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50105&g=999&tag=488&page=1

【万物生】林程娜诗歌印象 作者:甘遂、梁彬,等  by 彼岸


彼岸诗歌    06/26     3887    
4.0/1 






万物生
诗歌印象

作者 /林程娜

本期参评诗友:甘遂、梁彬、张左、林仕荣、小二、蔡赞生、温科英火禾、曾庆礼

  


万物生
文/林程娜


他在来时的路上突然醒来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的陌生——

花草的姓氏是春天给的
他的姓氏却是一个无休止的睡眠

黑暗从他睡着以后便消失了
这个世界何其美好,那时
还没有一个叫梦境的地方

他的朋友们和他一样在沉睡
和他一样在光芒中跳舞
他们看不见对方的样子
他们的眼睛是发光的星子

那些人从来不俯视也不会仰视
月亮的光辉是他们给的
而太阳也只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命名是多余的,万物静默而自得

他们不停地在光芒中沉睡、跳舞
激起了一个新的漩涡
四散的光芒落在黑暗的水上

他在来时的路上突然醒来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的陌生
那一天,春天以降临的姿态命名

2016.03.21

【作者简介】林程娜,1984年生,广东揭阳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福建省漳州市诗歌协会会员,第三说诗群成员,女诗人平台编辑。著有诗集《那一刻蓝色的倒影》《60首诗:光芒之上》。



读林程娜的《万物生》有感
文/甘遂

  万物生这首诗,我反复读了几次,我觉得作者在语言修辞方面凭借着一种超验的意识和感觉,有效地参照常规诗学中的不同组织,产生了一种较有韵味的作品,语言节奏以及造境,构成了一个象征性的世界。虽然在实际写作过程中,随机性和表达结构上略显冗余的瑕疵,但整体气息非常生动,诗意的主体投射到客观环境中,使得事物发出光彩的是感情的表达方式。在诗人那里情感就是内在的中心。因此,作者对大自然的“拟他化”,使情感的表达更符合诗的本性。
  从诗的前几段文字中,作者在诗化语言结构方面塑造出一个神奇的原初的世界。她把造境陌生化,但又绝对符合经验的现实。如梦如幻地塑造了一个具有魔力化的开篇。正如梦幻、它所启示的是诗人内在的情感活动,而这种活动的中心就是灵魂印像。因此,它的超验性涉足到经验世界中来,诗自身的世界就已确立。
  但是在中间的几节段中,基本用了自我表现的手段,凭借语言中超乎语词之上的韵律、联想、夸张、隐喻等手法来扩大造境的内蕴,而使人看清了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虽然说,这种活动完全无需靠外界的事物来证明是否得当。但就普遍性的关系来说,其语言的构造虽打成一种活生生的东西。但是我觉得这一段没有超脱于语言,还是在一些语言功能的惯性作用下,拘泥于语言功能的自动化。缺少了一些打破语言程式的新意。
  而在最后几个节中,作者在诗的结尾进入了浪漫美学的升华,一种朝着心理上的整合,主、客体统一的方向发展。所以体现出了一种消解,升入了更高的形式。这些文字组合有致,她实际上反映了自然中的生命本能,如与日神交溶的梦境,也有与大自然欢庆共醉的思潮。它发出了一种隐秘的召唤,若即若离地接近温润的故土。其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光彩,始终有一种流转易形的力量,在无穷的岁月里回流。

【作者简介】甘遂:福建人,现居苏州。从事雕塑造型艺术行业,有宗教信仰,向往自然,敬重生命,无组织,无党派人士,倡导人本存在价值。


真正的诗人体内有个“小宇宙”
——读林程娜《万物生》
 文/梁彬

  程娜在一篇散文《对一首诗的热爱与期待》中这样写到:“一首真正诗歌的产生似乎具有神启的力量,她让我在不经意之间感受到了一种久违而欣喜的精神高峰体验”。面对《万物生》这样一个同题,我想,像她这样不轻易落笔的诗人,绝不会就题论题的。那么,我们是否又要假设一下:有一位“神”在“启”诗人、“启”诗歌、“启”万物、春天以及生命?好吧,让我们来试图解读:
  一个“神”躲在世界后面“沉睡”、“醒来”、在“光芒中跳舞”,适当的时候“激起了一个新的漩涡”。“他”高深莫测,“月亮的光辉是他们给的”,而不是太阳,“而太阳也只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万物静默而自得”,是个受用者。
  “他”是幕后操纵者,“花草的姓氏”貌似“是春天给的”其实是“他”,“他在来时的”“那一天,春天以命名的姿态降临”,有点狐假虎威的意味。
  如果这样解读妥当,那么,这个无形的“神”就是一种高于“万物”、“春天”的神秘力量。“他”主宰万物生息、四时运行,宽容而伟大。而这首诗也就超越了日常写作的范畴,像陶渊明《形影神》诗一样,触及到生命、宇宙的思考。《形影神》诗里面有一句:“大钧无私力,万物自森著”,“大钧”指的就是这种神秘力量。
  大凡诗人都有过这种貌似“无聊天真”的思考,陶渊明也不例外。《形影神》三首陶公反复思考着身体、影子、精神三者的关系,我们并未觉得“无聊天真”,因为它透露了诗人热爱自然、热爱生命的内在,是淳朴“诗心”的映照。
  每个真正的诗人心中都有一个“小宇宙”,里面有行星碰撞的回响、有美丽的流星群、有星系随着岁月推移形成。我原来还在担忧程娜原本那种略带“痛感”的写作会没有出路,现在看来担心是多余的。她的“小宇宙”很强大,有可能会形成属于她自己的“星系”。
  美和丑是相生的,甚至是可以反证的,就像这首《万物生》中所透露的:“黑暗从他睡着以后便消失了”,这“大钧”走时消灭了“黑暗”,造就了美留给人间,默默推动着“万物”轮转、演化。我们如何还能继续紧锁心扉,只耽于平凡世界外在的“相”,而不赶紧去思考和拥抱生命呢?
  我在程娜《蝴蝶,我们不说今生来世》的评点中建议程娜去采摘路边的野花。现在看来,你还是去摘星辰吧!

【作者简介】 梁彬,80后,广东揭阳人。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2002年开始诗歌创作。


读林程娜《万物生》随感
文/张左

  林程娜的《万物生》,以缓进苏醒的方式,探寻着万物复苏的姿态。她描摹自然万物生的景象也渐入佳境:“一样沉睡。一样跳舞。看不见对方的样 子。眼睛是发光的星子。不会仰视。万物是静默而自得。”然后在“漩涡”的状态下成长、颠簸和成熟。人生,在醒来与醒来之间,找到春天的美意。
  这是林程娜较为滑顺的一首诗,轻易让人觉得:发芽的时候迈出了许多脚步,声音比针还轻。全诗充满了生机,有一种无为而立,漩涡顺势的人生启发。也和等边三角形一样,有公共性和特殊性的意义。

【作者简介】张左,正名廖鉴华,1982年生于福建永定,客家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漳州诗歌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散文诗》、《第三说诗歌》、《诗歌蓝本》、《海峡都市报》、《福州晚报》、《自由诗刊》、《揭阳日报》等。现居福州,创立厚劲品牌策划,农业部信息中心主办中国茶网执行主编、《茶灵感》杂志总编辑。


略评林程娜《万物生》
文/林仕荣

  1.诗风安静,有如暗中的自语,需用倾听的方式,才能获悉语义的指向。其中,有对物种未明定义的审视与判断,符合诗题所寓意的理念指向。
  2.诗题可以成为某种意志抒写的对象。而作者,只在意“生之前的假象”,这是有定力的写作。
  3.万物均以命名,才有认知的可能。在未命名之前呢?之后呢?诗的哲思没有显露,但已提供这种思考的指向。
  4.私以为,最后“春天”一句,是个败笔。裂痕出现在“命名”出现二次,有思维上的重复,也有逻辑上的嫌疑。
  5.《万物生》是个大命题,可续写,至少可达千行以上。

【作者简介】左刀,原名林仕荣。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现代作家协会福建分会秘书长,《0596诗刊》执行主编。喜诗歌、散文、书评、诗论类的写作。现从事地方年鉴编纂。


《万物生》读后
文/小二

  读辛波斯卡的《万物沉默如谜》时,我沉迷于她的侃侃而谈如邻家大婶,明白晓畅而义理如梳。我想诗到此境,也就涅槃了。
  今日读林程娜《万物生》,心也油然而动。虽说,这唯美纯诗一路有些隐晦,但因作者行文的匠心独运,也使人从语词之美带出共鸣。
  万物生万物从何而生,一个人从何处来又到何处去?这是一个千古母题。从屈平杜工部到高更梵高,所欲表现的莫不如是。有时,我们的确都象这诗中所述“他在来时的路上突然醒来/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的陌生”,又都想以春天来命名自己的人生。
  读这首诗,我看到诗中演绎的是,一个有觉悟而未有作为,又要有所作为的人生故事。我向来认为,如果抒情而不滥情,有故事的诗,都是值得一读的好诗。

【作者简介】小二,男,本名吴晓义,生于1972年。广东揭阳石母山人氏。世居乡村,耕田,种诗。


读《万物生》
文/蔡赞生

    诗人以春天的名义为复苏的万物命名。但她又说,“命名是多余的,万物静默而自得。”因为春天总会如期而至,它自然赋予万物所有的一切,“月亮的光辉是他们给的,而太阳也只是他们当中的一员”。她的美好不同于常人的美好,诗人就在于她能够以鹰眼的视野,新奇的感觉,陌生的意象来呈现诗意,抵达诗歌的本质。诗人呈现的春天,视觉上的色调不同于一般的暖色,她介乎半梦半醒状态,万物的卑微和喜悦极其微妙地被这一梦幻所缠绕。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107章说:“诗人对自然人生,须入乎其内,又须出乎其外。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而这种“入乎内”“出乎外”反复纠缠的感觉,才成就了这首诗的感性与深邃。
  结尾回环复沓,是企望?是梦醒?
    ——春已降临。

【作者简介】蔡赞生,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汕尾市诗歌学会副会长。已出版诗集《一生的神》《指尖上的诗》。


春天之外有春天
——浅析林程娜诗歌《万物生》
文/温科英

  3月21日是世界诗歌日,程娜写了一首女诗人平台的同题诗《万物生》。这天正好也是世界睡眠日,我猜,这首诗肯定跟睡眠有关,因为她也说过她的诗多数是失眠的灵感带给她的,因为那时特别清醒。
  果然,“他在来时的路上突然醒来”,非常惊艳地破题而来,像春天的第一声春雷,轰隆隆催醒大地,又像公主吻醒王子,王子突然睁开了眼睛,单单一句,极具画面感的动态切入,一下子开启了“万物生”的主题,让我惊异于程娜耳目一新的创造性。
  “花草的姓氏是春天给的/他的姓氏却是一个无休止的睡眠”,世界是物我相融的境界,醒与睡不断循坏,诗人的笔下营造一个童话梦境般的世界,在这里物、我两忘,“他们看不见对方的样子/他们的眼睛是发光的星子”,世界在这里是无边的,万物平等,“那些人从来不俯视也不会仰视”。我们常说诗人写诗“境由心生”,程娜的万物之境是由“光”、“影”组成,存在无限宽广与无限可能,灵魂能抵达的地方有多远,诗便在更远的境地。
  “他在来时的路上突然醒来”,他为什么要来、他为何而来?这个“他”是谁?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她”?整首诗,诗人的诗思开阔而无阻碍,这个“他”我们可以当他是造物主、是天使,主宰万物诸神的神,更是存在中真实具体的完美灵魂,他在春天醒来。可是,睡神要不要醒来?睡和醒两重天,天地阴阳相合,春夏秋冬不断地轮回,“春天以命名的姿态降临”,催醒万物是一个责任,睡,也是一种暂停、歇息、修养。在诗歌里,睡是被允许和膜拜的。或许,这个睡眠的状态正是存在本真的光明姿态。
  整首诗描述睡眠中的状态,睡着的时候世界多么美好,醒来看到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那这个陌生是好还是不好呢,诗中没有直接交代,或许这正是诗歌留白的部分,未知的未来。好的诗人不断在诗艺上磨练自己,想象力超越于文本之外,真实之外有无穷的存在,春天之外有春天,美好之外有更美好,这才是万物更新的真正意义。总体来说,这首诗留给我的不是三言两语能言传的意会,与睡眠日读到的里尔克的一首诗,有某些异曲同工之处,录于此,共相析:


在春天或者在梦里
by里尔克 ,绿原 译

在春天或者在梦里,
我曾经遇见过你,
而今我们一起走过秋日,
你按着我的手哭泣。

你是哭急逝的云彩,
还是血红的花瓣?都未必。
我觉得:你曾经是幸福的,
在春天或者在梦里……

1896.4.9

【作者简介】温科英,网名天意茫茫,广东省普宁市人,70后,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出版有个人诗集《那时我们未相识》。


评析林程娜《万物生》
文/火禾

        阴阳和合万物生。春天到来,万物复苏。诗人也从睡梦中醒来。世界因此大不相同。显得如此陌生。连诗人也认不出来。连命名也是多余的。四时行焉,天何言哉。只是天下本无事 ,庸人自扰之。女诗人对春天更是先知先觉。春光乍泄,黑暗也要退避三尺。林程娜诗歌已超越一般女性诗歌,上升到智慧层面和对光的向往。诗中岂有男女之分?

【作者简介】 火禾,广东澄海人。潮汕诗人,诗歌创作发轫于潮州韩山脚下,为韩山诗群成员。秦牧故里《红头船》诗刊主编。出版有诗集《白天鹅的悲歌》(中国戏剧出版社)。


读《万物生》偶感
文/曾庆礼
 
        林程娜的这首《万物生》,给我眼前一亮的感觉,让我感觉到万物在生长,如风中的树林,时而摇曳,时而安静,延续了程娜一贯的空灵优美的风格。开头便给了我们遐想的空间:
 
他在来时的路上突然醒来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的陌生——

         他在制造一切,却又归入于一切之中,这体现了几个哲学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程娜在诗中是这样表达:

那些人从来不俯视也不会仰视
月亮的光辉是他们给的
而太阳也只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命名是多余的,万物静默而自得

        她的结尾在追逐着对世界的感知,连命名本身的意义都无关紧要。程娜的诗歌中,有诗性,有灵性,她写诗就是一种心灵的写作,是对诗歌的梦境追逐,我在她的诗歌中看到了一个自由深邃的灵魂。她就像一只飞翔在空中的海鸥,有着自己的情感和眼界,去俯视着大地和生灵,用她诚实善良的心灵,去感受万物。整体诗歌的语言是沉稳和扎实的,程娜孜孜不倦的写诗,对诗歌的热爱是我们有目共睹的,她的眼中看到的月亮的光辉和太阳的光芒,也让我们看到她诗歌之中带着的希望和能量。
       在我的感知中,《万物生》就是她内心世界的写照,是她本人诗歌阐述能力的水平之作。

【作者简介】曾庆礼,毕业于广东嘉应学院,就职于普宁某机关,爱好文学,偶尔写诗。


  



编辑按:”彼岸"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谢谢理解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