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37702&g=999&tag=887&page=1

【孤独是一座岛】(作者:齐速)


齐速    02/07     3148    
4.5/2 





一百多户人家的村中心街,几乎九成以上的青壮年为了生活人在他乡。和中国大多数边远区域的空村一样,整条街平日基本只见得到留守老人、儿童,青壮年是“珍稀动物”来的。

不过,小街每年清明节和春节会回来大量游子。犹其是春节,热闹程度可媲美平日珠三角腹地。

清明一般回来的是成年男丁,回家目的只有一个——祭拜先人,而传统团圆节日——春节,回家全是拖家带口一齐回来。

忙碌了一年,身累心也累,留守在家的亲人亦如此。大多数国民此刻的选择基本一致——回家。我们要回家!

小街也不例外,今年春节一百多户人家的留守老人孩子中,小部分千里迢迢去子女(父母)务工的异乡团圆欢庆;更多家庭是倦鸟归巢、游子归家,合家欢天喜地在故乡团圆。

然而,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所以,有那么一两户人家佳节难以团圆也不足为奇了。
我们小街也有一户人家,和平日一样,佳节之际也只有老妈妈一人在家!

老妈妈是有几个儿子的。只是因故都没回来,老大老三多年未见,我已不太熟,不清楚状况。

老二是个热心家乡公益的小老板,和我关系非同一般。偶出差到我工作的城市的市区,无论多赶时间,必定会绕道几十里到小镇来看看我叙叙旧。

早几天又到了一次我店铺,今年的严峻的大环境给他的小生意重重一击,确实不能回故乡过年。辛酸无耐一箩筐。

多年前我俩就有约在先,无论什么时候谁回故乡,都去对方家和老人唠唠!

这次回来第三天了,我却仍未敲开老妈妈紧闭的大门。好似不在家,又好似在家。近邻也说不清。

常年独居的留守生涯,老妈妈脾性多少变得有点古怪。特别是今年中有一位留守老大娘在她家闲聊时突然晕倒大小便失禁后,老妈妈似乎吓坏了,之后不太敢和人交往。偶尔去十里外唯一女家中吃个午饭就回来,一回马上关门内锁。

除了女儿,哪怕是自己的“发小”或是儿子的发小例如我都叫不开门。看来,这几天得抽空去她家守株待兔,方得以完成对朋友的承诺。

老妈妈儿子前几天来看我之际,一前一后各有一位乡友来看我叙旧。问问,都因故不打算过年回老家。

我对三人都苦口婆心了一番,还是有点成效,思前想后,其中一位全家赶在年夜饭前一刻回来了,和仅带着一个侄女在家的母亲团圆欢庆。

回家,尽量回吧!实在回不了,也请爸爸妈妈们体谅一下,今年,远在他乡的游子们真的不易,请相信,他们是很想家,是很想回家的。来年,一定会回来的!

快十二点了,准点我就得放平安爆了。除了我和时光倾城守夜,家人都安睡了。

佳节独守的老妈妈,今年,你家放不放鞭炮?你敢点那红红火火的大盘炮吗?


















    二O一五年除夕夜作于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