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71816&g=999&tag=513&page=1

水星报惊爆: CUSD学委当选誓词被偷改!当权派只为排除异己?


☁️    02/06     2507    
4.8/4 



要求CUSD学委主席Anjali Kausar下台的请愿书事件依然不断发酵,过去一周,中英文媒体有不下7篇相关文章发表
而本周末,圣荷西水星报(San Jose Mercury News)刊登出来一篇爆料,更是让人大跌眼镜。

这篇文章里面提到,一般官员的宣誓词,都是千篇一律的模板:
That I take this obligation freely, without any mental reservation or purpose of evasion; and that I will well and faithfully discharge the duties upon which I am about to enter.
我的一切行为出于本人自由意志;决不有所保留或有意逃避;我将尽忠职守,履行义务......

过去的CUSD学区也不例外,至少一直到上届选举2014年上任的几个学委,都还是这个平平无奇的老套宣誓词。但是,2016年CUSD选上的学委,跟着念诵的宣誓词,却多加了一段,放在evasion之后,That I will support by word and deed decisions made by the board majority, and advocate for those decisions。原有誓词就被改成了:
我的一切行为出于本人自由意志;决不有所保留或有意逃避;我将坚决拥护board大多数人的意见,并将宣扬执行这些决定;我将尽忠职守,履行义务......

只可惜,现场大家基本都没有反应过来内容不同,包括宣誓学委本人,也都是在根本没有得到提前通知的情况下,懵懵懂懂跟着念诵,走完宣誓仪式。

这个誓词修改绝对不是一件小疏忽。因为,保护不同政见者自由发声,正是美国作为民主社会的重要特色。CUSD对学委誓词的一句话偷改,反应的却是对民主的践踏。而见证过去年选战的人都知道,Liang Chao是因抨击CUSD现有弊端而得到民众热情支持而大获全胜的。那么,为什么学委宣誓词为什么被如此偷改,为什么偏偏在2016年被偷改,也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在这个偷改誓词细节被家长们翻出来以后,记者专门采访了CUSD学监Wendy,她为什么要这么做。Wendy却闪烁其词地说,因为Phyllis Vogel的票数到最后时刻才知道胜出,所以学区对宣誓仪式准备非常仓促。有人给了她这个宣誓词草稿,据说其他学区那里用过的,她给学区律师看了一下,律师说没问题就用了。这个说法非常有趣,为什么拿着多少年不变的宣誓版本不用,却从莫名其妙的“其他人”手里接一个新的宣誓词?记者再问,到底谁给你的草稿,哪个学区曾经用过,Wendy却表示拒绝回答。

除了学监权力超大,CUSD学委主席的权力巨大,也是非常有特色的。也正是因此,CUSD board majority 这个定义,格外值得玩味。比如,库市议会5个议员里面,只要有两人觉得某个议题重大,需要放到市议会讨论,就能把这个议题放入会议议程。而CUSD却不是这样,普通学委没有修改会议议程的权限,一切议题都要经过学委主席同意才能开始讨论。那么,这个谁当主席,谁代表board里面的majority,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了。Anjali在2014年选举中排名第三,是当选学委里面的倒数第一!却因为受到当权派青睐,成为新人学委里第一个担任主席的,可以代表board majority。2014年第一高票当选的潘欣欣,却要在2014-2018的四年任期中被轮空主席一职,这些都是CUSD学委内部操作的微妙之处。换言之,所谓Majority就是代指建制派,当权派。如果你对现有制度有改进意见,就会被排挤,被异化。而且,关于CUSD如此神奇的majority主席选举结果,建制派还一直到处传播一个说辞,所有年轻学委皆对Anjali Kausar的能力才华无比钦佩,她们是心甘情愿,主动赞成Anjali 优先轮职主席,而没有遭受任何压力。可以预见,如果学区今后依然没有改革,赵良方这个2016年第一高票当选的board,也会在这种微妙的majority 运作下,四年任期内没有轮值当上主席的机会,也就无法掌握学委board的主力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