欺人郎
It is my only means of survival
只有我生存的希望
When love is at arm's length
当爱能用胳膊丈量
My sister and brother are well
我的兄弟姐妹便能安详
They tell me they will leave for Yangzhou tomorrow
他们告知明天就要离开扬州
To share their goodness with the world
要远播他们的善良
I envy the beauty of their art 
我忌妒他们的艺术之美
The beauty of their lives
忌妒他们的生命之美
The simple power of their love
爱便是他们微小的能量

I stand and face my blank wall
我伫立着面对那堵空白的墙
Which becomes a shrine to Truth
它便成了真理的圣堂
Faith without religion
没有宗教的信仰
Or is it the opposite
或是相反的状况
I can never be certain
我无法想象
Down on my knees I beg forgiveness
跪倒祈求你的宽宏大谅
And for the strength to take the poetic road
以便获取通往诗意之路的力量



【冬天,倘若真的下起雨来】
文/梦白

冬天,倘若真的下起雨来
和冬天落下一阵雪花
走在大街上
有同样的感觉

感觉天空总是
说落下雪花就落下雪花
说有雨就有雨
人们喜欢
盲目等待

喜欢雨滴溅在身上,真美
黄雨伞......真美......
倘若是钞票砸在我们的头上
又该怎样呢
是不是有人
又要咒骂这
鬼天气了

转身吧,转身斜着眼睛
注视还没有细雨蒙蒙的大街
站在橱窗玻璃前
来两次转身

只要暴风雨不来
只要暴风雪不来
只要没有嘶哑的爆炸
只要没有一群人被炸死
只要没有一座城市毁于一旦

只要天空下着细雨
在下雨的大街上就可以寻找爱的
在微不足道的回忆中
也是可以寻找爱的


【冬之劲舞】
--致(冬)的知音 
文/汪温妮 

善舞者 是天生的强
如果 你懂
她透明 冷冽
不给你温柔
不给暖风 不给介绍
要出场 就出场
劲歌劲舞
舒展 酣畅

看 与不看
她 就在那里
今日舞者 冬姑娘
唤秋风 扫落叶
要清场 要飞翔
白纱摇曳 衣袂飘飘
吼一声 霜降
温度骤冷 小鬼逃亡

听 与不听
她 就在这里
今日唱将 冬姑娘
如泣 如诉
陡然高亢 冰雪
天地变色 冷风入骨
让你疼 让你伤
挺寒潮 炼坚强

爱 与不爱
她 还在这里
天父使者 冬姑娘
雪花压树 树越挺
冰雪覆地 地越肥
用危机 抗麻木
用寒冷 护健康

在 与不在
母亲在这里
信 与不信
父亲在那里
爱 一直被守护在天父那里
如果 你懂
你就是劲歌劲舞的冬姑娘

【渴望被一场大雪湮没】
文/梦白

“渴望被一场大雪湮没”
如果这样,这一场大雪是突如其来的
它应该纷纷落在黑夜里

视线里,就如微微泛白的远方
一只迷失路途的山羊
走回家园。嘶嘶蹄声坠入主人熟睡的梦里

那时,应该感觉是背着降落伞的雪花
来到这温暖的地面上

希望是一场大雪覆盖小屋
小屋里,攀上楼阁
焦急等待相会的钟声敲响

我们内心携带着一场大雪
它湮没了我们轻柔而洁白的身子
因害怕雪的融化
我们痛苦不安.......


【光阴之外】
文/陈华

有多少岁月痕迹
高调地死在了路上
当生命只剩诗意
只剩身体最后的轻盈
天空是灰色的
离太阳最近的地方,也是灰色的

该想到的都想到了
一些贫寒绕过金缕玉衣
覆盖上泛白的补丁
有些人已经走了
远离红尘,路过的地方
还闪耀着一些美丽的白骨

光阴之外
菩提树下的棋盘上
黑子平身而起
落败的王侯江山尽失
与一颗草结为同盟
西风里
传来落荒而逃的回声

一只蝶卑微的路过
擦肩时
相互打了个寒颤
我指尖执白一脸茫然
城墙上的颜色越来越浅了
而它,也离我
越来越远了


【月夜】
文/磊磊

带着树冠摇晃的穹顶和烟雾
洒落摇曳的晶莹
天鹅的羽翼划过繁星
坠落仙湖的盛宴
犹如开在路上的花
等待最后的飞起

带着菊花的盛放
草露的醉呓
诗人的倾诉
愿望沿堤岸走着
如同发亮的彗星
今夜我收藏月光
坐看云起
收拢颤抖,温暖的翅膀

沐浴


【断念】
   文/杨阳
          
严寒不再畏惧
湮沒在浓重乌云里暖暖的天空
所有的生命
沉匿于晦暗的气息
          
 悬浮在季节之外的风
 和光秃伫立的树干
 在一片虚无萧瑟的黑洞里
 蔓延深邃
          
  我揣测着心湖里乐曲的旋律
  颤栗  挣扎  冲撞
  心灵藏进了自己的小屋
  无拘无束暗自窃喜
          
  摒弃臆想的断念
  就这样安静的看着
  曾经受伤的地方
  长出了思想


【还有一种温暖】
  文/杨阳
          
除太阳之外
还有一种温暖
纯粹干净
如眉间一滴鲜红的朱砂
让所有能想象的美好
隔着冬和春
隔着一场雪的距离
          
还原成生命
还原成
尘世最初的爱
          
我是,如此
如此渴望着
一场漫天飞雪
隔离喧嚣纷扰
只想,隐匿在这一场白色
接近春天的梦里
做你陌上最任性最跋扈
裸露素颜的一株梅


【破茧】
文/陈美  

这是一个漫长而奇幻的旅程
愿意以生命的全部
自我缠缚
以自体的粘液
一点一点,挤到
雏翼

严谨的淬炼伴随
休养生息......

信念是黑暗中的
火种
以心灵感受
透进的
一缕光线

只待那一刻
一切深藏涌动
向着光明
展翅

图片:网络

彼岸平台


   

”彼岸"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