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47374&g=999&tag=632&page=1

温故知新


子神    05/15     2351    
4.7/3 

转一篇2012年的文章。

最新版文革死亡人數
作者: 金 鐘

關於中國十年文革(1966-1976)的研究,已經有了許多論述和史料出版,但是對其中一個重要項目:死於這場官方稱之為浩劫的人數,卻遠遠不如對三年大饑荒死亡人數的研究那樣受到重視並有成果湧現。這本身就是一個值得研究的現象。是不是對文革的價值判斷不如對一場大饑荒那樣確定所致?但歷史永遠都在期待交出一份試卷,我們不交,後人也要交。
可以考察一下現在有一些怎樣的說法。
維基百科的說法
文化大革命發生的十年期間,按照葉劍英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在中共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的說法,整了一億人,死了二千萬人,浪費了八千億人民幣。如果再加上李先念(一九七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在全國計劃會議上)說的國民收入損失五千億,浪費和減收共計一萬三千億人民幣。
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人,主要包括由各地各級行政、司法和臨時運動組織不按法律程式和原則而判決處決的,因受迫害而自殺死亡的。由於文革期間中國基本對境外完全封閉,國內資訊傳遞也陷於癱瘓,所以國內外研究機構也無法做出可信的計算。國外科學家依靠中國出版的縣志資料計算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一年在中國的農村地區有五十萬到二百萬人因受文革的迫害而死亡。
五個文革死亡數字模型
美國學者宋永毅致力於文革研究二十年。他二○一一年九月在香港動向月刊上概括的指出有下列流傳的文革死亡人數統計。不妨稱為五個數字模型:
葉劍英數字——據說,葉劍英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中共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的講話披露:「文化大革命」中,死了二千萬人,整了一億人,占全國人口的九分之一,浪費了 八千億人民幣。但是,我們至今為止無法證實葉有過這樣的講話。
費正清數字——一九九一年到一九九二年,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教授在他的《中國:新歷史》的專著裡大約估計為一百多萬人文革中被迫害致死。而另一個美國研究世界上大屠殺的權威魯密爾教授(R. J. Rummel)則估計有七百七十三萬之多。遺憾的是,這些數字都還只是停留在洋教授們隔岸觀火的「估計」層面上。
丁抒數字——大約一九九七年,海外華裔學者丁抒教授在 《開放》雜誌上發表有關文革死亡人數的長文,以史料分析推論的方法,得出文革非正常死亡人數大約在兩百萬左右的結論。 他的基本分析是:「一九六六年紅色恐怖殺人十萬」,「文革初期自殺者約二十萬人」,「武鬥一年死人三十到五十萬」,「五十萬人以上死於清隊」,「一打三反」和「清查五一六」也迫害致死二十萬左右。以後不少英文著作,如張戎和喬.哈利戴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也基本上援引了丁的分析。
爭鳴數字——該刊一九九六年十月號上報導中共一九七八年和一九八四年的「內部調查」的結果:文革中「兩千一百四十四萬餘人受到審查、衝擊;一億兩千五百餘萬人受到牽連、影響」,「四百二十餘萬人曾被關押、隔離審查;一百三十餘萬人曾被公安機關拘留、逮捕;一百七十二萬八千餘人非正常死亡」,「十三萬五千餘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為死刑;在武鬥中有二十三萬七千餘人死亡,七十三萬餘人傷殘」,「七萬一千兩百餘個家庭整個被毀了。」這一數字接近丁抒的分析推理,學界亦認為比較靠譜。可惜的是:沒有公開的官方統計材料可以加以證實。
蘇揚數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蘇揚教授窮十年之功,收集和使用了中共公開出版的一千五百二十種縣志中的文革死亡數字,加上可以找到的「內部檔案」和回憶調查,推斷出:文革中的中國農村至少有七十五萬到一百五十萬人被迫害致死;同樣數目的人被毆打致殘;至少三千六百萬人經歷不同程度的政治迫害。宋永毅認為蘇揚教授的研究有界碑性的突破。     

宋永毅認同二百萬以上死亡數
但是宋永毅認為的官方數字往往掩飾真相和自相矛盾。例如,湖南道縣的大屠殺是文革中廣為人知的慘案,根據文革後參與調查的專案人員透露的檔案,至少有四千五百二十九人被殺。但在公開出版的該縣縣志中,卻只記載了 文革中「七人死亡」。再如,陝西省華縣的縣志裡,文革中無一人非正常死亡。但一查該縣縣志的第一稿,明明白白地記著二百一十七人或在武鬥中、或在刑訊中死亡。   
官方統計數字的自相矛盾現象。例如廣西省一九九二年《當代中國的廣西》一書中承認:文革非正常死亡大約八萬三千人。但是一份保密文件《廣西文革大事記,一九六八》的記載,僅韋國清指揮廣西軍區在一九六八年革委會成立前後,就殺了「四二二造反派」至少十萬人!又如,有關內蒙古的死亡人數,一九八○年公開的「內人黨」案的致死人數為一萬二千二 百二十二。二○○四年出版的《內蒙古自治區史》中透露:十年文革「共有二萬七千九百餘人被迫害致死」。 死亡人數相差不止一倍。再如雲南省。一九八二年官方披露一萬七千人被迫害致死。但是二○○五年《雲南文革大事紀實》中透露:這一數字是兩萬三千人。北京市文革的受害者人 數,市公安局公佈「紅色恐怖」中死亡一千七百七十二人,已廣為人知。但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北京市核查工作會議的統計,死亡數為一萬零二百七十五人(按:北京市一七七二人只是紅八月打死人數)。   
文革中的非正常死亡到底是多少人?宋永毅認為,恐怕要等中共公開它的機密檔案後才有定論。他認為死於政治迫害的數字,「絕對在二百萬人左右(大都在二百萬以上)」,是很多研究者比較認同的。   
最新文革死亡數字:三百四十萬人
筆者向來對前述「葉劍英數字」存疑。因為葉有元老、元帥的崇高地位,其「一億人挨整、二千萬死亡」之說便不脛而走,被廣泛引用。正如筆者一九八四年研究中國大饑荒發現《中國一九八三統計年鑑》的問題一樣,該年鑑的突破之處是首次發表一九五七至一九六二年各年的全國人口統計(此前一九五八到一九六一年人口數竟然空白)。但是,該年鑑一個明顯不過的假數字是一九六○年人口比一九五九年減少一千萬人。即整整10,000,000,沒有小數——這在統計學上絕對是荒謬而不可能的事!顯示當局在有意隱瞞一些真實的數據。
因此,葉劍英的兩個「大整數」一億、二千萬——也不具有統計意義上的可信性。當然,具有一般政治評論的意義。為此,筆者最近探訪一位北京研究黨史的學者Y君。他在「體制內」工作。對我詢問有關葉帥文革死亡數字的來源時,他提供了另外一個講話版本:
葉劍英在一九八二年十二屆一中全會後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談到文革。查中共十二大是一九八二年九月十一日閉幕,一中全會在十二至十三日舉行。葉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胡耀邦當選為總書記。其後的「政治局 擴大會議」何時舉行,不可考。應在數月之內。葉劍英提到的文革數據如下:
       武斗死亡十二万三千七百人;
       被批斗的干部二百五十万人;
       被关押的干部三十万二千七百人;
       在关押批斗中死亡的干部十一万五千五百人;
       全国各类反革命分子四百八十一万;
       城市死于文革人数六十八万三千人;
       农村死于文革二百五十万,其中地主富农分子一百二十万(为土改地富死亡人数二十万   的五倍);
       文革中受到各种打击迫害人数一亿一千三百万;
       失踪人口五十五万七千人。
文件來源,Y君未有說明。綜合以上數據,文革死亡人數達三百四十二萬人,失蹤五十五萬人。顯然,以上數據的合理性遠高於一九七八年「葉劍英數字」,而接近中外學者研究推算的數字。筆者相信文革死亡數字應在「百萬」這個數量級內。而中共內部,包括公安系統與黨組織應有相對具體的文革統計數字,其死亡人數必居要位。文革統計肯定比大饑荒統計較為有利,因為文革的主體部分在城市、在體制內,文革後各個單位、組織都有一定的清理調查,不像大饑荒發生在漫山遍野的農村。
(二○一二年九月二十日,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