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36745&g=999&tag=797&page=1

【我的江湖6:冲 动 的 惩 罚】(作者:齐速)


齐速    01/26     3418    
4.0/1 

         “大笑婆”是我给附近一小工厂老板娘起的外号。因为每次我送米去她厂或她来我店铺,几乎任何话题她都能找到笑点并大笑起来,引起左邻右舍甚至路人侧目。
         又因为几乎所有接触过她的人没谁不夸她好打交道的,同时她也是我见过的最亲和各色农民工的本地土著之一。所以,“大笑婆”扣在头上实在贴切不过了。

         不过,这半年她很少听到她笑声了,以前时常溜到我店铺闲聊的她,现在见一面都难了。今年真是变了,实体经济整体不大景气,她夫妻俩的小厂没什么技术含量,冲击在所难勉——陷于三角债底端。于是,天天四处讨债在所难勉。
          勉强维持下来的希望呢,是寄托在憧憬来年会有所好转。
          可是,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可能会成为压死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前两个月她去一间厂追讨10万元早已到期的货款,寒喧几句老板自然又是借故溜了。只剩厂秘应付大笑婆。
         也许是实在过于高兴,厂秘不禁在大笑婆面前显摆昨天去香港时,老板替她买的价值近两万的金饰。
         不知则已,一见金饰大笑婆实在气不过,立即激动起来拔了电话:老公,快带你的兄弟过来!
         挂了电话,她“恶狠狠”对厂秘说:X你妈,看那些男人来了不扯断你脖子!!!
          厂秘慌了:老板!老板!很多黑衣人马上要来了!怎么办?怎么办啊!呜,呜呜……
          “嘀…嘀…”大笑婆手机来了信息。
老板抢在黑衣人进门前一刻把10万元钱打了过来!

         已稍冷静下来的大笑婆制止了“兄弟”们砸东西,甚至都不让他们进来,怕“吓死”厂秘。她挥手叫老公请“兄弟”们狂欢去,自己则默默的返厂。
         最终的结果是:除却狂欢费和每人一个红包,剩下不足8万元。而实际上正常收到款的话除净一切开销不到7%纯利润。
         事情到此为止也许不会令大笑婆夫妻失去信心,毕竟此单本回了,仅仅亏工资和费用。做生意嘛,有亏有赚正常。

         要命这一闹,双方“名声”大振。很多客户有所忌惮,不太取跟她交易,害怕万一什么时一时资金周转不了,她会上门闹上一出导致自己臭名远扬。
          还有更严重的,不但债仍是难收,她那些债主们对她上门都开始严加防范。有些是不服气有钱也不愿还,有些是确实没有了流动资金。
         悲剧的序幕一拉开,好像就没有尽头。

         上个月,大笑婆老公接到朋友在邻市的来电:XX,欠你钱的肥哥正在这里唱K!
大笑婆老公二话不说,飞速上车独自往邻市赶。
         和朋友汇合后来到肥哥包房,一进门肥哥神色立变,以为后面有“黑衣人”,眼神一使,立即有“兄弟”先发制人当脸重重一拳把措手不及的大笑婆老公打翻在地……

         大笑婆老公住了十五天院,对方付了费用。但货款仍是拒不给付,理由是别人欠他很多,现在没钱。
         整个事件仍在纠缠中,当了事双方全都精疲力尽,各自工厂也暂停生产!

          唉……










.参考文献:张金水、张妍所著《应用宏观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