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42235&g=999&tag=538&page=1

怀念我的公公


杨飚    03/20     4716    
4.0/1 




残寒未尽山余雪,几处燕拂,新绿微出,少女飞滑身彩服。
故园万里梦中渡,网上燃烛,焚字传书,遥念天堂含笑无。

【采桑子 清明】

我的公公是1936年生人,2002年因癌症去世。我和先生结婚后即来美国,和他相处的日子并不是太多,他的品格和为人令我敬重,这首采桑子就是为怀念他而作。

我公公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北京地校教书,因为领袖的指示,地校从北京搬到了当时热火朝天会战的大庆油田。几年之后,地校再次从大庆迁到了湖北,发展成了今天的江汉石油学院。公公是独子,当时已把父母接到了大庆,母亲有病瘫痪在床,旅行十分不便,加上考虑一家人的户口,工作安排,公公就没有跟随去湖北,而是留在了大庆,参与组建大庆师范学院物理系,在那里工作一直到退休。

大庆师范学院隶属黑龙江省,在大庆众多油光四射的石油企业中,是有名的清水衙门。公公退休时,和几个一起退休的老伙伴,在单位的默许下,私自拉线,给家里装上了电话,说了句:“我干了一辈子,就落下一个电话。” 那时我正在和先生谈恋爱,他非常喜欢我,所以特地叮嘱儿子:以后打电话方便了,你可以给杨飚多打电话。

我和先生在美国安顿下来后,就请公公婆婆过来探亲,他们来美国后不久,我怀孕了,为了照顾我,他们把原来六个月的探亲计划延长到一年。在密歇根乡下,俩个不懂英文的老人的寂寞是可想而知的。公公从不抱怨,只是不停地出去走路,一年的时间走破了好几双鞋。他找到一个爱好,就是修理旧的电器,他手头没有什么仪器,能修好的不多,大多时候是拆拆修修,然后再丢出去。终于等到了我儿子出生,他抱着孙子的情景,像捧着一个金蛋,小心翼翼又珍惜无比。

大致是2001年左右,我公公被诊断出晚期肺癌。当时我先生一边工作一边复习GMAT, 准备报考商学院。家人为了不影响他的考试,不增加我们在国外的负担,就把公公生病的事一直瞒着我们,他们独自把治疗和照料的事情承担下来,直到我的父母来美国探亲时,才告诉我们。先生立刻回国探望,和父亲一起呆了一个多星期,觉得父亲的病情比较稳定,就返回美国了,刚进家门没多久,国内的电话就来告之,公公已经去世了。原来我先生离开后,公公的病情就急转直下,进了急诊室,很快就不行了。

公公去世后两个月,我的女儿出生了,健壮活泼。公公生前已经知道马上会有一个孙女,非常非常高兴。先生常说女儿身体结实这点像爷爷,因为公公一向身体很好,感冒都极少。

我们这儿学校的春假是在清明节前,我们常带孩子在春假去滑雪,这时候天气渐暖,山峦的顶端还有白雪,山脚下已见绿色了,鸟儿们飞来飞去,叫声中带着春天的欢快。孩子们穿着五颜六色的滑雪服,自信娴熟地飞驰在雪道上,我常想公公这时也一定微笑着从天堂看着自己的后人。

我们全家夏天回国时拜祭过公公的墓,但是还没有在清明节回去过,但我从小就教育孩子什么是我们中国人的清明节。我在网上为公公建了一个纪念网站,清明节时会在那里为他燃烛,在他的遗镜前放一束鲜花。前不久儿子所在的冰球队参加慈善比赛,为一个癌症慈善机构募捐,每一个队员要写一段自己的亲人中,遭受癌症折磨的。儿子写到:“今晚我为了纪念我的爷爷而打这场球。我的爷爷是一个诚实而勤奋的人,他把这些品格传给了他的后人,他对孩子无私深厚的爱,激励我们去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逝者已去,我们留在世上的人只有继续前行,认真地过每一天,这也许是对逝者最好的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