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49862&g=999&tag=785&page=1

遗失的爱(六)----一起过生日


柳叶    06/21     2373    
4.0/1 



一起过生日

星期六的早上,素颜打电话来说频涛今天下午出院,问我要不要去看看他?
好呀,什么时候去?
十点钟我在医院门口等你。
我看了一下墙上的闹钟,9:15分。于是,赶紧换了一件衣服,拿了钱包就出门了。到了医院门口才9:40分。我走到水果店买了一个大大的水果花篮,刚出店门就碰上了素颜。
哇噻!你也太夸张了一点吧,给我哥买这么漂亮的花篮,想用糖衣炮弹把他擒获吗?
看你胡说什么呢?人家只是想庆祝他康复出院。
好了,知道了。素颜坏坏地笑着说。说完挽着我的一只胳膊俩人一起向住院部走去。

骨科大楼里人来人往,都是些打着绷带,拄着拐杖走路的病人。一股浓浓的消毒水味刺鼻,我忍不住连连打了几个喷嚏。素颜就取笑我:看你这大小姐样,以后要是指望你照顾我哥哥,肯怕是指望不上啰?
我为什么就要照顾你哥?你胡言乱语什么?
瞧你那酸溜溜的样子。好了不说了,到了。
素颜推开病房的门冲里面叫了一声:哥,然后把我推到他哥面前说,看,我把你的人请来了。
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问频涛脚是不是全好了,可不可以走路了?
频涛一听我这么问,跳下床就来来回回走了几步给我看。并说出去参加跑步比赛都没有问题了。
别称强了,还是小心点吧。我说。
频涛就拍拍我的肩膀说: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然后又转身问素颜,大哥最近在忙什么?好几天都没有看到他了。我心咯噔了一下,生怕他知道了我们的事情。
素颜告诉他:大哥过两个月就要走了,六月底要去福建武夷山勘测,估计要去两个月,九月底就要去美国波士顿读PHD,签证都办好了。所以这段时间他是忙得不亦乐乎。
我听素颜这么一说,心里就有些紧张,因为频波这几个星期常常跟我在一起,却从未听他说个半句要走的话。为什么要瞒着我?
频涛却没心没肺的开心起来。还有两个星期就是五一劳动节了,隙大哥在我们几个人一起去张家界旅游吧?
素颜马上拍手叫好,对,叫大哥带我们去张家界,他可是熟门熟路的导游,就这么说定了。

从医院回来后,我的心情很不爽,闷闷不乐的一句话也不想说。随手拿了一本书座在凉台上发呆,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手中的书都没有翻开过。
柳叶,把碗筷拿出来,把桌子收拾一下准备吃晚饭了。妈妈在厨房里边炒菜边叫我。
我赶紧放下手中的书跑进厨房帮妈妈收拾歺桌,然后又把妈妈炒的菜端上桌。
好香呀!韭菜炒青蛙、青椒炒肉丝、红烧排骨、鸭烧土豆、还有水煮鱼。妈妈:今天你怎么做这么多好吃的呀?好像过年似的。
今天不是4月19号你的生日吗?今年还是你的本命年呢。看你这疯丫头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住,真不知道你每天在想些什么?呆会你弟弟妹妹也会回来吃晚饭,一起祝你生日快乐!
妈妈嘴不停地叨叨着,手也不停地忙碌着。锅里的油在往上冒烟,只见妈妈抓了一把案板上的姜丝和蒜瓣丢进锅里,就听见“喳”一声,一缕淡淡的青烟升起来,接着一股浓浓的香味飘散开来,整个厨房都散发着蒜味儿。
妈妈你这是要炒什么?
炒个什锦果仁菠菜。快!帮我把篮子里的菠莱拿来。
我赶紧把菠菜递给妈妈。这时就听到客厅的门打开了,弟弟和妹妹不约而同地进来了。
妈妈,做什么好吃的?我们在楼下就闻到香味了。哇!有青蛙。弟弟一边说一边就用手抓了一只青蛙吃。

噔、噔、噔,几声轻轻的敲门声转来。嗯,谁有这么好的口福?这个时候跑来了?难道是爸爸回来了?不可能?爸爸去深圳开会去了,要下个星期才回来呢!我迟疑地打开门:就看到频波提着一个大大的蛋糕站在门口。
你怎么来了?我惊呀地望着他。
生日快乐!他笑眯眯的回答。
谁告诉你我今天生日了?我挡在门口不想让他进屋。
谁呀?快让人家进来呀。弟弟伸出头来说。
去,没有你的事。我推了一把弟弟。
这时妈妈擦拭着手走了过来,站在门口干什么?进来,进来。
我只好让开身子请他进来。

吃饭时,妈妈问他:在什么地方工作?家住哪里?跟查户口似的。我栏下妈妈的提问:告诉妈妈,他就是素颜的大哥哥。因为妈妈认识素颜。
哦,素颜是柳叶的好朋友,俩人常常形影不离的,以后你也常常一起来玩吧。
好的,谢谢阿姨!阿姨您做的菜真好吃,以后我可要常常来噌饭啰。
妈妈瞧了我一眼,心领神会地说,没问题。
我瞪了频波一眼,你这人脸皮真厚。不请自来,还想天天来混饭吃。
弟弟妹妹马上说:好呀,欢迎你常来。
妈也说:喜欢的话,有时间就来吧。
频波一听,开心得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答应:好、好、好。
吃完饭,频波赶忙帮我洗碗筷,一副讨好卖乖的模样。
等一切就绪,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频波示意我出去走走。我点点头站起来说:走吧,我送你下去。
他赶忙站起来走到妈妈面前道别,并谢过妈妈。临走对弟弟妹妹挥了挥手,说了声再见!就随我下楼了。

此时外面已经华灯闪烁,摆地滩的夜市已经搭好了棚子,一口大锅咕噜咕噜地冒着热气,油腻腻地煮着各种卤蛋、卤肉、卤猪蹄,旁边还有一块铁板在烤羊肉串,吱吱吱的声音伴着浓浓的黑烟滚滚而来,穿梭不息的人流就在这烟熏火燎的烟雾中涌动着,吆喝着,加上空气中弥漫着的各种食物的味道,使人觉得窒息。

我避开人群,想找一处安静的地方走走。频波说,走,我们去烈士公园走走吧。
于是我们沿着湘滨路往烈士公园走去。长沙烈士公园是长沙市最大的公园。主要是以烈士纪念碑为中心,周围环绕着南岳黑松、喜马拉雅山雪松、南京金钱松和长沙罗汉松,遍山苍松翠柏,丛绿簇拥,花紅柳绿,茂林修竹,郁郁葱葱。公园内建有各种楼台亭阁、湖泊、水榭。所以,平日游客络绎不绝。因此时已九点多了,人们成群结队都从公园里往外走,好像很少有人往公园里面走了。
频波伸出手来牵着我的手,慢慢地沿着湖边走去。我们漫步在湖上的碧浪楼的桥亭,登桥眺望,美丽的湘山秀水一收眼底。微微的凉风习习吹来,潮湿的空气中散发着诱人的荷叶莲花的甜甜香味,使原本窒息的空气感觉清爽了许多。此情此景就让我想起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侧过身子愣愣的盯着频波,心里还真是颇有些不宁静。
我告诉频波上午我和素颜去医院看了频涛,频涛看上去已经完全好了,还说五一劳动节要你带我们去张家界旅游。
频波点点头说:是的,频涛今天下午已经回家了。看到我就说五一劳动节要和你们一起去张家界。频波说完就用寻问的眼神看着我。


我想起上午在医院素颜说的话,心就有些下沉,眼睛望着远方星星点点的灯光不想说话。
频波凝惑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忽然张开双臂把我揽进他的怀里,一只手轻轻地拨开我额头前面的头发,慢慢地低下头来用柔和的眼神直视着我的眼晴。刹那间,我感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浓浓的男人味道混和着那热热的鼻息扑面而来……
我猛然推开他,逃避着他的索吻。
你,为什么?有什么事情不开心吗?频波诧异地问我。
我望了他一眼,期待他能跟我解释清楚素颜说的话。他也望着我等着我回答他刚才提的问题。我俩就这样默默无语地两眼对两眼地对视着。远处突然转来火车站钟楼的敲钟声:铛铛铛铛铛……一连敲了十一下。我一听大叫起来:糟了,糟了,公园十点钟就关门了,我们出不去了。
我急得拔腿就朝大门口跑去。频波也赶忙追上来跟着我跑,边跑边叫:门都已经关了,你跑得再快也没有用了。
我停下来瞪着眼睛问他: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呆在这里一个晚上吧?
频波立即荡起一脸的坏笑,在这亭台楼阁里过夜也不错哦,月朦胧,鸟朦胧的,多诗情画意呀!
去你的,听人说:晚上烈士公园内常闹鬼呢,还月朦胧鸟朦胧,说不定是鬼影朦胧。
我说完这话,还真把自己给吓着了。就感觉那黑暗的树林里真的藏着鬼。
你敢不敢翻墙出去?频波问我。
敢!我斩钉切铁地说。都这时候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走,我知道有张小门直通湖南宾馆,我们从那里爬过去吧。频波提议。
于是我们折回公园,找到那张通往湖南宾馆的小门。碰巧门没有上锁,只是用搭扣拴着,我们松开搭扣,轻轻推开门就进到了湖南滨馆。穿开长廊走到大厅,正准备推开宾馆大门出去时,被宾馆的保安人员拦下,问我们是干什么的?住哪间房?我赶忙如实回答。然后又要我们出示身份证。我什么也没有带,幸亏频波带了工作证。保安拿了他的工作证走进值班室复印了一份,交还给他时,还歪着头左右看了我们俩一眼,手一挥说:好了,你们可以出去了。
出来后,我终于舒了一口气。频波却哈哈哈哈忍不住大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说完,我也忍不住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谢天谢地,总算是有惊无险。
频波送我到回家后,就去白天他停放单车的地方找车,准备骑车回家。可是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此时已经是半夜12点钟了,公交车都已经下班了,一时半会也没有的士过来,他只好走了半个小时走到火车站附近才找到一辆的士,可司机一听说去河西的桐梓坡都不愿意去,说那地方太偏僻不安全。可怜的他只好在火车站的踡缩在长椅上睡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