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37870&g=999&tag=887&page=1

【 热 闹 真 好】(作者:齐速)


齐速    02/10     2647    
4.0/1 

去年腊月一天,突然接到一陌生人的电话,能叫出我名字,地道家乡话,不是村友就是同学!到底是谁呢?

我边顺着他的话边寒喧边努力“翻看”自己的记忆,几分钟后仍是猜不出,只好实话实说:“对不起,我可能老了,记不起您是谁!”
“不老不老!太久没联系而已!我是XX届三x班的刘XX!”

我一下明白了。怪不得想不起来,原来是仅共学一年的初四同学,那一班同学中只有庆X和我成为了朋友(也是我这半辈子唯一一个几十年未断过联系的同学或村友),这个班其余同学毕业后几十年我再无交集。记不起来正常不过了。

元旦庆X回老家和几位同学聚了一次,这个我清楚。还特意选了我家附近的餐馆,方便我年长的父母参加。不邀同学时,他往往是更乐意品尝我爸妈的厨艺,试图找回年少时的那份快乐。

收回思绪,陌生人远去熟人回来。我对刘同学说既然你是庆X的好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找我肯定有什么好事呀,直说吧!哈哈

不再客套,他随即说明大年初三同班同学县城聚餐聚会,告知我一声。

没等他话说完,我赶紧表明:齐速从不参加任何同学大聚会,即使是前年同窗三年的初中大聚会,我就在老家也没去。个人习惯而已,没任何意思,请见谅。

他表示理解,并说无论某人某个习惯多么格格不入,但尊重每个人不妨碍他的习惯是必须的。



骨子里,我是非常喜欢热闹的。

但我从不认为,和很多人聚一起那就叫热闹。如果里面没有让自己感觉到非常有趣并愿与之分享乐事的人,那么置身其中给予自己的更多是孤独感空虚感。不是热闹,准确说是嘈杂更恰当。

实际上,一般春节,我比上班更忙。我会尽量去每一户长辈健在的村友、亲戚家中走走,听老家开心的聊聊我的儿时“糗事”,真是莫大的乐趣。

还一定会去那几个关系铁的村友或同学家中走走,无论他们回来与否,去到他们家的感觉和在自己家的感觉是完全一致的。

例如村友孝今年未回来过年,我初一去他家拜年。哈哈,莹姨那高兴劲无法形容,都七老八十的人了还亲自放鞭炮迎接……

朋友开元同学家做客经历更难忘了。开元因故未回,他哥哥放鞭炮迎接自不多说。刚坐定喝茶,开元爸爸使起身说:你等等!遂进了厨房。不一会他竟然端个脸盆出来,里面放着温水毛巾。

正呐闷呢?他拧干毛巾:来,我帮你擦擦衣服。是路上沾脏了吧,大过年的,得擦干净。说完,仔仔细细地拭起我外套来……

每天晚上,我都会在小街上东家走西家逛。喝喝茶,剥剥瓜子聊聊天。经常十一、二点才回来。

热闹真好!我喜欢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