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76682&g=999&tag=513&page=1

星雲大師---87《僧事百講》親近長老 @妙法蓮華社


心緣    04/01     1364    
4.0/1 





  有善知識給我們接引,在修持道上,對我們有莫大影響力。 

  一個初學的出家人,應該先要尋找三十個到五十個善知識,是自己尊敬的大德、高僧;因為心中才有偶像、才有聖賢可以效法學習。

   在佛門,親近長老、善知識是修學佛法很重要的功課。例如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從文殊菩薩,後遍訪菩薩、比丘、童子、天女、婆羅門、國王、仙人等善知識,虛心的求教學習。 

  本講次的內容以長老的定義是什麼?親近善知識應具備的態度?善知識對我們修道的幫助等等,提出詳盡的說明。 


 問(1):出家人親近好的老師,對道業會有很大的幫助。究竟要怎麼樣找到一位好的長老呢? 

答:親近長老,就是親近善知識,這是學佛最好的緣分;在佛門裡,通常把師長們稱為「善知識」,所謂佛陀、諸大菩薩、諸大羅漢,就是現前的一些大德高僧,也都是我們的良師益友。有善知識給我們接引,在修持道上,對我們有莫大影響力。

   一個初學的出家人,應該先要尋找三十個到五十個善知識,是自己尊敬的大德、高僧;因為心中才有偶像、才有聖賢可以效法學習。

   出家學道了,這個人也瞧不起,那個人也看不上;這個我也不喜歡,那個我也要批評,佛法在恭敬中求,如此看不起別人,「我慢山高,法水不入」,是不會成功的。 

  回憶我們青少年的時代,所有的同學們,大家聚會一起,談得都是:「哪一位大法師」、「哪一位大德」、「哪一位長老」……,講得都是:「將來去親近他」、「怎麼去跟他拜見」等內容。從不曾講到某一位長老,就儘是批評,說他這裡不對、那個不好。現在的佛教風氣敗壞,對於長老、大德沒有尊敬心,並非好現象。 

  初學者少了長老的開導,成長就有限,也難以持續向道之心,所以「親近善知識」是學道者很重要的第一課。


 問(2):究竟什麼樣的人才能稱做「長老」、「善知識」呢? 答:長老,不是指年紀老的人;年紀老,道行很低,不能算是長老。長老,必須是道德高、智慧長、慈悲心廣大,有能力指導後學的。有悲憫的心懷、有正直的性格、有明辨的巧慧、有公正的態度等,總之道德人格是健全的,才堪稱長老。若以年資來說,上座的長老必須要有三十年戒臘;二十年的戒臘,是中座的長老;受戒十年,屬下座的長老。一些年紀大出家、但受戒未滿十年,這些是不合乎長老資格的。   長老只要具足智慧、德行,八歲的沙彌也可稱為長老。 


 問(3):一個年輕的學僧,可以跟隨幾個老師學習呢? 

答:一個年輕的比丘,必須找到一位好的老師,徵求他的同意,能追隨他學習戒律;或者跟一位天台的專家學習天台,跟一位華嚴、唯識專家,學習華嚴和唯識;要學唱誦,就要跟一位唱誦的專家學習……,換言之,一個年輕的學僧,可以親近很多的專家、大德、老師,學教、學戒、學禪、學淨土、學焰口、學規矩等等。因此,一位年輕的學僧,可以多方學習,就像學校有各科的教師一樣,初入道者要精進學習,當然不限定有幾位老師。 

  親近長老多方學習,但對自己剃度的師長或者依止的師父不能忘記。因為那是根本的師父,必定以他為本。你不能跟隨某個老師學習,覺得投緣,就忘記自己的剃度師,或者見了某位老師,感到歡喜,就見異思遷,離開自己的依止師父。忘本在佛門當中,到處都會受人譏評:「某某人本來是依止某位老師啊!後來遇到什麼人,就不要自己的師父……。」處處受人閒話。就好像一個女人可以廣交朋友,但丈夫只能有一個。

   密教的師徒與弟子之間,就有一個很值得推崇的觀念:你對一位年輕學僧說:「你就在這個佛學院留下來學習吧!」他會回答:「我要問我的本師,本師准許,我才可以。」他不會立刻答應你,而是先徵求本師的同意。所以現在的佛教界,師徒之間的規矩要清楚明白,建立起師徒倫理,這樣佛教也才能興隆,才有發展可言。


 問(4):親近善知識參學問道,在與長老、善知識應對相處之間,應該抱持著什麼樣的態度呢? 

答:第一就是要有「恭敬心」,第二就是「多學習」。不能執著自己的看法、見解,不能常常反抗辯論,要謙卑的接受長老的教導。要勤勞、虛心,誠如《論語》所說:「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身為一個後學要為長老服勞奉養,不但要親近他,更要尊敬他、讚美他;老師教導學生,學生有的時候也要懂得讚美老師。


 問(5):出家人可以跟在家居士、大德學習嗎?

 答:末法時期,居士登上高台說法,出家人坐在下面聞法。對於這樣的景況,大家都覺得是一種亂象,但反觀這是出家沒有道行,在家居士用功辦道,當然會形成這樣的局面。

   民國初年,楊仁山在南京創辦金陵刻經處、祇洹精舍、佛學研究會;他是一個在家居士,但是當時的太虛大師、仁山法師、智光法師都在這裡向他學習。還有很多的教授,像是唐大圓、梁啟超、歐陽竟無等人,都是一代大儒。甚至維摩居士因為道行高超,許多聲聞弟子見到他都不敢與他交手。看看這許多在家居士,我們能說他們都只是在家居士嗎?佛教講「依法不依人」,在家居士有道有學,出家人能不有所警惕、能不戒慎恐懼嗎?


 問(6):佛陀時代,弟子舍利弗等人曾經探視維摩居士,留下「為法而來,不為床座而來」的經典名句,究竟這一句話是怎麼引起的呢? 

答:維摩居士是一位大菩薩。有一天,維摩居士「示疾說法」。佛陀先後要舍利弗、目犍連及各大聲聞弟子等去探病,大家都表示,「維摩居士口才伶俐,相當厲害,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最後,佛陀只好請有大智慧的文殊菩薩代表去探病。文殊菩薩率諸菩薩、聲聞比丘們前往維摩丈室,探望維摩居士。 

  維摩丈室是一個很小的地方,諸大菩薩及羅漢來到這裡沒有床座,只得一個個站著。舍利弗因動了一個念頭:這麼多的大菩薩、大羅漢來了,都沒有座位嗎?維摩居士就問:「舍利弗!你們各位今天到我這裡來,是為了佛法而來,還是求一個床座而來?」舍利弗一聽,覺得不好意思:「大德!我們是為法而來,不是為床座而來的。」

   維摩大士以在家居士的身分行化人間,在經典的記載,他是金粟如來的化身。維摩居士留下「為床座來,還是為法而來?」值得學佛人的深思。


 問(7):大迦葉禮拜佛陀為老師,又是怎麼樣的一個因緣呢?

 答:大迦葉是一個很有自信心的修道者,他很早就認為這一生當中就算沒有老師,自己也能修證到二乘獨覺,證得大阿羅漢,只是苦無出家因緣。 

  當大迦葉遇到佛陀時,並沒有直接參謁,而是跟隨佛陀的信眾聽經聞法。大迦葉聽了佛陀的教法心生歡喜,但他自信不凡,認為要拜佛陀為老師還得考慮一番。

   有一天,大迦葉聽完佛陀說法後,準備回到王舍城,在城門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下,他靜坐思惟:何去何從。這時,佛陀從遠處走來,大迦葉看著佛陀威嚴身相,不禁站起來,走到佛陀跟前跪下來,說:「佛陀!大迦葉是你的弟子。」佛陀說:「大迦葉!沒有成就佛陀的智慧德行,收你做弟子,頭會爆裂的。」 

  佛陀與大迦葉之間還有「佛陀分半座」、「靈山會上傳法」等師徒相知相契的故事,深具教育的意義。 


 問(8):禪宗二祖慧可向達摩祖師求法,這段求法的經過為何?

 答:達摩面壁期間,神光慧可曾到這裡向他求法,並請求為入室弟子。大雪飄飄,寒風徹骨,達摩面壁靜坐、默然不答。慧可跪在雪地幾個小時不動,積雪已深過膝。   達摩看他虔誠求法,才勉強瞪開眼睛,開口問:「你久立雪中,當求何事?」

   慧可:「願和尚慈悲,開甘露門,度化我的愚痴。」 

  達摩:「大法甚深微妙,你輕心慢心那裡能得?」

   慧可隨即以刀斷臂,達摩說:「為法忘形,你到底所求何事?」

   慧可:「求祖師為我安心。」 

  達摩:「拿心來,我為你安心!」

   慧可:「覓心了不可得!」 

  達摩一笑:「那好,我已經為你安好心了。」

   慧可言下大悟!

   慧可大師斷臂求法,留下千古傳誦的「安心公案」,讓後人明白,古德為求大法,捨身忘軀,在所不惜的精神典範。 


 問(9):六祖惠能特地從廣東到黃梅,去親近五祖弘忍大師,他們之間又是如何來往的呢?

 答:惠能大師俗家姓盧,應該叫「盧行者」。他本是一個砍柴的樵夫,因為一次送柴到客店,聽到門外有人讀誦《金剛經》而心有所體悟,經他一問之下,才知道黃梅五祖弘忍正在講說《金剛經》,遂生起學習佛法的打算。後來得到安道誠這位善心人士的資助,順利到黃梅親近五祖弘忍。

   他抵達黃梅時,正值弘忍聚眾說法。見到這位盧行者,弘忍問:「你從哪裡來?所求何事?」「我從南方來,唯求作佛。」「從蠻荒的南方來,獦獠怎可作佛?」獦獠就是野獸居住的地方,沒有佛性。盧行者回答:「人分南北,佛性也分南北嗎?」弘忍一聽,心想:這個人回答得有智慧,不同凡響啊!「好了,不必再多說,到糟廠去舂米吧!」弘忍避免他才華太過暴露,讓大家嫉妒,因而要他到糟廠舂米八個月,即所謂「八月踏碓,腰石舂米」,終至悟道。也留下一偈: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後來,弘忍知他已大徹大悟了,便將衣缽傳給他,並囑咐:「你得深夜南下,不要在這裡久留,恐怕引起紛爭。」於是弘忍送他到了九江驛時,要他上船,說:「我來渡你。」他回道:「迷時師度,悟時自度。」所以師徒之間,要彼此相應相契的。 


 問(10):素有「德山棒」稱譽的德山宣鑑禪師,他是怎麼樣尋訪名師的呢?

 答:德山宣鑑是北方的禪師,因為聽到南方弘揚頓教法門,他認為:出家兒千劫學佛威儀,萬劫學佛細行,不得成佛。南方魔子竟然敢說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我必定要前去摟其窟穴,滅其種類,好報答佛恩!因而特地擔了一部《青龍疏鈔》準備到南方去批駁「頓悟成佛」的「邪」說。 

  在澧陽路上,遇到一位賣點心的婆子,德山禪師便向老婆婆買點心充飢,老婆婆問:「你擔子裡裝的是什麼東西?」 

  「你不懂!這是青龍疏鈔,是金剛經的註解。」

   「金剛經呀!那我請教你一個問題,你能回答出來,這點心不要錢,就由我供養。」 

  德山禪師心想:老太婆還會有什麼了不起的問題,「如果不能回答你,這疏鈔送你。你說,什麼問題。」 

  「金剛經說,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請問你要點哪個心?」 

  被老婆婆這麼一問,德山禪師竟茫茫不知道怎麼回答,當下慚愧:自己連一個老婆婆都不能與之論法,還想要降伏什麼南方的邪說呢?於是他直往龍潭,站在山門外,高聲喊著:「什麼龍潭,既沒有龍、也不見潭!」龍潭禪師在山門內應聲說:「你已到了龍潭。」德山禪師甚至受到龍潭禪師點撥,而豁然大悟,毅然將《青龍疏鈔》燒毀,並留在這裡學習南方禪法。 

  其實,禪門師徒之間也要有一些機鋒的語言,反覆的試煉才能印證啊!


 問(11):馬祖道一在南嶽懷讓禪師座下學道,懷讓禪師是如何點撥,讓他悟道呢? 答:懷讓禪師在般若寺做住持時,馬祖道一是個青年學僧,平日都在寺裡參禪。懷讓禪師見了,知道他是個法器,便問他: 

  「青年朋友來做什麼啊?」 

  「來參禪啊!」 

  「參禪圖個什麼?」

   「作佛啊!」 

  「參禪怎麼能作佛呢?」 

  馬祖道一就不再回答。懷讓禪師有心要度馬祖道一,就拿了一塊磚頭在他參禪的地方每天磨磚。馬祖道一覺得奇怪:為什麼要磨磚頭?一天、兩天過去,他終於禁不起懷疑,便問:

   「喂!你在磨什麼?」 

  「磨磚頭啊!」 

  「磨磚頭做什麼呀?」

   「做鏡子。」 

  「磚頭怎麼能夠做鏡子?」

   「磚頭不能做鏡子,你參禪怎麼能成佛呢?」 

  馬祖道一被懷讓禪師問住,終於沉思一會,又問:「那怎麼辦呢?」

   懷讓禪師說:「這就如人駕車,車子不走,你要打牛呢?還是打車呢?」意思是說,參禪要用心,因為牛走車子自然走;光是這個身體日日打坐,哪裡能成道呢?

馬祖道一聞言,豁然契悟。 


 問(12):浮山法遠曾經不遠千里之路去親近歸省禪師,他是如何求得歸省禪師的接納呢? 

答:浮山法遠是南方人,邀約天衣義懷等八人到北方參拜歸省禪師。北方很冷,大雪飄飄。他們一行人到了寺廟的客堂請求掛單,但從早上等到中午,都沒有人出來招呼,大家實在冷得吃不消,一個一個的離開。直到傍晚,只剩下浮山法遠一人,客堂的知客見到他就大聲喝斥:「到現在還不走!」隨即拿一盆水朝他一潑,潑得他濕淋淋的,水被寒風一吹,冷冽刺骨,他反而說:「大德!我從南方不遠千里而來,豈能給你一盆水就把我澆走呢?」知客師不再為難,他終於如願留了下來了。

   參學過程中,浮山法遠也經過千辛萬苦的忍耐;他曾經不忍大眾生活辛苦,拿了油煮五味粥給大眾吃,而遭當家斥責,甚至遷單,他只好住在山門外,又被住持呵斥,要他付房租,身無分文的他只好四處去誦經還債……,就這樣打他也不走、罵他也不走,歷經百般磨練,終得歸省禪師的印可,把住持職位交給了浮山法遠。 


 問(13):佛門自古以來就有「不輕後學」這句話,甚至師徒彼此互為善知識,互為法眷屬,像鳩摩羅什與槃頭達多就是最好的典範,究竟他們之間是什麼樣的情況呢?

 答:東晉時期的鳩摩羅什,起初是禮拜槃頭達多為老師,跟隨他學習小乘佛法。後來鳩摩羅什習得大乘佛法,槃頭達多知道後,反拜鳩摩羅什為師,向他學習大乘佛法。因著這個因緣,便有「大乘小乘互為師」這一段佳話流傳。佛教講「三分師徒,七分道友」,佛門師徒,彼此之間應該是一個「朋友」的關係,是以「道」為標準,而非以身分高低來分別師徒關係,這才是究竟義。


 問(14):文起八代之衰的韓愈是如何受大顛禪師的影響,覓得佛法的入門處? 

答:韓愈在刑部侍郎任內,因寫〈諫迎佛骨表〉而被唐憲宗貶到潮州當刺史。潮州地處南荒,文化落後,韓愈在這裡沒有可以論學交心的朋友。他聽說這裡有個大顛禪師學問道行都好,韓愈其實是不信佛教,只想找個人可以說說話。不得已,他只好跑去找大顛禪師。 

  當時,大顛禪師正入定禪坐,韓愈不想打擾,因此在旁等候。等了很久,大顛禪師仍舊不動,一旁的侍者看不下去了,就上前用引磬在大顛禪師的耳邊敲了三下,並輕聲說:「先以定動,後以智拔。」侍者的意思是,你的禪定已經打動了韓愈,現在應該用智慧拔除其執著高慢,說法讓其感動入道。

   韓愈也是了不起有慧根的人,一聽侍者這句話,即刻說:「和尚門風高峻,我已經在侍者口邊得個入處了。」說罷,便行禮告退去了。


 問(15):韓愈只聽得一句話,就能有所領悟,一句話也算是善知識嗎? 

答:《阿含經》有句話說:「聞善言要著意。」確實,一句話也算是善知識,也能啟迪人心。如丹霞天然就是因為聽得一句「選官何如選佛」,而出家學道的。在佛門,有很多大德交待後學:「要知道慚愧」、「要知道苦惱」、「不要做焦芽敗種」、「注意當下」、「人生就這一次」等金玉良言。就算是一句話,只要終生奉行受用,必定受益匪淺;甚至只是一句話,就能悟道!











如需引用文章,請註明出處。 本網站由 佛光山資訊中心 協助製作Copyright © 著作權 佛光山 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妙法蓮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