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访问链接:
www.weidongbo.cn//p95683&g=999&tag=641&page=1

一名草根义工对“华人参政议政的出路何在”部分内容的评论


Xinchuan     06/02     880    
4.8/6 

2017517日,加州圣地亚哥的亚裔平权会(San Diego Asian Americans for Equality,以下简称SDAAFE) 在其官网sdaafe.org发表题为华人参政议政的出路何在的文章,针对第一代华人移民的参政议政,提出要从社区内部逐步形成从参谋部”-->“先锋队冲锋队”-->“登山队的战略格局,并配以后勤队宣传队通讯员等各类人员分工,希望能够全方位尽快提高华人社区参政议政的质量。通观全篇,我们把提高质量理解为更好地维护华人社区的合法权益

 

这是一篇写得非常用心的文章,在探寻适合华人的参政模式方面不啻为一次相当积极的系统化尝试,也有许多干货。文中90%以上的内容作为一套建议,思路或设想,本身无可厚非。其中指出的一些问题,也的确存在,而建议采取的行动和分析,不少亦有闪光点或可取之处,例如文章将SDAAFE和其它组织定位为“通信员,视角有积极意义。虽然这一纲领性规划的理想色彩太浓厚,超出现阶段可达成的实际目标太远,很可以理解;从第一代华人开始无过渡跳跃到整体华人,无所谓;第一代华人内部各种子集间的巨大差异被忽略了,更不打紧。

 

真正令人颇为担心的,是文中某些说法有意无意间显露出SDAAFE的整体指导思路疑似有转向之嫌,也就是从反SCA5和肤色AA时的右,正在转向希望不是已经转到--偏左。这些说法包括:以所有华人表面团结起来参政议政为最高导向,认为理念差别是次一级的分歧,大家只是观点不同,要求大家理解不靠华裔选票的华裔政客那些背离华人利益的政治选择,认为要靠华裔冲锋队才能切实维护华裔权益。这些说法和我们一向坚决反对的某些言论主张,颇有相似或相近之处。这些言论主张广泛存在,有必要辨根析源,曝谬明害,以防止被扭曲利用,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首先不能苟同的,就是唯华人的华人党式主张!

 

华裔社区参政议政意识是不是很差?是,特别差!可维护社区利益是不是只能靠华裔自己的代言人?不是!能有维护社区利益的华裔代言人固然好,如果没有,就支持培养其它能维护华裔社区利益的代言人!而人口和选票比例也决定了在相当长时期内,其它族裔的参政者必将是维护华人社区权益的主力 --- 看吧,华人就这么悲催,从来没想着争取权益,都只有维护权益!每件震动社区的议案都是别人打上门来,何曾出去欺负人,这也是首先要肯定SDAAFE文章的动机和积极意义的原因 ---  但在SCA5之前,没有一个华裔的加州共和党已经阻挡了至少两次肤色AA录取法案,而华人社区长期支持的Paul Fong和弟子Evan Low当时却一力支持SCA5。而去年加州议会在对要在教育口搞强制亚裔细分的的AB1726草案投票时,反对票全部来自共和党,而民主党只有朱感生(Kansen Chu)议员投了弃权票,其余全部赞成(在此认真感谢朱感生议员)。

 

我们认为,应当以美国社会整体根本长远利益为最高指南,以维护社会基本公平正义为基本出发点,以积极鼓励绝大部分在美华人积极参政议政为长期目标,结合维护华人社区合法权益的近期目标,在向社区努力传递表面观点不同底下种种真相与利益冲突的同时,用实际选票和金钱支持扶持所有敢于坚持和我们相同或相近理念的人,无论肤色,即:理念第一。

 

理念第一的背后其实是国家社会未来长远利益第一。反肤色AA的抗争是为了所有人教育和工作的平等权利,是为了加州和美国的未来,绝不只为了这部分核心和切身利益正在不断被侵犯的华裔,正如BontaAB22提案企图解除“共产党员与其它宣扬暴力推翻政府组织成员不得担任政府公职”这条禁令,因遭越南裔社区强烈反对于518日撤回,此反对也是为了全社会的未来与福祉,远超出越南裔的利益和心灵。请注意,与华人第一相比,理念第一的原则通向一条迥异的发展道路,包括在如何寻找盟友如何合作方面也非常不同。SDAAFE文章暂未涉及华人与其他族群党团的合作问题,原因未明,但可以确信作者对这部分的重要性有十分清楚的了解。

 

第二,必须指出,大家只是观点不同这种说法被用来掩盖了太多虚伪,衍生了极大危害。

 

以肤色AA为例,在基本理念层面的冲突难道真的仅仅是观点不同?错。根本在于各自代表的利益不同!在民主党的Identity politics族群政治熏陶下,立法机构不但成了某些族群强取豪夺社会资源的场所,还成了党团争夺选票试图一统江湖的实验田,表面温文尔雅的观点仅仅是各种利益的遮羞布。If you are not at the table, you are on the menu. 咱们都不用以当初排华法案或者现代版排华法案(入学和职场AA)为例,就说前两年的Prop47Prop57对加州治安的影响,还有大麻法案和最近的交通罚单和收入挂钩,在加州学区强推族裔细分和鼓吹非传统性观念行为的age-inappropriate的同性恋教材,逆向歧视房东的AB1506等等等等,这些法案背后的利益驱动,人们看得到,而这些法案的提出者和支持者列表中那些亚裔华裔议员的名字和他们背后的利益,人们也能看得到,许多法案的表面观点理由陈述和真实利益动机相差十万八千里,这就是为什么法案的宣传效果和实际后果往往也差十万八千里。当然,我们也注意到,有些人是不关心所以看不到这些,有些人却是出于种种“sophisticated”的考量,假装看不到或者打死你我也不说。至于SDAAFE文章的作者有没有看到,不便妄测。 注:虽然SCA5AB22 被搁置,这两个法案都昭示了民主党的未来方向。

 

正是在看似平和的大家只是观点不同的理念光辉多年照耀下,许多人已经丧失了基本是非观念,忘记了这个世界上有黑暗和光明的对立,有野蛮和文明的冲突,也忘记了流血千万的殷鉴不远;比如最近不但有人为根本缺乏包容和歧视女性的Sharia法摇旗呐喊,在SD创建最sharia-compliant的学区,更有人声称要尊重honor killing因为那是伊斯兰的宗教自由,能想象这是受过现代高等教育号称善良博爱的左派说的话么,能相信这是为了美国长远利益么?另一个例子,这些年有些人打着和平的旗号为日本侵略开脱,将日本打扮为受害者,而美国成了施暴者和入侵者,还鼓动将对日作战胜利日改成了太平洋战争胜利日,将原子弹与大屠杀等同,他们假装不知道现在的和平来自于战争,假装不知道两颗原子弹挽救了至少数以百万计的军人和日本平民的生命否则他们都将成为日本拒绝投降过程中的炮灰,这观点不同背后的大日本帝国利益昭然若揭。。。有人说: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但我们要说:只有宽恕,也没有未来!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而对不包容的盲目包容则等于自杀。

 

同样在只是观点不同的熏陶整肃下,一些优秀华人先锋队员明确否认种族主义法案SCA5的推手Hernandez是种族主义者,说他只不过和其他议员一样,为自己的选民争取利益,不能称之为racists”。。。抱歉,左派天天骂右派是racists, 搞种族主义法案压榨亚裔生存空间的左派反而不是racists? 那希特勒也只是为他的选民争取利益么?排华法案的出笼也和种族主义者没关系么?(喔对,导致排华法案通过的正是当年民主党啊! 我们是不是发现真相了?) 请记住: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种族主义者,或者一个党是不是种族主义的党,不是看他/它说什么,而是看他/它做什么!建议并力推种族主义政策的人或党,就是种族主义者或种族主义的党!能这样为Hernandez开脱的人,很可能在拒绝承认肤色AA=种族主义的同时,本来就认同这样的族群利益倾轧,认为这是正常的利益冲突,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和种族主义以及种族主义者的斗争!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就是SDAAFE文章里说的要“为今后其它议题上的合作保留空间因此“不能打一轮冲锋就给自己制造一堆敌人OK, 但就是这些不敢制造敌人的先锋队成员,转身就敢明确声称其身在的亚裔政治组织只正式支持(endorse)亚裔候选人,大家设想一个组织如果声称自己只支持白人候选人会有什么后果?所以说,部分华人内心深处对种族主义的认同,绝不是空穴来风。好比去年80-20的吴仙标(SB Woo)前辈的声明,真是绝好的注脚:咱们华人要接受华裔孩子大学录取比西裔非裔高几百分,但坚决拒绝比白人高一百多分,为了这咱一定要和白人死磕到底!

 

第三,在族群政治(Identity Politics)大环境下,文中向往的团结极度缺乏现实基础。

 

先来看看一些经常将大家只是观点不同挂在嘴上的华人精英和组织,现实中是如何党同伐异的。既然有观点不同的,自然有观点相同的。某位先锋队员有句话醍醐灌顶:如果你同意这个组织,可以和这个组织合作,甚至加入。如果不同意,你可以成立自己的组织,而不是要求一个组织按照你的理念改变,这话让人茅塞顿开,看来许多选择民主党阵营的华人都是同意了它的理念规则的,所以才不会要求组织按照理念改变。对于民主党族群政治和坚持肤色AA和族裔细分之危害,对于主媒故意混淆移民与非法移民,对于去年从高科技公司开始的职场肤色AA,对于加州民主党千方百计要把加州变成非移庇护州等议题,我们都没见到那些华人组织或者大佬出来发表过不同意见,大概这就是原因吧:也许他们适应了规则以后打心眼儿里都赞成这些法案,也许觉得公开批评某个法案就是否定与他们关系良好的议员们,就是否定他们一直努力维持优良关系的民主党团。呃,关系之优良是毋庸置疑的,比如本地的APAPA领袖们不但没有将Bonta的细分法案(也许还有其它法案)的出现通知华裔社区,还给坚定支持肤色AA和推进同性恋教材并鼓吹亚裔细分的罗达伦(Evan Low)颁发2016年度最佳立法者奖,更热烈欢迎加州庇护州的主力推手参议院西裔领袖De Leon加入亚裔议员核心小组等。

 

可是,一些老牌华人组织在观点相同的方面沉默的同时,对只是观点不同那部分华人的发声却从未停止:我们看到号称团结中立大会的UCA对反肤色AA冲锋队员们的围攻与人身攻击,还有对川普支持者的排斥,我们看到以Frank Wu为代表的老一代精英在主流媒体上对新移民的横加指责,我们也看到本地号称无党派组织领袖拿站不住脚的医学理由支持亚裔细分还批评新移民反对者自私没有大爱,更别说大选后加州的“反吃瓜联盟和德州罗玲主席的若干公众号微信群里接连不断地将一鳞半爪和恶意想象结合起来炮制出对异见华人的众多嘲笑和下流攻击,等等,不一而足。

 

SDAAFE文章里那些内容,能让这些华人精英组织言行一致么?远远不够!甚至可以说绝无希望。因为它不但忽略外部现实政治环境,还忽略华人分歧现状之根本成因。喔,等等,好像有哪儿不对,啊,原来只是观点不同的温和理性宽容态度是要求咱们面对政坛头面人物们(比如登山队)时的守则,什么时候说过适用于普通华人了?太自作多情了,得检讨。可是沿这个思路想下去,忽觉又明白了几分,这些组织对观点不同华人的态度和攻击,恰恰来自他们已经认同的观点相同一侧的传承!这传承既包括不必遵守规则的华裔登山队员们,比如去年加州华裔民主党议员Richard PanCarol Liu对反AB1726民众的态度堪称恶劣,也包括上至希拉里骂川普支持者scumbag,中至加州州长这两天骂反对加税的中产阶级是freeloader, 下至今年美东某州华人在抗争中遭遇华裔议员恶劣对待,以及去年APAPA多年好友Bonta污称反细分的民众是“Trump-like fear mongering”等等。最近几个月发生在加州的事情显示,该传承在盘踞美国高校多年以后,现已发展到许多高中和学区乃至许多家长也默认对某些发表不当言论的学生的侮辱和攻击是可以理解的,这当中甚至包括一些对暴力攻击的认同,真是紧跟俺体罚”(Anti-Fa)组织的步伐。该极左组织近来因多次对保守派人士施暴而知名。

 

追根溯源,这些我们习以为常的不和谐,根植于族群政治,也与美国社会政治中白左精神的两项特征,即双重标准和对不服从者的不宽容和攻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族群政治里每个族群有不同的利益优先级,每个人也被贴上肤色性取向等标签,被要求遵守与标签配套的理念。胆敢违背这套Identity Politics规则的人是什么下场?Peter Thiel支持川普的后果大家都看到了。既然一些华人精英组织认同这套分而治之的族群政治规则,那就绝不可能靠肤色真正团结人,连表面团结也不可能强求。因此,SDAAFE文章背后那有了足够的社区支持,所有或绝大部分登山队员和冲锋队员就能为社区利益代言和“两边都有人相互促进才能促进华人整体利益(见后文)的假设,说得好听点儿,很傻很天真,说得不好听点儿,就是与虎谋皮!

 

看看各族裔的投票数据吧,华裔已经是多年来最团结地投给民主党的亚裔族群,还要怎样?非得比非裔还团结?而最近被各华左大佬反复批判的新移民,就这点子尚无足轻重的人口中接近11的内部分裂,也有人不肯放过,作痛恨分裂捶胸顿足要为华人社区一大恸状,其实他们要的只是请让我来团结你,跟我走吧。他们似乎不但忘记了这套路线早已证明失败,忘记了从Jimmy Kimmel“杀光中国人节目以来短短几年有多少左派精英和活跃人士针对亚裔华裔的种族主义言论,忘记了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也忘记了整个美国社会现已变得究竟有多么撕裂和对立,忘记了从San JoseBerkeley左派是如何多次用暴力实际行动对待右派的,更忘记了美国主流媒体和教育界已经何等一边倒---- 最后这点的重要性无论怎样强调也不过分(恰巧又是SDAAFE文章未曾涉及的),华人参政议政的未来不但在于我们每个人的努力,更在下一代的教育,媒体宣传的洗脑蛊惑从幼儿园开始,想要咱们下一代具备独立思考和参政意识,也必须要从娃娃抓起。平常要带娃娃参加各类活动,加强基本价值观和传统的熏陶,帮助识别主媒教育中的荒谬虚伪。这方面我们确信SDAAFE的通信员们非常了解其重要性,并和我们有许多共同语言。

 

[注:最近一项统计报告显,2016总统大选中越裔与华裔是支持共和党比例最高的亚裔族群,分别达到35%和创近年纪录的34%;但单这项报告,还不能完全抵消此前若干民调与统计的宣传影响,某些偏民主党团体的报告中华裔共和党支持率甚至低于20%。但新统计数据的可靠性,似乎能从部分新移民近来遭遇的攻击得到辅证]

 

第四,如何对待只是观点不同”aka“背离华裔基本权益的参政人士。

 

SDAAFE文章给出的态度是针对华裔政客的。但我们分析处理问题时不妨放开一些,在理念第一的前提下,尝试设立适用于所有政客的原则态度,无论对方是何族裔。先简单地抛砖引玉(不足之处请自行脑补修正)

 

    对从政人士的支持标准:理念导向(是否相符或相近),投票记录(是否维护基本权益)与实际业绩。。
    对从政人士的三类态度:平等合作,互相考察监督;保持沟通交流;为寻找合适的继任者作准备。。

    对愿意平等待我之组织:平等相待,保持沟通,经验互享,不求结盟,开展互利合作。。

    对组织内部成员和骨干:确立规章,保障执行并不断完善,明确业务分工与监督,合则留,不合则去。。

    对草根华人和社区民众:传播信息,分析法案利弊,鼓励参与,共同研究,扶持理念相近的积极人士。。

 

小结:是不是华裔,完全没关系。华人圈子这么小,做个道场要是还总局限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就更没出路了。

 

拿大白话来说: 台面上绝大部分华人组织和含政客在内的众多人士,其行事和投票选择无论是否支持或帮助维护了华裔社区的基本权益,从来都在可以理解的范围内!太阳底下哪儿有那么多新鲜事儿?不就是各层面各方面利益之间的权衡,平衡和交易么。所以咱统统都能理解! 可是理解你的选择仅仅最多意味着我们知道你有普通人的人性,绝不意味着就还得支持你!华裔不容易,社区很困难,对,那更不能拿来作理由要求继续支持你了。你爱支持啥,那是你自己的选择,没问题。可还想让社区继续支持你,问题就大了,长个华裔脸了不起啊?社区欠你么?到底是你傻还是认为华人傻? 有些人会说有困难,有压力,你们不明白,这种情况的确存在,尤其在华裔社区资源十分有限的现阶段,有点儿象待价而沽但我们出不起那个价的情况,怎么办?先找有没有理念接近而价格咱们又出得起的啊,长啥脸都好商量!如果没有,要么你降价,要么咱们发达了出的起价的时候再合作!想搞分期付款把社区资源一直绑你身上,但要等某个将来再兑现承诺?门儿都没有!真有抱这种心思的,社区就该拿资源给他/她添堵!

 

话说回来,无论跟谁合作,最基本的前提都是咱们自身力量的壮大和资源的增长!没有实力和资源,谁愿意和你合作?谁有那个心情给你报价?单这当中最基本的选票和捐款,就够华人草根组织努力起码二十年的!

 

当然,毋庸置疑,SDAAFE绝不会说出这种话:华裔政客之所以会做出背离华人利益的选择,主要是因为大家支持不够,所以无论他们再怎么违背华裔利益,支持他们这些冲锋队登山队仍然是华人的合理选择。在此只是顺便提醒大家,这类话在华人圈可真不少见,有时不禁要问:赵美心连任国会议员靠了华人的钱和工会的票,但是从封杀高科技绿卡到强推亚裔细分,到底哪只眼睛看出只要华人拼命给她捐钱投票她就能改弦(xie)(gui)(zheng)? 难道就靠推动国会对排华法案说声“regret”毫无赔偿然后铺天盖地宣传为“正式道歉?还有一些面目相似的常见忽悠:华人有事还是只能找华人议员啊,否则还能靠谁呢?等华人上去了,事儿就好办了(此处省略语录若干),不过大家要注意分辨它们和政治的一半就是人际关系之间的不同。

 

话说到这里,有必要说一说前面提过的加州议会民主党众议员硅谷的Evan Low,此前他在SCA5和细分等事情上的立场行为加州许多华人还记忆犹新,但最近他有个铁路华工日纪念提案在加州议会通过了,这和华裔国会议员孟昭文前几年的华工纪念邮票法案有些象,但级别明显高不少。如何宣传和看待这件事情,可以成为各人各组织的一个理念测试点。那你们啥看法?我们看法是:做当然比不做好,暂时理解为是对社区的善意,值得社区好好说声谢谢会列入观察沟通? 以后可能考虑。那究竟有没有意义?有。意义大不大?看对谁了。对你呢?不怎么样。怎么讲?对于从前的华工和被排的华人来说,最大的安慰应该是他们的在天之灵能看到现如今华裔的基本合法权益得到有效的保护吧。还有别的评论吗?有。请讲?希望一些精英和组织甭拿这事来搪塞忽悠长期以来盼望切身核心利益得到有效保护的华人选民,谢谢你们啦!那啥是华人的切身核心利益?咦,前头说过一次了,那就是教育和工作的平等权利!这个权利你们有被伤害吗?当然,一直被肤色AA严重伤害啊,已经从教育伤害到职场了,也许很快会到监狱呢!Bye-bye 哎,你别跑啊,我还没说完呢。。。


 


第五,SDAAFE的疑似转左与亚裔细分的说明文章.


华人左派著名活跃人士,常年战斗在宣传阵地前沿的笔杆子Steven陈圣人表示,SDAAFE在加州三大华人右派组织中,相比南加TOC和北加SVCA,是最“温和的,感觉这得算某种褒奖了。温和当然不意味着缺点,温和是一种外在的态度,而决定外在态度的,是内心的理念和期望。虽然SDAAFE文章中流露出来的某些倾向令人感到忧虑,但他们的行动力和努力是值得许多华人组织学习的,比如对颇受争议的吉晓玉的支持,又比如他们最近作为原告之一起诉SD学区违宪引入伊斯兰教育课程。

 

记忆中,SDAAFE的一些动向在20169月参加UCA大会前后已经出现了,其中一项是拒绝承认UCA领导层对肤色AA的支持倾向,理由是“网页上可没那么写”, 虽然我们都知道UCA的几个荣誉主席是亚裔细分的始作俑者而UCA的许多踊跃捐款人是AA的歌颂者。当时陈述的理由大体是政治首先要有交流的渠道,比如犹太人并不是只跟一党联络,因此华人虽然和共和党理念更接近,作为整体来说还得要有一部分人跟民主党建立联系,相互促进才能整体促进华人利益”  呵呵,不得不说,发明这套说法的人本是为了给华人民主党缓颊,这当口引用这话却有点解释用力过猛,看看华人投票比例和在两党那边的组织和精英的数量质量和资源就知道,当前真正需要多建立多投入的正该是共和党一侧啊!再说啥叫建立联系? 难道建立联系就是拿本来就很有限的社区资源继续培养一些服从族群政治理念难以维护社区利益的华人议员?犹太人的例子也有些不类,他们当然两党下注,可他们的国会议员基本都是民主党啊,这例子还经常被一些人拿来佐证华人就该跟着民主党走呢。不过当时就有网友评论:这和当年汪精卫的口吻很像,汪说一定要跟日本保持畅通的交流渠道,这样才能保全中国,所以后来陈璧君致死不接受建立了南京伪政府的汪精卫是汉奸。如今驴象两党当然不是敌国,但这条评论的核心仍然成立:建立良好联系和交流渠道绝不等于就要有一些人投身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更不能当借口,拿着社区资源去支持损害华人基本权益的人。

 

至于SDAAFE的疑似转左信号,今年也不是第一次出现。比如在28日,SDAAFE出了一篇关于加州学区亚裔细分表格的说明”, 大意是说学区根据CA Gov. Code 8310.5收集细分数据是有法律依据的,Gov-8310.7的数据收集也可能是有法律依据的, 而去年大家阻击的AB1726只和Gov-8310.7有关,和Gov-8310.5无关。 但文章中却没提到以下事实:由于联邦法律要求只填到Asian, 而加州Gov-8310.511个二类细分并不强制收集数据,Gov-8310.7的强制性21个二类细分数据收集也仅限于两个非教育类部门,去年AB1726本欲将教育项纳入Gov-8310.7的强制细分收集,但被加州亚裔华裔社区成功狙击,所以现在任何加州学区强制搜集细分数据的行为和表格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无论学区以Gov-8310.5Gov-8310.7或者AB1726为依据,家长都完全有权要求“Decline to state”或类似选项!至于究竟如何填写,我们在传递尽量全面信息的同时,尊重个人选择。

 

但真能说AB17268310.5完全无关吗? 如果只看这个法案文字,似乎说的过去,可AB1726原稿不就是要在教育医疗部门强制执行包含8310.5细分在内的8310.7细分条目吗? 再查查AB1726法案的前世今生,这个完全无关的说法就有自欺欺人的味道了。这8310.5里的细分来自于Mike Eng(伍国庆)Ted Lieu(刘云平)2011年通过的AB1088;这个AB1088本身就脱胎于他俩2010年未通过的AB1737(AB1737里删除了想要强制执行的加州部门,以退为进);这个AB17372007Ted Lieu被否决的强制细分法案AB295比,差不多但把教育塞入了强制执行部门。所以,AB1726跟从AB295开始的一系列法案一样,都是细分亚裔计划的一小步,其鼓吹者的目的从来都是为了强制细分。既然AB1726也是计划中的忠实一步,又怎能说它跟计划中已经实现的Gov-8310.5没有关系?

 

希望大家不要忘了,亚裔细分和肤色AA配套全面推行就是新时代的排华法案,将使华人子孙基本教育工作生存权益遭受永久性的损害,再也不可能象上个世纪重视了千年教育的犹太人被藤校排挤时那样想方设法将孩子送进更好的大学了,一旦生存空间被极大压缩,再侈谈学习犹太人就成了无本之木。所以当前反细分要先让学区对Gov-8310.7的执行名存实亡,下一步投诉抗议加州大学早就私自进行的族裔细分,为最终在法律层面废除Gov-8310.5Gov-8310.7作准备。

 

最后乘这个机会,简单聊聊对美国华裔社区参政议政组织未来走向的看法。

 

过去两年,华人社团的政见分歧和分裂没看到多少弥合减少。相反地,伴随2016总统大选,华人微信群和组织间的分裂持续深化扩大,至今不休。这点SDAAFE的作者看得很清楚,其它右派组织看得很清楚,左派组织也一样看得很清楚,尤其是彼此内部的分裂斗争。

 

怎么办?摆在所有人面前的这个问题,注定没有统一的答案。美国社会在撕裂,共和民主两党都在内斗,建制派和反建制派互相理解不能,族群矛盾加剧...... 华人圈的这点事儿,也是整体美国大环境的折射。那么,虽然强求团结是不可能的,但大环境的变动必然会诱发华人圈里相应的变化。比如大选时某些桑德斯(Sanders)支持者转投川普,最近一些支持民主党的华人在反庇护提案上也显示了和右派相近的可合作倾向;再比如华府某些共和党建制派宁愿选择和民主党合作,也要和川普及支持者划清界限,类似的如果有哪个华人右派组织或个人转向此处均是泛指--乃至分裂出新组织,毋须惊奇;假如哪个党有一天崩溃分裂产生新党,华人组织中的裂变也一定如影随形,很可能还更多,那时的江湖风雨恐怕远非眼下可比。愿有志于维护社区权益与国家长远利益的诸多华人义士,到此还能不掩初心,低头努力,不断探求更有效的华人参政模式,直待云开月明之时。

 

[]

 

注:作为一个喜欢关注华人社区组织动态却又没有组织关系束缚的草根,写这样的文章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尤其当明白自己见识与写作能力有多糟糕的时候。轻易便得罪一整个协会是妥妥没跑的,若能成为坐井观天蜀犬吠日看人挑担不吃力的样板,已是很好的结果,该惊喜地去烧香还愿了。在此特别认真谢谢SDAAFE文章的作者(),不仅感谢他们在华人参政方面的探索和贡献,也感谢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能把近来一些想法整理写出。我这人如今思维比较直线简单,因为对语言宣传的巨大力量有着太深的戒惧,所以对一些感觉不太妥当的地方难以保持沉默,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毕竟理解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等于就一定会赞成或支持,无论是鸿鹄之志,还是稻粱之谋。最后,诚挚感谢付出大量耐心与时间阅读冗长草稿并提出宝贵修改意见的多位草根群友! 









                






anonymous    06/02
4.5/2 

1989年 Ab814 (floyd)
民主党众议员Floyd将亚裔初步细分了11个族裔。
Chinese,  Japanese,  Filipino,  Korean,  Vietnamese,  Asian Indian,  Laotian,  Cambodian. Hawaiian,  Guamanian,  Samoan,  
此后17年亚裔细分一直没进展,直到刘云平2005年当上加州众议员之后,开始突飞猛进。

2006年,ab2420(刘云平,赵美心等)
在EC8013.5中, 又添加了Native Hawaiian,  Bangladeshi, Guamanian(Chamorro),Hmong,  Indonesian,  Malaysian,  Pakistani,  Sri Lankan, Taiwanese,  Fijian 10个族裔。即,21个细分亚裔族裔全部在EC8013.5 中。
没过。

2007年,ab295(刘云平,伍国庆等)   备注 *伍国庆是赵美心的老公
亚裔细分被拆到8310.5和8310.7中,并在8210.7内加上了细分用途(包括健康、就业、政府合同)。
一路过关斩将,最后却被共和党州长施瓦辛格veto了。

2010年,ab1737(伍国庆, 刘云平)
相当于重新提交ab295。此外,在亚裔细分用途上,即8310.7中,偷偷加上了教育。
至此,ab1737,里有全部的亚裔细分和细分用途。
即:ab1737=ab1088+ab1726(初稿)
结果,惨,又被搁置。

2011年,ab1088(伍国庆,刘云平)
拿掉8310.7中的亚裔细分用途,只留亚裔细分(分别写在了8310.5 +8310.7中)。
你知道,2011年,民主党州长jerry brown终于上任了。所以,此提案一路过关斩将,州长签字,通过了!

至此,亚裔细分计划完成一半,就剩下添加细分用途了。

2015年 ab176(bonta)2016年 ab1726(bonta),两次尝试,就是要在8310.7中完成亚裔细分用途的添加。亚裔细分用途,曾经在ab1088中被拿掉,降低了提案被阻挠的机会。

就这样,亚裔细分,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快大功告成了。

老话说的好,心机吃不了热豆腐。

2014年,民主党参议员Henandez 推出了急功近利的sca5,要修改加州宪法,公立大学可以合法的用肤色因素来甄选学生。这下可好,撼动了加州公投的209法案。加州共和党向亚裔社区求助,亚裔草根们联合反了sca5。

2016年,ab1726要在8310.7中添加亚裔细分的用途。有了sca5的铺垫,人们对2016年的ab1726开始警觉,联合反对将亚裔细分的族裔信息,用在教育、职场、合同等方面。提案被大幅修改,去掉了细分对教育领域的应用。
友情提醒:ab1737=ab1088+ab1726(初稿)
所以,就差那么一点点,亚裔细分以及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就这样被偷偷被运作成功了。