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55600&g=999&tag=489&page=1

自有歲寒心--Cupertino市議員Darcy Paul與城建風波兩年記(一)


蓝葭    09/23     3181    
4.5/2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

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Darcy Paul蒲仲辰的父親蒲大宏來自台灣高雄,英文last name取為Paul是因為跟閩南語的」蒲」發音相似。學生時期的蒲大宏與章孝嚴(也就是後來的蔣孝嚴)是同窗好友,關係非常近,連婚禮上都將章孝嚴邀作伴郎。蒲仲辰的母親陳健與丈夫相識於在台大讀書時期。她出自名門,父親陳慶瑜祖籍江蘇常熟,是國民黨政府大員,曾擔任行政院秘書長,財政部部長,總統府國策顧問等職。雖出身官宦之家,陳健的自立卻在同齡台灣女性中非常少見,結婚生子依然讀書進取,獲得美國學位後,堅持工作直到70高齡。


而身為留美數學英文雙博士的蒲大宏,一生最為抱憾的,卻是沒能實現從政的個人理想。他出身軍人家庭,故而對兒子家教極嚴,且非常強調華人認同感。大兒子Wesley Paul蒲仲強因為參加馬拉松長跑在美國屢破記錄,少年成名紅遍美國和台灣。雖身在國外,蒲大宏骨子裡那種儒家傳統思想倡導的忠貞與執著卻根深蒂固。他教育兒子在國外比賽也要身披青天白日旗,為弘揚中華形象而跑,為復興三民主義而跑。因為蒲仲強屢屢取得傲人成績,曾三次在總統府被蔣經國接見,直接引發台灣提倡健康長跑的「蒲仲強旋風」。據傳台塑集團前董事長王永慶,台灣前總統馬英九,就是在那個時期建立起來這種長年慢跑的習慣。而作為弟弟的蒲仲辰,自然也從小被教育必須刻苦自律,不僅學業事業要全力以赴,而且健身長跑的習慣不能荒廢。從小接受這種對於個人耐力與意志力的高強度磨練,使他每次在市議會開會到後半夜,無論從坐姿還是精神面貌上,都顯得與其他幾個市議員不同。


話說蒲大宏被不少人當作留美教育專家,他的金字招牌源於把自己的兩個兒子都送入了頂尖學府--哈佛法學院。跟父親一樣,兄弟倆迎娶的也都是來自台灣的優秀職業女性。蒲仲辰的父母,妻子,全部是台大校友,可謂滿門精英。雖然同為律師,哥哥蒲仲強身負盛名,卻沈默內斂,喜歡數學,甚至曾向記者透露最想報考的學校其實是Cal Tech。弟弟Darcy Paul蒲仲辰則完全繼承了父親對政治的熱情,終於踏入政壇,實現父親一生未完成的「從政夢」。


焦點1 -- 2014年11月10日 -- 烽煙四起

但是,沒有人能想到,在Darcy Paul 2014年11月4日贏得Cupertino市議員席位之後,他面臨的是怎樣嚴酷的考驗。當選不到一周,庫市高密住房建設問題矛盾大爆發。一封高密預警信飛遍庫市各族群社區,信件最初來源至今依然成謎。當得知市議會要在這個6萬人小城批准4000多套住房的消息,超過300名市民在11月10日晚湧向市議會大廳,強烈抗議市府這個政策不顧民意,完全無視學校負擔,交通擁堵。整整一個月,越來越多的市民知道了這個消息,接下來的兩次市議會都因為抗議人數太多,而不得不延遲到後半夜。但是,就在大多數人還在僅僅糾結這4000多套housing elements對城市衝擊的時候,他們不知道更可怕在魔鬼還關在籠子里沒有被放出。這個真正的巨無霸惡魔,就是庫市新版GPA。


焦點2 -- 2014年12月3日 -- 瞞天過海

12月2日又是一次被廣大抗議市民包圍的市議會,開到凌晨三四點,市長Rod Sinks不得不宣佈第二天繼續開會。而在12月3日晚,連著兩天的抗議終於讓大多數市民熬不住了,快午夜,觀眾基本全部退場,以至于当市长Rod Sinks提出分配2 million sqft office给Vallco吧,根本没有引发任何市民警觉。会议继续到凌晨,空蕩蕩的會議大廳里,只有幾個市議員跟市府工作人員打著哈欠,揉著眼睛,托着脑袋,疲憊不堪地審議剩下的文件。接下來的這段錄像,是被關心庫市城建的草根組織Better Cupertino成員研究過無數遍的歷史資料:

http://cupertino.granicus.com/MediaPlayer.php?view_id=18&clip_id=1794

5:36:00開始,就是對14-211議案的表決,也是引發庫市之後兩年高密抗爭的源頭文件。Gilbert Wong飛速地讀著文件,所有市議員似乎都因為困倦而失去了表情,但是vote的時候,只有Darcy Paul一個人說了No。

5:54:00之後,Darcy Paul開始發言質疑,5:59:00 Rod Sinks明顯有些幸災樂禍,看著Darcy Paul幾次挑戰提問搞得Gilbert Wong手忙腳亂,措手不及。看錄像的時候,我們都驚呆了,人人知道Gilbert Wong就是當初推Darcy上台的重要推手之一,誰都想不到Darcy剛上台就當眾這麼不給他面子。難道這哥倆商量好了在演戲?這是大家的第一反映。可是看起來又不像阿。鏡頭前的Gilbert如此狼狽不堪,當時尚有幾分青澀的Darcy顯得非常不好意思,還趕緊道歉賠不是,說自己不是故意找麻煩,搞得大家不能早下班回家。而他的預警也讓其他市議員提出問題,今晚不是只討論housing elements嗎?Gilbert剛才搞的那麼一大堆文件是幹嗎?都是討論庫市housing elements必須的嗎?


而謎團終於在幾個月之後被揭開,Gilbert在2014年12月4日凌晨一兩點中,瞞天過海混水摸魚通過的,就是庫市新版GPA,其中除了包括很多在全市範圍內大幅提高樓高,密度,增加辦公樓建築面積,幫開發商獲利的獅子大開口內容,還有最重要的一項就是通過了Vallco rezone的specific plan其中包括萬人辦公大樓計劃。而市民組織後來的研究表明,庫市的辦公樓超量,其實是比housing elements更嚴峻的問題,這個超量不僅會造成交通災難,更會引發下一輪州府下達給庫市必蓋的住房指標直線上升。而2014年10月,庫市planning commission主席已經寫信嚴厲警告市府,庫市辦公樓過量,一定不能再放水!Darcy Paul顯然是比蒙昧的市民更早瞭解到這些信息。重新審視12月4日的凌晨錄像,可以看到他當時並沒有在打瞌睡,其實一直都在緊張思索的狀態。也許他一直在猶豫,到底是裝聾作啞順從Gilbert Wong,還是公開點破這些?最終他還是選擇了後者,也注定了他接下來的從政之路的必然布滿荊棘。


故事引子:http://www.weidb.com/p55599

故事第一部分:http://www.weidb.com/p55600

故事第二部分:http://www.weidb.com/p55603

故事第三部分:http://www.weidb.com/p55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