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74568&g=999&tag=513&page=1

加州反”庇护”之战(2):都柏林报捷,Contra Costa县告急


Crystal, Xinchuan, Lily Ding, Margaret    03/09     867    
4.0/1 

【下一战:Contra Costa County的Public Protection Committee将于4月3号举行的第二次会议,急需您的参与!
Date: April 3 at 10:30 am. Location: 651 Pine St. Room 101, Martinez 】


。。。 再后来会议开始,市长说知道大伙儿多是为一个议题来的,其他议题快快掠过,发言人有三十几位,太多,每人只给一分钟。 

在支持方和反对方各有一人发言赢得掌声之后,Haubert市长重申会场纪律不许鼓掌不许发嘘声,顺便让大伙儿举了次手。先请赞成的举手,环顾四周,约有二十左右,市长说”Umm, decent number”,然后请反对的举手,哇用两个字就足以形容:林立!

发言反对庇护城市的本地居民中,有几位给人印象深刻。一位带着东欧口音的老大爷说,他的祖国是前苏联的一部分,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他是合法移民到美国的,在这里安居乐业。另一位老人说他来到这个国家之前,经历了三次背景安全调查,四次体检,在体检中他全身赤裸,阴部也被检查,羞愧难当。但他说不介意这些程序,“因为我要保护我要去的这个国家”,还说“我们有移民法律,必须守法执法。” 实在令人敬佩。





发言的还有一位大学生,是刚满20岁的姑娘。“为什么非法移民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我们的城市应该遵守法律,应该确保美国公民的安全,而不是反抗移民法。”


一位居住在Dublin18年的女士说:某个庇护城市的发起人让我“抛弃仇恨”,另一位发起人给我冠以“优越主义白女人”的称号。“我的确有仇恨,我恨Dublin需要面对无中生有的问题。那些社会活动家应该着力于更改法律,而不是让我们的城市违反法律。。。我爱Dublin,我爱我的后院。“


社区资深义工孟九龙多年以来在Dublin参与许多义工工作,如选民投票站clerk与judge,Camp Park义工等等。去年圣诞假日期间,他是海军陆战队预备役军训的一名家长教官,几次孩子得了急症,他带去医院,孩子们彻夜等待,却不能获得治疗,因为众多没证件没医保的人挤满急诊,侵占损害了身着军服年轻人的权益。“我们没有无穷无尽的资源施于所有的人,免费的东西并非无价。”他敦促Dublin市议员坚持法制。


轮到新川发言,他先说自己是住在San Ramon的移民,Dublin的决定毫无疑问会影响我们,随后拿具体数据说话,许多支持者说庇护政策并非如反对者所想(比如包庇罪犯或包庇非移),但所有庇护政策的核心共同点之一就是拒绝来自ICE的拘押要求,而对部分2014年因此被释者的统计显示,(在不到一年时间内)约1/4便再次被捕,平均每两次拒绝ICE便导致一次新的逮捕或近两项新起诉罪名。“这样的情况难道是Dublin和三谷居民想要看到的吗?”


在众多反对者的发言中,既有对law and order的维护与渴盼,有对庇护令究竟能给市民带来何等益处的质疑,也有对合法移民正面欢迎的陈述,还有引用古人关于隐藏的叛国者才是最可怕的敌人。。。等等,许多发言不及摘录,可以看这个视频列表的第二段和第三段:

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3MaPOrGXCgWwUnnz3OrXGoSr1vcFZo8V

City Council的官方会议录像:http://www.pbtech.org/clients/dublin_cc/dublincc03072017.html


相较而言,支持方的发言一般努力强调对和谐社区公民保护的追求,和对尊重人性保护儿童和家庭的呼吁,认为联邦移民执法部门ICE破家残民,而sanctuary政令乃是拯移民于水火解社区于倒悬的惠民仁政等等。以下是一些发言要点:法律既然人定的就有不完美之处所以要站出来;不要把邻居和同校家长们视为外人,要构建和谐社区;因为ICE存在许多对非重罪仅misdemeanor的非移驱逐出境的情况,好多人不敢寻求医疗和其它帮助怕被没来由逮捕驱逐,我们必须站出来帮助这些人;看看学校里孩子们无助的眼睛,请求市里能以humanity为本,跟上Palo Alto等庇护城市的脚步;庇护政策可以避免刺激部分移民产生敌对心态有利公众安全和和谐社会;庇护令还可以更好地保护警官安全;等等….


Wait,这当中misdemeanor那条真是振聋发聩脑洞大开啊,这才想起2014年底加州通过的Prop47,真是波澜壮阔的一盘大棋!只不过在引用保护公民权益的条文之前,能不能先让民族党在加州或全美立法确认所有非移都等同公民?一位发起人引用某报告的数据——“ICE遣返中有20%无罪,有80%不是felony重罪”,在借此数据支持拒绝和ICE合作的合理性必要性之前,能不能说说那些受害者及其家庭的苦痛在你们的权益优先级里是否仅限于新闻作秀的时令素材?能听到这么有立场有个性的辩护词,也算是不枉此生啊!真不知加州采用种种手段把执法部门的手脚束缚之后,咱们将来面对增长的犯罪和伤害还能指望谁。 (注:ICE2016年数据内部遣返者中92%都有crime history。)


无论如何吐槽,上面这些毕竟还是存在一定逻辑的可理解的说法,另外一些发言则理解不能,或许源于两种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巨大鸿沟。。。比如真正细思恐极的发言之一:”你们有没有想过,你的园丁是他们,打扫卫生的是他们,要是他们走了,你可怎么办呢?“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在那儿读到过?”把我的黑奴放了,那谁来给我种地,做家务,带孩子呢?“。。。一百多年过去了,说好的”人人生而平等“怎么变成了守法和违法之间的平等?


公众发言完毕后,进入合议,市长先和蔼地表示,大家伙儿发的一堆堆邮件都收到啦,读啦,不过对于这么时尚热议又夹杂太多政治和情感的议题, 真不合适凭情感作决定。而他个人认为,做决定首先要从操作可行性和支持law and order以及保护警方出发,而Alameda County Sheriff Office已有相关条令(重申市议会不支持topics of hate/immigration/not-diverse-community)最后说他see no need推进这事儿。 随后被点名先发言的女议员Hernandez表示自己没啥要补充的,让警官们继续按county sheriff office办事儿就好啦,不过社交网络爆了后她觉得sad;第三位议员Biddle提醒大家市里跟sheriff office关系不错,而警官们按指令办事儿更没丝毫违法之处。


第四个轮到Goel议员发言,他用庄严肃穆的神态,炯炯有神的眼睛,既温和又严厉的目光,略低沉又不失洪亮的语音,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地告诉大家,信息研究与透明在下情上达和决策过程中真的好重要好重要,而这个Sanctuary City的议题,不但有市里staff应要求所作的研究报告,每个读了报告的人都更informed了,更在以NextDoor为代表的社交媒体上引爆了热烈讨论,而他老人家本着信息透明之动机目的精神,认真阅读了每个帖子并回复了每个发给他的信息,再结合今晚公众的参与发言,他很欣慰地看到,Dublin公众在这个过程中已经如最初提请讨论时所期待的那样,成功地传播了信息,引发了关注,进行了大讨论,形成了观点,最后大伙儿还采取了行动(来到现场),已经确认形成了educated opinion并make了 informed choice。。。呃,幸好发言到此为止,再往下面就该“这是一次团结的讨论会胜利的讨论会”了。


最后是主动要求压底发言的Gupta副市长,他一上来便调侃了Goel一句: 咱这会场要也能跟奥斯卡颁奖礼那样,当音乐响起,你就该结束演讲了,该多好啊! 随后他脸上带着一副略显迷惑又有三分郁闷到姥姥家的表情说,赞美咱Dublin的警官们赞美咱安全的Dublin感谢跟sheriff office关系不赖啊。。。可坦白说我真不知道咱们这儿干嘛要讨论这事儿啊!这也压根儿不是咱们这位子该讨论的事儿啊!真不是啊! 资源时间人力啥的且不提,就咱市里这么多事儿,学校公园交通啥的忙都忙不过来,所以咱压根儿就不该讨论这个嘛!【哇,掌声9秒钟!】


市长总结:呃,咱们一致同意终止就这个议题的讨论,现在没看到Council有谁对Sanctuary City Resolution有啥激情嘛,不过咱这个信息的动议还是有好处的。。。刚说到这儿,Gupta副市长本来正两手交握在桌面上扭麻花(是激动,还是纠结?这是个问题哈)忽然停止了扭手腕的动作,一刹那战神附体,开口打断:哎市长,我有个主意,咱给city staff一个正式direction吧, 规定从今以后再也不准把时间和资源耗费在sanctuary city相关议题上。咱五个人一块儿点头,给City Manager和大伙儿明确的准信,咋样?    市长略有犹豫地回应:” 呃介事儿本来就只是先咨询一下,现在咨询好了已经决定不继续了。。。“  刚说到这儿,又被Gupta诚挚而冷酷地打断:”那就跟City Manager说NO啊!” 紧接着又毫不犹豫地补上一刀:“省的将来又搞到选票上啊, 咱今儿就把话都说清楚了 “ --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现场吃瓜群众在始料未及的愕然之后,纷纷绷不住发出一片低笑,恍惚间有一种在美帝基层神圣民主殿堂看到了黄金八点档情感伦理狗血大戏中元配逼老公跟小三划清界限的诡异即视感。


伴着油然而生一股子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八卦心态,大家心情欢快地看着市长在内的4名议员陆续点头”很清楚很清楚“”是滴是滴“”赞成赞成“,于是大势已成,市长也很乐于顺水推舟地对City Manager来了句:Mr. Manager, do you have the direction?  在得到确定回答后,全场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East Bay Times的英文报道:http://www.eastbaytimes.com/2017/03/07/dublin-city-council-says-no-to-sanctuary-city-policy/


致谢和感言:特别鸣谢魔术师Alvin (反庇护签名发起人)用自己的人脉号召了很多各色人等去发言反对,还有社区骨干Margaret Liang和Jennifer Situ--- 很多人问发传单的百合丁是不是Jennifer--- 这些社区的热心人平常一直服务社区,到了关键时刻,人品爆发就可以改写历史!虽然咱们在人数上不是主力,但是带去的传单抢眼球,团结民众,鼓舞士气---那位二十岁的妹妹可就是拿着咱们传单背面写的演讲词!百合丁还说:“九龙一个鼓掌的手势,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大声拍巴掌。”  感觉那开场一瞬间的掌声,就已经给这件事板上钉钉了,这就是众志成城的力量!

---------------------------------------------

刚刚发生的,Fremont已经沦陷,这是一场真实却没有硝烟的战斗! 

http://sanfrancisco.cbslocal.com/2017/03/08/bay-area-cities-grapple-with-sanctuary-city-executive-order-federal-funding-threat/


关注北加Sanctuary County/City动态的朋友,我们下一个战场是Contra Costa County的Public Protection Committee将于4月3号举行的第二次会议,急需您的参与!我们的形势严峻,在3月6号第一次会议中支持方到场18人,准备充分,声情并茂,催人泪下!我们的反对方只有7人,从知情到会议不足24小时。大家群策群力,积极参与,才能守护自己的家园!


Contra Costa保卫战的起因:
http://claycord.com/2017/01/26/protestors-call-for-contra-costa-county-sheriffs-office-to-end-contract-with-ice/

这一战:Contra Costa County Public Protection Committee will discuss the Sanctuary County issue at its monthly meeting.

Date: April 3 at 10:30 am. Location: 651 Pine St. Room 101, Martinez


建议大家先阅读了解一下Dublin City Council Staff 准备的报告

http://citydocs.ci.dublin.ca.us/WebLink8/DocView.aspx?id=614629&dbid=0

第四页提到的TRUST和TRUTH Act这两个法律,到现在还没见到华人微信群里有多少讨论, 前者已经禁止对犯罪分子因非移身份延期监禁,后者更规定如果执法部门通知了ICE某人监禁的时间段则执法部门要如何保证非移的人权,并且继续给执法部门制造困难:哪个执法部门让ICE来面谈过一个罪犯,第二年必须开个public forum以说明情况(实质就是被大批判面子丧尽),这条看似无害其实毫不动摇地破坏执法部门正常执法和形象的规定,从2018年开始生效。 第四页也提到了加州民主党参议院领袖De Leon正在主推的SB54, 一旦通过加州就是事实上的sanctuary state,  所有犯罪分子信息一律保密,禁止任何执法机关进行任何有关移民身份的调查侦探逮捕审讯。 Alameda county已经明确要求执法部门不得有基于immigration status的差别对待,明确提出ICE的拘禁令和法官逮捕令不可同日而语。另外Alameda County的sheriff office已明确规定治安官们不会理睬ICE的拘禁要求(已经被ICE拘禁的例外),至于啥情况才通知ICE, 全由sheriff's office独断,case by case.


既然Dublin所属Alameda County的Sheriff Office早已有指令给field officers不与ICE合作,Alameda County已经沦陷为正式的Sanctuary County,所以好多事儿实际上木已成舟生米早被煮成熟饭稀饭,那为什么民主党还要下大力气在全国推动sanctuary运动呢?


至于Contra Costa的Sheriff Office,去年6月开始也终止了与ICE的普通合作,不过还保留了单点联系。


附注:在本文上半部分《庆贺:都柏林保卫战 -- 反非法移民庇护城市》中,“有勇有谋的xinchuan”应该改为“有勇有谋的Margaret",特此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